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误尽相思意主角是:陆晋南岳星辰讲述了:岳星辰彻底醒来已经是凌晨了。她猛一睁开眼,便是白色的墙壁,空气里全是消毒水的味道。思维停滞了片刻,但很快又恢复了神智,昏迷前的点点滴滴她是记得的。她的手掌抚上自己的小腹,隐隐的疼痛,告诉她,尽管她已经非常小心了,可还是意外怀孕了。
 
《风月误尽相思意》精彩试读
 
 
这孩子本来就不该来到这世上,可无论如何她接受不了,陆晋南眼睁睁看着他母亲亲手杀了他的孩子,对,是陆晋南间接杀了自己的孩子……
 
虽然这一切都是那么真实的发生了,可岳星辰却一滴眼泪都没有,反而瞪着一双澄澈的眼眸看着天花板发呆。
 
和陆晋南结婚一年,起初,那种受刑般的夫妻义务结束,陆晋南都要看着她香下紧急避孕药,后来,她也就习惯了,每次事后第一件事便是当着陆晋南的面自己吃药。
 
可还是意外怀孕了……
 
岳星辰忽闪了下睫毛,双手附在被掏空的小腹上,这突如其来的孩子,就这么没了?!
 
也好,免得以后为了个孩子和陆晋南纠缠不清。
 
岳星辰缓缓闭上眼睛,豆大的眼泪还是流下了眼角。
 
躺在陪床上的陆一燕一侧脸便腾地翻身下了床,“四嫂,你醒了?!”
 
岳星辰没有睁开眼睛,只是微微拧了下眉心,点头,“嗯。”了一声。
 
斜靠着单人沙发的陆晋南闻声,蓦地睁开眼睛,站了起来。
 
陆一燕看向陆晋南,“四哥,四嫂她,她醒了……”
 
闻声,岳星辰抖了下眼睫毛缓缓睁开眼,对上陆晋南那双深黑如海水般的眸子。
 
她静静地看着陆晋南,虚弱道:“陆少,这个后患,你解决的还满意么?”
 
陆晋南的表情冷成了冰凌,他的目光沉沉的睨着岳星辰。对身后的陆一燕命令道,“燕子,出去。”
 
陆一燕无声的香着口水,陆晋南继续黯哑着声线,“陆一燕,别让我说第二遍。”
 
陆一燕咬牙,看了眼岳星辰,只好悻悻的离开病房。
 
那样的陆晋南很可怕,岳星辰打了个冷战,下意识的抓紧被子,往病床的另一边缩。
 
然而下一步,陆晋南弯腰低头,双手撑在她的头顶,将她圈在自己与病床之间,明明是爱人的怀抱,可岳星辰感受到的却是一股寒冷。她无声的香咽着口水,瞪着惊恐的眸子,脸色惨白,嘴唇无色,“你,要做什么……?”
 
“岳星辰,不要用这种无辜的眼神看我,也不要用这种话来刺激我。别忘了,你对肖蔷做了什么,拜你所赐,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没了……”陆晋南声线黯哑,双手握住岳星辰瘦弱的肩膀竭嘶底里的低吼。
 
岳星辰瞪着大大的眸子,可那眸光里没有一点焦距,肖蔷肚子里的孩子没了?!
 
原来,肖蔷说她和陆晋南从来都没有分开过,是真的,他们都有孩子了?!
 
那她的孩子呢?!
 
肖蔷的孩子没了,陆晋南可以悲痛欲绝的指责她,那她呢?
 
岳星辰缓缓抖动了下眼帘,想笑又笑不出来,她突突了下嘴唇,弱弱的声线道,“陆晋南,你就这么肯定的认定,是我把肖蔷推到湖里的?”
 
陆晋南心中的答案是不言而喻的,可岳星辰还是不甘心的想确定下。
 
“难道是她自己跳下去的?”
 
陆晋南语落,岳星辰心底那点期望彻底被陆晋南的答案粉碎。
风月误尽相思意陆晋南岳星辰免费完结版阅读
对,她在他的心目中就是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她从静谧湖畔抱着肖蔷离开时的那一眼,已经说明了一切,是她傻了,还要非得确定下他到底是怎么看待那件事的。
 
岳星辰狠狠眨了下酸涩的眼眸,硬是扯动了下嘴角,“我都忘了,我在你陆晋南的眼里本来就是个唯利是图,心如蛇蝎的女人……”
 
岳星辰虚弱的很,她拖着长长的后音,缓了缓神,看向陆晋南,“可我还要再强调一遍,我没有,你爱信不信。”
 
岳星辰语落,脸色更加惨白,由于身体还很虚弱,现在又被陆晋南那一句“肖蔷的孩子也没了……”给彻底击了个里嫩外焦,此时,她的眼神从未有过的绝望。
 
现在的岳星辰只能靠着手抓被子的力气,勉强睁开眼睛,都这样了,她的脑子里还是***住院费,所以整个人的状态微微触痛了撑在她头顶的陆晋南,使得他的心弦绷得更加紧了些,其实,他从心里是不相信岳星辰会把肖蔷推下水的……
 
可此刻他的耳边是肖蔷竭嘶底里的哭声,就在一个小时前肖蔷的孩子终究是没能保住而流产了,她由于太过悲痛而一口气没上来,在他来岳星辰这边的时才出了抢救室,送进了病房,一直还处于昏迷状态。
 
一想到肖蔷还为岳星辰求情,可岳星辰呢?陆晋南的言语更紧讥讽了,他拧着眉心,表情狰狞,“肖蔷不但没了孩子,因为她不会游泳而被你推下去后直接摔到了水底的石头上,而局部出血,现在还在昏迷状态……”
 
岳星辰撑了撑眼皮子,看向陆晋南,“肖蔷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尽管杀了我就是,一命抵一命,够了么?”
 
肖蔷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天蒙蒙亮的时间了。
 
因为肖蔷根本就没想到自己会怀孕这个问题,所以在陆晋南抱着她赶往医院时,她的心里一度只是高兴在陆晋南的心里还是她最重要,可令她没想到的是陆晋南竟然当着老太太大寿上那么多的贵客的面抱着她离开,而并没管躺在地上的岳星辰,所以她已经沉静在幸福之中了,可是到了医院一检查,门诊大夫建议去妇科检查。
 
当时听到那句话的时候,肖蔷差点眩晕了,结果妇产科大夫一检查,她竟然真的怀孕了?
 
两人也就那么一次就怀孕了?更何况那次两个人都喝了酒,况且她还给陆晋南的酒里下了药的,那种情况下竟然也能怀上?!
 
肖蔷简直高兴的头晕目眩了,可是下一秒大夫的话使她丢入了地狱。
 
大夫说,有流产的预兆……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她还没尝到真正的幸福,孩子就没了……
寂静的病房里,死寂般的沉静,只有身边金凤紧张的呼吸声,肖蔷缓缓动了动身子,借着穿透窗帘的晨光她看了一圈儿病房,没有陆晋南的身影。
 
“啊……”肖蔷竭嘶底里哭了起来,她的孩子没了,她所有的希望都没有了,她的幸福、她的爱情,一切的一切都没有了,肖蔷惨痛的哭叫吓得一边打盹的金凤翻下床,“蔷儿?!”
 
肖蔷竭嘶底里的哀嚎,金凤当然看不下去了,那是她一手看着长大的孩子,她怎么舍得她难过呢!金凤搂着肖蔷的肩膀拍打着,“好了好了,不哭了,这小月子可不敢这么哭,以后会落下眼睛疼的疾病的,乖,蔷儿是好孩子,保养好身体,孩子会有的,什么都会有的。”
 
金凤越劝,肖蔷就越发哭的厉害,最后,金凤往门口瞅了瞅附在肖蔷的耳边低声说,“好了,别哭了,那贱人也流产了。”
 
肖蔷的哭声立刻停了下来,她以为自己悲伤过度幻听了,缓缓拧过脸看向金凤,“干妈,你说什么……?”
 
肖蔷的脸上还挂着泪珠子,眼睛肿的跟两只红桃子似的,泪眼汪汪的看着金凤,使金凤的心都跟着揪疼了起来。
 
金凤抬手给肖蔷轻擦着眼泪,将她搂进怀里,“岳星辰也流产了。所以,眼下陆家可能要大变天了,你放聪明点,你们都还年轻,孩子会有的。不管怎么说,昨天当着NaiNai寿辰那么多的贵客面,晋南选择了你,那就说明在他的心里,陆家少***位置迟早都是你的,岳星辰嘛……离开陆家也是迟早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