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战兵主角是:沈浩讲述了: 何媛闭上眼,转过身,不想再多瞧哪怕半眼,她无法接受心爱男人被别的女孩挽着臂弯亲吻。爱情是自私的。
 
《近身战兵》精彩试读
 
 越在意,越自私。
 
何媛视沈浩如生命,刚才那一幕就如一把刀,割裂她生命,痛的难以言喻,难以承受,想放声大哭。
 
实际上,她再多瞧一眼,多等一秒,就能看到沈浩迅速脱离赵美美,如果她有顺风耳,就能听到沈浩对赵美美说“美美小姐,下不为例,否则我不干了,因为我有个值得呵护一生的女友,我不想她误会,不想她受伤。”
 
可惜,现实生活没那么多如果,何媛强忍心中酸楚,对张馨说身体突然不舒服,得回家休息。
 
张馨倍感意外,脱下专柜的鞋,穿好自己的鞋,追出去时,熙熙攘攘人流中,哪还有何媛的影子,打手机,已关机。
 
张馨握着手机不知所措。
 
何媛捂着脸跑出商场,坐进一辆出租车后座,才任由泪水淌下,司机诧异回头,询问怎么回事。
 
“不用你管,送我去博雅小区。”何媛泣不成声。
 
中年女司机一看便知何媛为情所困,不再啰嗦,发动车子,二十分钟后,何媛回到自己家。
 
父母上班,家里没人。
 
何媛背靠实木门,一点一点往下出溜,最终坐门口放声痛哭,撕心裂肺,爱的越深,受的伤越深。
 
赵美美,她认识,沈浩救过的女孩,宁西首富赵华宇的女儿,想到这些,她既恨又自卑绝望。
 
一整天,她滴水未进,手机关机,直到父母快要下班,才去卫生间洗尽泪痕,用热毛巾敷了敷红肿的双眼。
 
“妈,我不想去北大了。”何媛在母亲王梅进门那刻做出影响一生的决定。
 
“不读北大.那,那你去哪?”王梅顾不上换鞋诧异问。
 
“港大。”何媛斩钉截铁回答。
 
王梅蹙眉思索,两所大学,世界排名差不多,各有所长,不过在王梅看来,一个是国内顶尖,培养无数政商精英,一个只局限一隅,终究有差距。
 
“为什么改读港大?”王梅问女儿。
 
“我想走的远一些,想看看外边的世界。”何媛笑着说,心却在滴血。
 
王梅瞅着女儿略微红肿的眼,似乎明白了什么,搂住女儿,安抚道:“你想去哪,就去哪,读港大有七十万奖学金,毕业后去国外工作定居更容易。”
 
“大学毕业后,我哪都不去,就就陪你们身边。”何媛哽咽道,已失去一个最爱的人,不想以后再远离母爱父爱。
 
“好好.”王梅轻抚女儿肩背,确定女儿这次为情所伤,这样也好,省得为女儿早恋提心吊胆了。
 
等女儿长大,变得更优秀,更成熟,更睿智,更理性,那时候找的男人才靠谱,才贴合她的期望。
 
当晚,何媛给沈浩发短信,说明天去旅游,并且还要去上海的小姨家住一段时间,估计开学后才能相见。
 
沈浩为此打来电话。
 
何媛躺床上凝视手机许久,眼含泪水,狠心没接,发条微信,说不方便接电话,沈浩便没再打。
 
曾经的憧憬。
 
美丽的幻想。
 
一切成了泡影。
 
何媛点开手机相册,删掉她和沈浩的合影自拍,没删一张,她心疼一下,但还是不停的删,删到泪流满面。
 
她要忘记。
 
忘记过去的美好,忘记今天的痛。
 
陪赵美美东游西逛一整天的沈浩没在赵家庄园住,深夜回到滨河花园天爷送他的别墅,不知为什么心神不宁。
 
尤其何媛不接他电话,他心愈发不踏实,转念一想,或许今天做点亏心事,自责愧疚作祟的缘故。
 
他摒弃杂念,去健身房发泄一番,之后泡热水澡,这样有助于静气养神,大浴缸边上放着的手机突然响了。
 
闭目养神的沈浩以为是何媛,忙坐直,拿起手机一瞅,赵美美发来的微信,一个亲吻表情加三个字,很想你。
 
沈浩哭笑不得,稍作犹豫,放下手机,不禁担忧,照这么下去,必然冲击他和何媛的感情或使何媛误会。
 
实在不行,毁约不干。
 
沈浩想罢,脱离大按摩浴缸,擦干身子,上床睡觉。
 
从这天晚上开始,沈浩很难再打通何媛手机,要么通话中,要么不在服务区,或者关机。
 
两人偶尔发信息。
 
何媛的解释是,旅游在外又有母亲陪伴,不方便说话,多次向沈浩强调,北大开学之时便是重逢之日,别急在一时半会。
 
沈浩发觉不对劲儿,但何媛的一再强调,使他不得不耐心等待开学,开学后,一切将明了。
 
光阴似箭。
 
转眼一个多月过去。
 
沈浩几乎习惯何媛的异样。
 
这天,沈浩、赵小宝、唐凯聚在爵士酒吧,酒吧老板乔磊比招待自己爹妈还上心,那叫个热情。
 
爵士酒吧的气氛很嗨。
 
特别是一组模仿韩国女团的性感女郎登台狂舞,引爆全场,摇曳闪烁的灯光中,少说两百人围着小舞台跟着音乐节奏扭动。
 
二楼,位置最好的卡座,沈浩端着杯酒,居高临下审视,旁边从不喝酒的唐凯,破天荒拿起瓶啤酒,咕咚咕咚连灌两大口。
 
“有心事?”沈浩转过脸问。
 
唐凯神情黯然道:“张馨昨天才告诉我,她报的是上海财大。”
 
“以后的路还长,大学四年在不在一块儿,决定不了以后能不能走到一起,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看开点。”沈浩安慰唐凯。
 
大学情侣,十之八九在毕业后分手。
 
未来四年不在一起,未必是坏事。
 
沈浩如此想,但仍为自己能和何媛上同一所大学感到庆幸,哪怕何媛最近有所变化,他依然深信这份感情不会出岔子。
 
考入人大的唐凯又猛灌两口酒,大概喝的太急太猛,呛着了,咳嗽不止,脸涨的通红,泪也流出来。
 
张馨和他约定好上人大,却瞒着他报上海财大,明摆着不看好他,不看好这段感情,他能不郁闷!
 
人大专业不咋地。
 
张馨给出的理由。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他选择人大,是他和执政西京的父亲深思熟虑的结果,人大的政治资源仅次于北大。
 
人大简介中那句与党和国家同呼吸、共命运,毫不夸张。
 
赵小宝唏嘘道:“这么早为情所困,不值,咱们男的,年轻的时候要懂得潇洒放纵,享受生活,这才划算,大丈夫何患无妻。”
 
“胖子,说说你对公司下一步的布局。”沈浩不动声色转移话题,避免唐凯被胖子的臭嘴刺激到。
 
谈及公司,胖子不再吊儿郎当,正要开口,酒吧一楼的人群突然躁动,不少男人大呼小叫吹口哨。
 
卡座里的三人下意识往下望。
 
赵美美.沈浩错愕,这妞儿今晚不是参加家族聚会吗,来这儿干嘛?
 
赵美美今晚确实参加家族聚会,不过晚饭后她就和几个表哥表姐先撤,得知沈浩在爵士酒吧,便赶来凑热闹。
 
酒吧这种地方,漂亮女人想不被关注不可能,何况赵美美非一般漂亮。
 
“美美,这地方太乱,咱们走吧。”赵美美大舅家的表哥紧张兮兮嘟囔,上次在钱柜K歌,差点出大乱子,这哥们儿心有余悸。
 
“沈浩在呢,不会有事儿。”赵美美无所畏惧往里走,俩表哥仨表姐只好快走几步,如临大敌护着这妮子。
 
“美女,认识一下。”
 
一个流里流气扎冲天小辫的青年挡住赵美美去路,身后跟着七八人,其中一人体格魁梧,身高近两米,往那一站,气势迫人。
近身战兵沈浩小说_近身战兵全章节阅读
“乔老板,让你的人把我朋友带上来。”沈浩说着话,遥指赵美美一行,乔磊蔫儿了,支支吾吾。
 
拦住赵美美的青年叫金志文,金六指的侄子。
 
金六指,西京娱乐业大亨,拥有多家大型洗浴中心,名下的金色年华夜总会,排入西京前三的销金窟,近两年涉足搞房地产开发,混的风生水起。
 
“他是金六指的亲侄子,金志文。”乔磊小心翼翼提醒沈浩,他的爵士酒吧档次中上,但凭借经营有方,深受白领小资追捧,气氛一直维持的不错,这便是金志文这种纨绔常来玩的缘由。
 
“金六指是谁?”并非西京土著的唐凯下意识问。
 
“一个比王力出道还早七八年的大混子,也比王力更有商业头脑。”沈浩这土生土长的西京人给唐凯做完介绍,起身飞跃玻璃围栏,直接落向一楼。
 
赵小宝、乔老板惊得叫出声。
 
喝一瓶啤酒就有点上头的唐凯后知后觉瞪大眼。
 
绝非沈浩存心耍酷,下边两伙人剑拔弩张,一触即发,走楼梯下去,多半已经打起来,舞台周围挤着少说两百人,一旦因斗殴陷入混乱,难免拥挤推搡,可能波及赵美美。
 
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身为赵美美保镖,沈浩哪能任由险情发生。
 
“有人跳下来啦!”不知谁喊一嗓子,惹得众人翘首张望,此刻沈浩稳稳落在小舞台边缘,稍微蹲身卸力,继而站直,睥睨全场。
 
“沈浩.”赵美美瞥见沈浩,跳脚欢呼,她眼中,沈浩的每一次出现都那么帅、那么拉风。
 
她迷恋的要死。
 
音乐停了,舞台上的舞者不知所措。
 
骤然安静的爵士酒吧,所有人聚焦仿佛从天而降的沈浩,沈浩从容自若跳下舞台,缓步前行,挡路的人纷纷避让,直至来到金志文等人近前。
 
赵美美拉着表哥表姐绕过金志文这帮渣滓,躲到沈浩背后,这妮子不忘扬起绝美小脸努嘴挑衅金志文。
 
金志文乐了,漫不经心瞥一眼沈浩,吩咐身高近两米的巨人跟班“泰山,搞定他,手法漂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