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花下心甘愿主角是:冯洁何亮讲述了:按摩技师从后面把我的内裤拉下去脱掉,又选择‘了一首轻音乐,他把灯火调暗,手中拿着按摩油慢慢滴落在我的身上,双手慢慢涂抹了起来。他的双手双手从肩头按向背部,小声询问:“冯姐,我的手重不重?冰不冰?”
 
《牡丹花下心甘愿》精彩试读
 
我连连摇头,本来就极其敏感的身体被他抚摸的再次瘙痒了起来。
 
他的双手从我后背慢摇到了腰部,然后来到了我的臀部,最后是腿和脚,然后又重新回到后背上。
 
每当他在我身.上滑动的时候,我的身体就一阵颤抖。
 
这时候我感觉脸都有点红了,好在灯光不强,他应该看不出来。我翻过身以后立刻闭上眼睛。他用毛巾盖住我下体,走到我头前面来。
 
果然这个时候他问了我一-声:“您没有什么地方不方便按的吧?”
 
我出于好奇问:“别的客人呢?"
 
我一听笑了起来,何亮两个月未曾给我身体的慰藉。原本我非常期待他会回来,但此刻我却没有了这种期待。
 
刚才我这一笑就把不好意思都冲掉了,我轻声问:“大多数呢?”
 
他说:“无所谓吧,哪儿都按按,挺舒服的。”
 
我看过一篇短篇小说,说一个女客如果在按摩的时候跟男按摩师产生了某种心照不宣的情愫之类。
 
这是小说家的浪漫想象。其实,萍水相逢的我们之间就是金钱关系,我付钱,他给我服务。
 
我想,很多女人一想到这层,可能就兴趣缺缺,因为她们追求的那种亲密不仅是肉体的,也是感情的。
 
按摩了很长时间后,按摩技师停止了动作,说了声‘稍等’然后走了出去。
 
半分钟以后回来,拿来一条热浴巾,铺在我身上轻轻擦去了油,让我翻身趴下。
 
我想问为什么,没好意思,我猜想,这大概是服务的一个程序。
 
我后来知道我猜对了。他们为了回头客,每次都要按够了时间,让客人感觉很值得。
 
“冯姐,要不要休息一下?"
 
看着眼前这具年轻富有活力的身体,我忍不住看向了他下身的那根巨物。
 
我咽了口唾沫,准备主动的时候,衣柜内传来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
 
按摩技师看着我问:“冯姐,有人打电话了,要不要接?”
 
我犹豫着点头,他非常熟练的来到衣柜前,从里面把手机拿了出来递给我了。
 
电话是公公打来的,昨晚我们做了一夜夫妻,或许我在他的眼中已经不再是儿媳那么简单了。
 
我接了电话,公公声音断断续续:“小洁,爸住院了,你能不能过来一下? ”
 
我顿时慌了,紧张问:“爸,你怎么了?”
 
公公虚弱说:“中午在家的时候我的胃病犯了,疼的晕了过去,我等你等到了下午也没有见你回来,就一个人来医院了。”
 
“爸,我现在就过来,你等我一下, 我马上就来!"
 
我挂了电话,刚才那种想法在公公这通电话内消失无踪。
 
虽然他名义,上是我的公公,但我们的关系却并非公公这么简单。
 
匆忙穿好衣服,按摩技师紧张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也没有理会。从房间走出来,刘丽不知所踪,让前台小妹告诉刘丽我有事先离开,出了按摩院我拦车就朝医院赶了过去。
热门小说牡丹花下冯洁何亮小说免费阅读
当我来到病房前已经晚上十点多钟,公公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我连忙就跑了过去。
 
“爸,你没事了吗?"病房里只有公公一人冷清地倚在床头_上,心里一-阵辛酸,眼泪几乎要流下来。
 
“现在已经没事了。”公公宽容地笑笑。
 
我赶紧坐在床沿.上“你喝点水吧。”我说着从桌_上端起水杯递了过去。
 
公公挣扎坐起来,想自己端起杯子,可我固执地端到他嘴边,用着疼爱的口气说“还是我来吧。”
 
公公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就接受了。由于喝得仓促,有一些洒在他身边的被单,上,就在我端着杯子为他收拾时,公公感觉到不好意思,争着拿起纸巾。
 
“爸,给我吧。
 
“我来吧。”公公固执地,我攥住了他的手臂,突然感觉到公公一阵颤抖,难道公公对我还有着那种感觉?
 
“爸,给我吧。
 
“我来吧。”公公固执地,我攥住了他的手臂,突然感觉到公公一阵颤抖,难道公公对我还有着那种感觉?
 
要不为什么一接触到我就会反映的那么强烈。我看着公公躲闪的目光,他象一个初恋的男生一样那么羞惭。
 
我突然起了一个念头:“爸,你要方便吗?"
 
公公迟疑着,终于点了点头。
 
我弯腰从病床下拿起为他准备的夜壶。
 
“别...公公不好意思的说:“还是出去吧。”
 
“你担心什么...”看着公公的目光,我试探着。
 
“我已经能下地了,小洁,你扶我去吧。"我不知道公公是不是有意避着我。
 
公公一只脚着地,挪移着屁股下床,我赶忙扶过他,两人慢慢地走向病人专用卫生间。
 
“你在外面吧。"看着里面有人,公公站在门前对我说。
 
我不答,却扶着他不让他进,他不好和我争执,就由着我,直到那人走出来。
 
“里面滑。”那人看了我们一- 眼,好心地提
“谢谢。”我主动地打着招呼。看着便池.上贴着“前进一小步,文明一大步。”就觉得好笑,这宣传贴在这里恰如其分。
 
站在便池的那一刹,我想探知公公对我的态度。
 
公公站稳了,回头对着我说:“你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