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外面有人啦》出自荷蔓之手,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楚廉苏月七(苏文文)之间的故事,小说整体节奏合适,剧情丰满,人物突出,适合喜欢女频小说的人群,如果你还没有看过这本好看的言情小说,可以阅读体验一番哟!楚廉提了筷子进锅里捞菜,学着苏月七蘸酱,放嘴里,吃起来。“怎么样?”众人都问楚廉。“好,好吃,挺香。”楚廉吞下菜,扒了一口饭进嘴里说道。然后众人才跟着动筷子吃起来。清野默默的递了杯茶给楚廉,楚廉端起来喝了个干净。苏月七注意到两人之间的动作,她在底下扯扯楚廉的衣服。“你是不是压根就不能吃辣?”“还好。”楚廉笑着回道。之后的时间,大家便大快朵颐。
 
《她在外面有人啦》精彩试读
下午的诵经结束之时,苏月七再次被人从梦中叫醒。
 
“小姐,您怎么又睡过去了?”牧心轻声责怪道。
 
“胡说,我没睡,我这是加倍用心,正徜徉在佛法里,被你硬生生打断了,罪过罪过,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苏月七发现自己编瞎话的本事越来越溜了。
 
众人一副,真是“服了你了”的表情,摇着头走了。
 
“我觉着你们对我有种深深的误解......”苏月七跟在众人后面一直解释。
 
用完了晚上的斋饭,苏月七便又同楚廉出来随便走走,活动活动腿,为晚上的诵经打坐做着准备。
 
“公子,我看你形单影只,很是孤独,掐指一算少了个妹妹。”苏月七伸展了两下,便又开始找话说。
 
“哪里会有妹妹?”楚廉忍着笑,十分配合的做出一副疑惑的形容。
 
“你看在下如何?这面相,这头脑,啊,是不是很有当个妹妹的模样?”苏月七用手从上到下将自己示意了一遍。
 
“月七这头脑虽是凑合虽凑合,不过这面相,倒是个适合做娘子的面相。”楚廉看苏月七这胡诌的模样,忍不住伸手拍了拍她的头,”月七这胡诌的模样,楚廉越瞧越是心动,怎的越发的古灵精怪了?”
 
“公子。”苏月七可怜兮兮的唤了声,叫住欲走开的楚廉。
 
“月七若是没考虑好,我们的亲事可以往后推一推,等你考虑好了,我们再成亲。我不怕,即使有一天你会突然消失也说不定,但我能承受,总之,我会等你。”楚廉背对着苏月七说道,“月七莫要再作一副欲言又止的形容了,楚廉看了心里并不好受。”说完楚廉便拾级而上,进了门内。
 
在一旁将一切从头到尾都瞧了个清楚的清野和牧心,两人心里为他们都是一阵难过。
 
特别是,牧心。
 
她看到了,苏月七的努力,努力想要放弃这段感情。她知道苏月七心里是有楚公子的,而楚公子心里装着的亦是此时的苏月七。瞧着两人的形容,她不知道自己如此明显的表现要拦的意思,到底是不是大错特错了。
 
5
 
翌日清晨,听了一夜诵经,跪了一夜,腿发麻,背脊发硬发凉,终于得以出得门来,苏月七躲在一边伸完懒腰打完哈欠,靠在柱子上站着愣神。
 
正准备走出那个角落,突然路过一个师傅,在她旁边大喇喇的打了个哈欠,转头看到她时,吓了一跳,然后举了一只手掌,对她行了个礼,便边念着“阿弥陀佛,罪过罪过”边快步走掉了。
 
苏月七走出来,看着快步消失在那边门后的身影忍不住笑。
 
正笑着,便见楚廉跨出门来,她的笑还没收得住,就与他对视个正着。
 
“月七,我们回去吧。”楚廉走到台阶口,等着苏月七。
 
苏月七迟疑了一下,还是向楚廉走了过去。
 
“新年好,公子。”苏月七笑着拱着手说道。
 
“新年好,月七。”楚廉打起精神笑着回道。
她在外面有人啦全文免费_楚廉苏月七苏文文完整目录阅读
两人各揣心事,相伴而行,徐徐走着,默默想着。
 
不如,就陪他好好度过这一段吧。苏月七边走边如是想着。
 
楚廉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身边的苏月七,在心里想着,若有一天她知道了,大概会生他的气,会怪他的吧。他明白爷爷如此做的用心,而他的自私心这一次也刚好与他老人家的想法不谋而合了。
 
不着急,来日方长,他可以等。
 
“今天初一了,月七还有六天过生日,月七可有想好如何过?”
 
“我啊,想吃点好吃的,吃点辣的,吃点红红火火的东西。”
 
“月七说的是什么?”楚廉问道。
 
苏月七只是笑,并不说出口。新年初一这日早晨,苏月七起了个大早,将丫头们都唤到屋里,个个给了红包。丫头们拿到红包都很是欣喜。
 
苏月七出得门来,看见楚廉正立在门廊边。
 
“公子,新年新气象。”
 
“月七,新年换新颜。”楚廉笑着回道,递过一个小布袋给苏月七。
 
“什么?给我的?”苏月七惊讶的问道。
 
“嗯,打开看看。”
 
“这个是镯子?还包了银,好特别,木的吗?”苏月七惊喜的说道。
 
“嗯,藤镯。”
 
“藤镯?我倒是第一次见。”苏月七说着仔细端详起那个小小的镯子来。
 
只见镯子上有三个节,两个节组成一个豁口,节上精心包了含有雕刻花纹的银饰,豁口对面的藤上,亦是以当中的节为中心,包着两段银饰,苏月七凑近一看,两段银饰中各刻着个字,一边刻的是“月”,一边刻的是“七”,而最精妙的是那个节上,竟然刻了朵玉兰花,很是惟妙惟肖。
 
“这是定制的,你什么时候叫人做的?”苏月七好奇的问道。
 
“我帮你戴上。”楚廉不答,只说着拿起苏月七手上的镯子,稍稍掰开,竖着套进苏月七的手腕,“还好,大小刚合适,我还怕尺寸会差。”
 
“谢谢。”苏月七心中有些小感动。
 
“公子,可否问一下,为什么刻的是玉兰?”苏月七转着镯子,仰起头问。
 
楚廉只是笑着将苏月七望着,并不打算作答。
 
苏月七只与楚廉对视了一会儿,便先逃了,只自己大步的往前往竹屋走去。
 
楚廉在后面跟着,忍不住笑。
 
2
 
苏月七别别扭扭的与楚廉对面坐着,用完了早膳,便杀进了厨房。
 
“能吃辣吗?”她挨个的问了。
 
“能吃的,小姐可是要做什么新鲜的吃食?”
 
“到了晚上你就知道了。”
 
苏月七叫所有人都围在一个桌吃饭,众人一开始还诚惶诚恐,只因之前从未有人敢与主子一个桌吃饭,直到楚廉点了头,大家猜稍稍安心下来。
 
但当那盆红红火火的火锅端上桌的时候,所有人却是惊呆了。
 
“你们不是同月七讲能吃辣吗?”苏月七见众人的表情,说道。
 
“这个也太辣了些。”涟漪说道。
 
“先试试,闻着还挺香。”楚廉示意大家动筷子。
 
众人抓着筷子,将苏月七望着,没人想第一个行动。
 
苏月七坐下来,捞起锅里已经煮好的土豆,蘸了蘸酱料碟,吹了吹放进嘴里。
 
“嗯,就是这个味儿,想了好久了。”苏月七吃完感叹道。
 
“真的不辣吗?”
 
“辣啊,不辣我也不吃了,辣才好,刚刚好。”苏月七往嘴里便塞东西边说,“吃啊,吃啊,都吃啊,快试试。”苏月七转头对楚廉说。
 
坐楚廉旁边的清野,一脸担心的看了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