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妇科老张主角是:老张杜玲讲述了:在她渐入佳境时,忽然觉得上半身有些凉,睁开眼睛一看,原来她身上的衬衫在扭动时扯开了,风直往两个大白馒头上吹。发现自己走光了,宋娜惊呼了声,刚要用手遮住就听见老张开了口,“刚才给你检查的时候,我发现你是体内积热过多导致的发炎,这热气散不了,你的病还是会复发的。”
 
《中医妇科老张》精彩试读
 
宋娜一听,吓得眼泪直往下滚,害怕的抱着他的手臂,两团软肉全贴在了他身上:“伯伯,那要怎么散热?”
 
老张异常兴奋,他压着声音,故作严肃:“所谓积热就是你体内的热气比常人多,伯伯有套按摩手法能够帮你散出热气,只是这按摩需要坦诚相对…….”
 
宋娜红着脸摇了摇头,低声道:“那伯伯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老张哪里想到她会这么说,暗叹了口气,却并不打算放过这个送上门来的美人,于是他先点点头,而后微微摇首:“吃药能治,但治标不治本,复发的几率很大,还有可能变得越发严重,到时候就是我也没办法了,你只能去医院做手术了。”
 
宋娜年轻,没遇见过这样的事,当时就被吓得煞白了张小脸,做手术肯定需要不少钱,她家并不富裕哪里拿得出那么多钱?
 
“伯伯,您能给我按摩吗,我没关系的。”
 
美人都这样要求了,老张焉有不从的道理,他清了清嗓子,端起了医生的架子:“娜娜啊,伯伯可以答应你,但你也知道中医不如西医效果快,你的情况虽不严重,但这引寒祛热可不是一两天就可以的,至少需要按摩七八次才能痊愈。”
 
宋娜低着头死死咬住下唇,迟疑了好一会儿后,她还是点了点头,反正都这样了,一次还是七次又有什么区别:“伯伯,您放心治吧,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看到她一副任君采摘的性子,老张的下半身蠢蠢欲动,把她的衬衫脱了下来,没了衣服遮挡,两个饱满挺拔的馒头呼之欲出。
 
老张看得眼睛都直了,难耐的搓了搓手,却不敢急于求成,忍着胀痛的下身,扶着宋娜躺回了检查床上,当然抽手时也趁机在她的纤腰上摸了一把。
 
城里女人的皮肤果然更好,像上等的豆腐似的白皙滑嫩,光是摸着都让他血脉喷张了。
 
宋娜的软肉全在腰上,被老张这么一碰她觉得像是有股电流从自己身上窜过,舒服得她直哆嗦,肉球跟着上下跳动,肩带滑落了一半,顶上若隐若现的两枚桃粉色小圆点如熟透的樱桃。
 
老张色眯眯的盯着,不住的吞口水,想要咬住尝尝是不是甜的。
 
“啊!”宋娜被他这么一看,慌忙用手挡住了,不料动作太剧烈反将双球挤了出来,她涨红了脸,手忙脚乱的想爬起来,但越慌越乱,一个没坐稳竟把老张扑倒在地,双球全压在了他脸上。
对此他喜悦不已,动了动头咬住了粉色的果实不断的吸允,空出的手也不着痕迹的从她下面的小山丘上扫过。
 
宋娜觉得又酥又麻,嘴里哼哼着的同时,不耐的扭动着身体,双球把老张的脸团团包住。
中医妇科老张人气小说书名_老张杜玲全文免费阅读
老张舔了半天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只能暂时松开这到嘴的美肉,扶着双脚虚软的宋娜躺回检查床上。
 
宋娜还没从刚刚的刺激中缓过来,眼神迷离的看着老张,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
 
老张被她的样子勾得魂都快没了,强压下饿虎扑食的冲动,把手举到宋娜面前,专业的道:“你的病情比我想得严重啊,这么多粘液,看来我得先给你做阴.道冲洗了,可能会有点不舒服,你一定要忍住。”
 
总算平静下来的宋娜本来还疑心他是在占自己便宜,闻言觉得自己真是太可耻了,张伯伯好心帮她检查,她竟然把对方想得那么龌蹉,愧疚之下,她嗯了声:“我会的,伯伯你开始吧。”
 
老张嘿嘿一笑,从消毒盒里把扩阴器拿了出来,他这些年来也算欣赏了不少的花穴,可那里面的景色,他可从来都没有瞧过,今天有这个好机会,他一定要好好利用才是。
 
用手在宋娜的大腿根部轻重交替的揉捏了几下,宋娜的花园门口已经全湿了,他用手指探了探,被轻松的吞进去了半截不说,还在被不断的往里吸。
 
老张欣喜异常,他抬眸看了宋娜一眼,见她眯着眼睛一脸享受,激动不已,声音都有些沙哑了,“你愿意配合真是太好了,我马上给你冲洗。”
 
话音落下,他把器械压在了花园门口,稍微一用力就顺利推了进去。
 
宋娜早就被老张弄得春心荡漾,但门户开始被撑开时她还是闷哼了声,“伯伯,我怎么觉得有些不对劲?”
 
老张被她的话吓得后背冒出层冷汗,强装镇定的道:“你多心了,这是正常反应,你坚持下。”
 
事已至此,宋娜也不好让他停下,咬着牙关害羞的别开了脸,“您快点,我怕我撑不住。”
 
老张哎了声,打开手电筒,将器械固定好就看到粉嫩的花肉微微颤抖着,不断分泌出来的花蜜布满花肉。
 
老张顿觉口干舌燥,身体某处涨得似要爆炸,急需找个地方钻进去,险些让他没把持住。
 
喘了几口粗气,他翻出支最粗的针筒,抽了好几管生理盐水打了进去后,拿出打算送给杜玲的小礼物塞进去堵住了出口,并打开了开关。
 
宋娜本就被冷冷的液体惊得肌肉收缩,眼下感觉有东西在那里震动,更觉难受,下意识的想挤出去,快成功时,老张重新把东西推了进去,还假装好心的提醒道:“伯伯知道你不舒服,但只有这样才能让药物把你里面清洗干净,你能忍住吗,不能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