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何淼谢今今的小说叫《各取所需》,它的作者是困汀创作的都市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何淼何少爷看着面前这一排温经理细心挑选的漂亮妹子,他现在很不对劲,温经理也看出来了,温经理向他推荐这些妹子的时候,何淼只说了一个丑,各种刁钻的方面找出了她们丑的地方,而何淼这么不对劲是因为他觉得最完美的床伴谢今今居然不回他的消息,他很生气,他要找到谢今今问个明白,但是没想到到她家之后却发现她家还有个人!
 
《各取所需》精彩试读
 
“呵。”何淼没想到答案竟然是这个,轻笑了下,道,“你不喜欢我,对吧。其实我们也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
 
“何少……”糖糖的声音更小。
 
“你看,你从来不敢叫我名字。你不知道我是什么人,我也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何淼的声音更加自嘲,“这又算什么呢?我这样……又算什么呢?”
 
他有些颓然地闭了闭眼睛,从糖糖身上慢慢跪站了起来。
 
是,谢今今骂得对。骂得真没错。
 
这么多年,他从来不知道什么叫爱,什么叫两情相悦,什么叫真心以待。他从前那样对她,自然也没有什么资格,平等地站在她对面,对她说出那三个字。
 
他过得浑浑噩噩,她却看得清晰。
 
是他配不上她。
 
何淼站在淋浴花洒下,任由冰凉的水流自头浇到脚,许久之后,才轻轻地骂了句。
 
“操。”
 
没有愤怒,只是无奈。
 
就在刚才,他快要进入糖糖的时候,他的脑袋里突然出现了谢今今的那张脸。她轻蔑地对他笑,语气冷静而理智。
 
是他最后见她的那次,她对自己说的话。
 
“何淼,我们上床的时间不短了,你对我了解有多少?你知道我是从哪里毕业的吗?你知道我谈过几个男朋友吗?你知道我从前想做的其实并不是老师,但我现在为什么又做了老师吗?”
 
不知道。不了解。不清楚。
 
他什么都不知道。
 
这几个字就像倾盆冷水,一头浇下,将他的欲望浇灭得一干二净。何淼伏在糖糖的身上,一下子就萎了。
 
——各取所需。
 
何淼在心底想,他和谢今今的这段关系里,哪有什么各取所需。
 
谢今今倒是得到她想要的了,但是他呢?什么都没得到。
 
甚至连他一向最引以为傲的性功能,都随着谢今今的出走,彻底他娘的萎靡不振了。下午,何淼帮糖糖重新租了套房子,付了三个月的定金,把她送了过去。
 
糖糖可以继续在何淼给她介绍的酒店里工作,不用再回夜总会去了。只是何淼只帮她付了三个月的租金,这之后的生活,就要全靠她自己,何淼不会再和她有任何瓜葛了。
 
这种事对于何淼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不过在他帮糖糖搬好行李箱、转身就要走出她的新出租屋的时候,女孩叫住了他,沉默了半天,低着头对他说了三遍:“谢谢。”
 
何淼心乱如麻,随口回了句“以后自己注意啊”,长腿一迈便出了门,匆匆忙忙地下楼去了。
 
——
 
开车回家的路上,何淼在脑子里想了一路昨天程黎和他说的话。
各取所需何淼谢今今大结局小说阅读
……
 
“……她原先是我初中同学,那时候就是学校里的女神啊。人长得漂亮,父母官做得挺大的,很有钱,不过工作很忙,所以每年暑假她都会自己跟团出去玩,那时候初中还没毕业吧好像,她就已经差不多把全中国所有的省走遍了。”
 
“……中考结束那时候开始流行什么毕业旅行,她那时候喜欢一个男生,和那个男生还有几个朋友一起去泰国那边玩了大半个月吧。也就是那段时间里,本来风声就紧,省里一个领导出了事,紧接着她爸妈就被举报,几乎是前后脚得被纪委带走,关进去了。”
 
“再后来我听说的一些事都是比较散碎的了,因为我再也没见过她……好像是她在泰国把护照丢了,跟她一起去的那帮男生也不知道为什么,丢下她提前回来了。她父母这头兵荒马乱,哪有人顾得上她呢?一个小姑娘,银行卡全被冻结了,在国外待了大半个月,孤孤零零的,好歹最后应该是平安回来了。”
 
何淼皱眉:“——应该?”
 
“嗯,因为后来我们同学再没人见过她啊。”程黎点头,“你知道的,那种涉及贪污腐败的事……里头弯弯绕绕那么多,根本说不清楚的。按道理来说她爸妈数额也不算巨大,不会这么快就被判的,但是……总之她回来之后,判决书都已经差不多下来了。”
 
“判了多少年?”
 
“……一个十年,一个二十年吧。”程黎略一思索,“本来说每交出二十万就可以换一年减刑,你说她一个初中刚刚毕业的小姑娘哪里弄来这么多钱?想想也是,那种情况下,树倒猢狲散,大家都巴不得避得越远越好——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难呐。”
 
“十年……那现在应该出来了吧?”何淼在心里飞快一算,“那我怎么从没见过她爸呢?”
 
“怎么,你和她很熟啊。”程黎奇怪地看他,“你不是说你只在二中见到过她一次吗,怎么,难不成她爸出狱之后还要天天跟着她上班啊?”
 
何淼:“……”
 
他立马闭嘴,不再多问。
 
最后临着要走的时候,程黎突然叫住他:“哦对了,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我忘了告诉你了。”
 
“嗯?”
 
“她原来不谢今今的。”程黎笑道,“这名字改得还蛮洋气的。还挺像她这个人。”
 
何淼问:“那她原来叫什么?”
 
程黎说出一个名字。
 
“谢玲。”
 
……
 
谢玲。
 
何淼抿唇,左手搭在车窗上,食指有条不紊,轻轻敲了几下车门。
 
无论你叫谢今今还是谢玲,我都会,找到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