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狂妃随身淘宝太逆天主角是:北冥汐帝殇讲述了:北冥锋盯着北冥汐,“汐儿,如果是你偷的草药现在最好乖乖承认,不然别怪为父不客气了!”北冥汐眼底满是讽刺,北冥锋的心也够偏的了!
 
《至尊狂妃随身淘宝太逆天》精彩试读
 
不论北冥珊所说的话是不是真的,他难道不应该先问她哪里受伤了吗?
 
“奇怪!我并没有受伤啊!”北冥汐一脸的懵圈,然后还特意在原地转了一圈。
 
“你说谎!你明明就受伤了,而且流了很多血,所以一定需要补血和止血的药材。你身上没有止血和补血的药,而且没有金币,所以你只能去药园偷。”北冥珊语气肯定道,反正父亲和母亲一定站在自己这一边。
 
想到这里,北冥珊一脸嘚瑟地看着北冥汐,她倒要看看她如何解释?
 
父亲一直等药园的灵果成熟,现在差不多成熟却不见了,如果证明是北冥汐偷的,那么按照父亲的脾气一定不会放过她,到时候……
 
哼!北冥汐还不是死路一条么!
 
一旁的谢兰想要阻止北冥姗已经迟了,脸色微微变了变,再这样下去,她们算计北冥汐去地牢的事情就要彻底暴露了,现在她也不确定北冥锋此刻会怎么样想,毕竟现在那么多的侍卫和丫鬟看着,说不准有意外发生。
 
谢兰不动声息地扫了一眼院子里的所有侍卫和丫鬟,紧紧记住他们的样子。
 
“汐儿,是这样吗?你偷了的草药藏在哪里?”北冥锋依然心心念念他的灵果,自动忽略了很多事情,或者说他压根不想管这些事情。
 
北冥汐突然轻笑出声,声音听起来十分的讽刺,双手环臂看着北冥锋道,“既然父亲也觉得是我偷了药园的草药,那么便请父亲随便搜查我的院子。如果父亲搜到我的院子有草药,那么我自认倒霉,但是如果父亲搜不到草药,证明是我偷的草药,那么父亲便答应我几个要求!”
 
北冥汐说完,星眸紧紧看着北冥锋,此刻如果不让他搜查一遍,估计永远都转移不了他的注意力。
 
“好!”北冥锋想也不想便答应了,然后立刻命人开始对北冥汐的院子进行了地毯式的搜查,甚至亲自出马去搜查了。
 
北冥汐退到一旁,一脸的云淡风轻,实则把谢兰、北冥珊等人的反应全都看着眼里。
 
北冥锋如此着急搜查,谢兰想要继续陷害她也没有时间下手了。
 
谢兰和北冥珊对望一眼,进行了短暂的目光交流。然后,北冥珊微微点了点头。
 
北冥珊看到北冥汐一脸的淡定,心里浮现一抹不安,但又想到自己有父亲和母亲撑腰,以及北冥锋对灵果的紧张,知道他无论如何一定不会放过北冥汐,所以她又忍不住开口了,“大姐,只要你现在承认草药是你偷的,父亲一定会从轻发落,而且我和娘亲一定会帮你求情的。”
 
北冥汐看着虚情假意的北冥珊,脸上扬起一抹笑容,“二妹,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说完,视线有意无意地落在谢兰身上。
 
北冥汐此刻不得不佩服自己一本正经说瞎话的本事了,药园确实被她洗劫一空了,但是她怎么可能会承认,反正草药都拿去兑换金币了,即使北冥锋把她的院子掘地三尺也不可能找到一株草药。
 
既然现在谢兰和北冥姗借此陷害她,那么她自然得揭穿她们。
 
北冥珊和谢兰听到最后一句话,脸色皆微微一变,但是很快就掩饰过去了!
 
“珊儿,你现在有伤在身,好好休息,不必管别人的事情,某些人不识好人心!”谢兰眼底满是担忧地看着北冥珊,实则就是提醒她不要再说了,不然说得越多错得越多。
 
北冥姗心里满是不甘,但是看到母亲眼里的警告,她暂时压下内心的不甘。
 
北冥汐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敢情院子里的人全部都是戏精啊!
 
既然如此,那便看看谁演的戏更加精!
 
时间流逝,差不多半个时辰过去了,侍卫们把北冥汐的院子仔仔细细地搜了好几遍,依然一株草药也没有搜到。
 
北冥锋蹙起眉头看着北冥汐,药园那么多的草药,如果真的是北冥汐偷的,她不可能全部吃完,那么她肯定得找地方藏起来啊!
 
可是除了一株鸡血藤,什么都没有,这只能说明北冥汐是清白的了!
 
“父亲,这会你可相信我是清白的了,那么我是不是可以对你提要求了?”北冥汐眼角含笑地看着北冥锋,一脸的纯真。
 
“你说!”北冥锋背负着双手,他倒要看看这个废物女儿要向他提些什么样的要求。
 
“父亲,其实二妹刚刚说的话有些是真的。”北冥汐看着北冥珊慢慢开口道。
 
北冥珊眼底浮现一抹光亮,废物终于要承认了吗?
 
谢兰紧紧地盯着北冥汐,心里涌现一抹喜悦,十分期待她接下来会说什么。
 
“什么?”北冥锋努力回想先前北冥珊先前说了什么。
 
北冥汐把北冥姗和谢兰的反应看在眼里,心里浮现一抹讽刺,现在的她已经不是以前的北冥汐了,而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北冥汐,岂会让她们得逞?
 
“我确实是受伤了。”
至尊狂妃随身淘宝太逆天北冥汐帝殇全章节目录阅读
说完,北冥汐慢慢挽起衣袖,很快手臂上触目惊心的伤口便出现在众人视线里了。
 
周围顿时一片抽气声,下人们纷纷窃窃私语起来。
 
北冥珊看到北冥汐手臂上的伤口,心里更加激动了,连忙开口道,“我刚刚只不过随便一说,却想不到大姐真的受伤了!现在伤口看着已经结巴了,想必是用了疗伤的草药吧!不然......”
 
北冥姗虽然没有说完,但是院子里所有人心里都明白什么意思。
 
北冥锋看着北冥汐手上触目惊心的伤口,很多事情他虽然睁一只闭一只眼,但并不代表可以伤及北冥汐的性命,怎么说北冥汐也是他的女儿,怎么可以被自家欺负死呢!这要是传出去他的形象就彻底毁了!
 
北冥锋瞥了一眼谢兰和北冥珊,眼底满是责怪之色,其实他心里已经猜到是她们做的了,只不过这次做的太过分了!
北冥珊一听,心里顿时着急起来了,“父亲,女儿......”
 
北冥姗还没说完,谢兰打断她了,“将军,大皇子的命令我们不得不听从。不过既然将军要惩罚我们,妾身和珊儿无话可说!”说完,谢兰向北冥珊不动声息打了一个眼色。
 
北冥珊顿时明白了,眼泪婆娑道,“父亲,女儿愿意受罚。大姐,对不起,珊儿不该听大皇子的命令打伤你。”
 
北冥汐看着一唱一和的母女俩,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弧度,抢在北冥锋说话之前开口道,“既然这样,那么二妹是怎么样打我的,我就要怎么样打回去。”
 
北冥珊和谢兰听到北冥汐的话,眼底满是不可思议,她们怎么也想不到北冥汐会这般说,同时楚楚可怜地看向北冥锋。
 
北冥锋背负在后面的双手微微握紧,不敢看北冥珊和谢兰,“就按照汐儿所说的做。”
 
北冥珊顿时觉得五雷轰顶了,一脸的不敢置信,父亲居然没有帮她和母亲说话,而是帮北冥汐这个废物!
 
谢兰一脸的着急,北冥珊被折断的四肢才刚刚接回去,怎么可能承受得住鞭打,更何况是北冥汐亲自鞭打!
 
谢兰突然心上一计,“将军,你看珊儿的伤还没恢复,肯定承受不住,就让......就让妾身替珊儿接受汐儿的惩罚吧!”
 
北冥汐听到谢兰的话,心里冷笑一声,别以为她不知道她的心思。
 
如果她真的鞭打了谢兰,肯定会被谢兰拿此事去大作文章,到时候她就落得一个鞭打姨娘、不尊重长辈的骂名了!
 
“姨娘,冤有头债有主,我可不是是非不分的人!”
 
说完,北冥汐不给谢兰说话的机会以及北冥锋突然反悔的机会,径直走到北冥珊身边,看了一眼北冥姗的腰间,“父亲,二妹是用这条鞭子打伤我的,所以为了公平,我就用这条鞭子吧!”
 
北冥珊一听,眼睛蓦然睁大,她的鞭子可是灵器,一鞭打下去都不知道有多痛,“父亲!”
 
谢兰见状一下子跪在北冥锋面前,“将军,你就让我替珊儿受罚吧!珊儿的伤还没好呢!如果被鞭打之后不能修炼了可怎么办?”
 
北冥锋听到最后一句话,心更加痛了,但是他又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别过头不看北冥珊和谢兰。
 
北冥汐抢过北冥珊腰上的鞭子,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扬起手就要打下去。
 
“不要!不要!父亲救我……”鞭子还没打下去,北冥珊已经开始大声嘶喊起来了。
 
“将军,你快点救救珊儿,她的伤还没好,难道你就眼睁睁看着珊儿变成废物吗?”谢兰知道北冥锋最看重北冥珊的实力,所以紧紧抓住了这一点。
 
北冥锋终于忍不住,转过身看着北冥汐,眼底满是哀求之色,“汐儿,可不可以饶了珊儿?”
 
北冥汐冷冷地看了一眼北冥锋,“凭什么?难道我就不是父亲的女儿吗?难道我就活该被二妹鞭打吗?而且,父亲是打算做一个说话不算话的人吗?”
 
“……”北冥锋张开嘴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北冥汐收回视线,再次扬起手就要打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