主角是杨重余光的小说叫《我爱的你》,它的作者是阿农创作的都市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杨重仔细回想了一下,她可从来没跟自己提过一句她有男朋友啊。一旁不曾开口的何升阳,这时也开口问:“如果,她有男朋友了,只是没告诉你,你还追吗?”杨重幻想着这一种情况。但是只要一想到她有男朋友了,嫉妒的种子便在他心里抽芽生长,简直要撑破他的肚皮。太恐怖了,他没办法继续想下去。
 
《我爱的你》精彩试读
三人行致屋后的空地,余光惊叹一声,好大的场地啊,停着几辆车子,车旁站着穿着性感美女,路面上放置着路障之类的东西,跟她电视里看到的有些相似。往前看是蜿蜒的马路,想来这里都是山,应该是绕盘山公路比赛。
 
慢慢地人来的越来越多了,付美兴奋地拉着余光看一边的障碍热身赛,叫的不亦乐乎。
 
转过头,不期然的又撞进一双深黑色的眼睛里,因为对方也在看她。
 
又是他,余光心里一动。然后不好意思再看,微微垂下了眼帘。
 
杨重是打从一进来就注意到人家了,那身形,衣服,可是深深印在脑海里。心里也想着,自己跟她一定是缘分的,脸上的笑意遮也遮不住了。
 
跳上自己刚买的车子,也加入了一旁激烈的热身赛,一个旋转,漂移,然后稳稳落地,一系列漂亮的动作引起了掌声和口哨声。
 
“重哥,够骚的啊,今天这么高调,是不是想吸引小姑娘啊,说。”
 
另外一边的付美早就被这边的大动作给吸引了,眼冒星星的要过来认识认识,余光被她牵着走,王奇也只能跟着她们。
 
走到一辆银灰色车子跟前,付美友好的打了招呼:”嗨,你们好,你们待会儿也要比赛的吗,“又对着杨重的脸,道:“你刚刚玩的真漂亮。”
 
来自漂亮女孩的赞美,谁都不会不理睬。可杨重就是不搭理,眼睛还是直勾勾的看另一个眼神不知道飘向哪里的女孩。
 
陈晓帆和何升阳,见到余光,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怪不得呢,就说他吸引小姑娘吧,嘿嘿。
 
此时,人群里突然响起了一洪亮的声音:“各位,欢迎你们来到鄙人车展,接下来即将举行一场激烈的赛事,请大家保持好秩序,谢谢。另外,今天还加了一条有趣的内容,希望各位参赛者找到一位幸运女神,来陪你走完全程。
 
话说完,人群里的叫喊声立刻此起彼伏。虽然都清楚这又是一个噱头,为了烘托气氛,增加宣传效果。
 
陈晓帆觉得这是个好机会,而且还能展现重哥的男性魅力,一举两得。便撺掇车上的男孩,:“重哥,也找一个,幸运女神哦,能给你幸运呦!”
 
然后又灵机一动,对着余光这边大声说:“我们重哥这么优秀,那美女还不是一个个上赶着来,能被挑上做幸运女神,那不也很幸运吗!“
 
杨重也觉得有道理,自己本来就有资本自信的。
 
只见他从车上走了出来,抬脚直往余光的方向走去,在距离不到半米处站定,发现女孩手里边拿着本书,低着头只到自己胸前,头发黑黑软软的,让人忍不住想摸一下。
 
微微弯腰,轻轻地在她的头顶说:“你好,我叫杨重,重是轻舟已过万重山的重。”
我爱的你小说阅读_我爱的你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余光听到这近在咫尺的话语以及头顶上喷出的呼吸,心脏剧烈收缩了一下,脸颊上也不由得悄悄泛起了红。
 
“你好。余光”抬起了头,不卑不亢的回道。
 
杨重听着少女娇软亲切的回答,只觉得浑身舒畅,听不够。
 
“是年年有余的余,光亮的光吗?”
 
余光不期他尽然猜对了,嗯了一下。
 
“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邀请你做我的幸运女神,嗯?”
 
余光这时想的是刚刚他们那帮人说的话,什么女人一个个上赶着来,明显看低女人,一副纨绔子弟的做派,现在还把主意打到自己身上。看着面前这一位高大帅气的男孩,之前那一点点莫名的好感一下子烟消云散了。
 
“不好意思,我不愿意,你还是找其他人吧。”余光表明心意,听似温柔,表达的拒绝则让人难以继续纠缠。
 
“为什么不愿意,怕危险吗,你放心......"
 
话未说完,余光接着道:“我不喜欢赛车,也不愿意当谁的幸运女神,不好意思。”
 
付美听到现在,也听明白了大概,知道来这里的人都是非富即贵,得罪了人可不好,自己这朋友是眼里容不得沙子,有一说一的个性,看似柔弱,实则很有主意。
 
笑嘻嘻的对着杨重说:“要不我来好了,我很喜欢赛车的,而且我也很可爱啊。”
 
杨重依然充耳不闻,只用一双眼睛瞪着余光。余光则偏头不看。
 
见对方看也没看自己一眼,付美再好的脾气也被磨光了,况且自己就不是逆来顺受的主,本来也是因为看他很厉害的样子才好言好语的,没想人如此不礼貌。
 
“喂,你这人,没长眼睛还是没长耳朵啊,没看到面前一大活人啊?”
 
旁边的一位大活人开口了:“妹妹,别气别气,他不载你我载,待会当哥哥的幸运女神啊!”
 
付美翻了翻白眼,也没理他。
 
画面一时尴尬,这里的说话也被周围的人听见了,况且杨重是这里的常客,有很多认识他,知道他是舟越集团的太子爷,平时横行霸道的,看他今天吃瘪了,都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竖起耳朵看好戏。
 
何升阳看杨重脸黑的彻底,出来打圆场,低声说道:“要不,象征性的拥抱一下也好,表示好运。”
 
所有的人都把目光集中在余光身上,只见焦点人物摇了摇头,表示不愿意。
 
倒吸了一口冷气,又看向了我们可怜的被拒绝者,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来。
 
只见他高傲的抬起了头,看也没看余光一眼便转身往银灰色车子走去,那姿态,甚是风流。
 
然后在安静的空气里”砰“的一声响起了关车门的声音。夏末时节,沛城晚上已经微微转凉了,但城市的商业中心一幢古香古色又稍显时尚的公寓楼10楼,有一位异常焦躁,翻来覆去都睡不着的男孩。
 
杨重猛地坐了起来,扒拉着像狗窝一样的头发,开了灯。看到床头柜上放着的一本书名叫《傲慢与偏见》的书,嗤了一声,心里对那像芽儿一样嫩的女孩愤愤的。思绪也飘向了白天的事:自己被一个女人拒绝了,当时真的是快把肺气炸了,然而还不能表现出来,强压住怒火以及莫名的羞窘,独自一人,忍气吞声的赛完全程,简直是把汽车当云霄飞车在开,最后结果还是第一名,但是他觉得这是他有史以来得到的最憋屈,最郁闷的冠军。回来后,好友来贺喜也顾不上,只巴巴的想看她还在不在,是不是看到自己比赛了。谁知,问了升阳才知,人早就走了,自己那叫一个有气无处发。不过何升阳扬了扬手边的书说:“这本书好像是余小姐的,不知怎么落下了,是这里的服务人员捡到被我看见才要来的。”
 
话刚落,便夺手拿了过来。
 
哼,还看《傲慢与偏见》,以为自己是伊丽莎白啊。
 
越想越烦躁,披头盖住脸,闭眼脑海里还都是那嫩生生的娇俏人儿,那么鲜活。一会儿含羞,一会儿抵触样的,都让自己抓心挠肝,恨不得抓过来好好教训一下。想到这,敏锐的发现自己的身体有了反应,那处竟然抬起了头,还跳动了几下。
 
这下自己可是受惊不小,虽然偶尔跟着他们那帮人看黄片时被刺激,自己也撸过,但跟现在因为肖想一个女人而突然勃起的情形也不同啊。
 
手慢慢的 伸到了下体那处热源,脑海里一遍遍的回忆着她,她的脸颊,胸,翘臀儿,还有含笑的模样,手里边动作越来越快……嗯啊,随着一声低吼,一股热流喷了出来。
 
杨重重重的呼出一口气,心里却五味杂陈。
 
枕着这股心情,又沉沉睡去了。不过在经历了一晚上的春梦,第二天还发现自己遗精了之后,杨重那操蛋的心情彻底爆发了。
 
陈晓帆和何升阳最近发现他们重哥火气很大,具体体现在经常凌晨时分,把他们从被窝里叫出来喝酒,也不说啥事,问他,只说“是不是兄弟?”陈晓帆摇摇头,随后便遭到一顿暴打。以前明明每次开玩笑,他都会阴险的说“好的,绝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