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本小说的名字是《腹黑总裁高冷妻》,小说是虐心爱情类型小说,故事主要是围绕主角江隽顾清幽两人展开的;阙言随之一笑,“你不要否认,从你身心舒畅的样子来看,顾小姐肯定是让江大总裁你很满足吧”江隽注视阙言,狭长的黑眸眯成一条线,“你就是来这里过问我私生活的”阙言知道从江隽口中根本不可能探听到任何有关他私生活的情况,无趣撇了撇嘴,一派正色,转入正题,“我得到消息,霁亿集团确定将竞投n市海上七星级酒店的开发,齐远恒会亲自带核心团队前去n市参与竞投。”
 
《腹黑总裁高冷妻》精彩试读
夏清晨看着顾清幽脸上的反应,依然平静,“我只需要向江董夫妇证明我的生育能力,至于没有保住孩子及流产后我失去了生育功能,这都是意外江董夫妇便没有理由让我跟江隽离婚。”
 
顾清幽总算明白夏清晨的意思。
 
夏清晨想要把丧失生育能力这一缺陷推脱在意外流产,这样不止可以向江董夫妇证明自己的生育能力,也能够避免她日后因为孩子跟江隽而有牵扯。
 
她不得不承认,夏清晨想得真的很周全。
 
当然,夏清晨会这样的想法也无可厚非,谁又能真的做到接受自己丈夫和别人的孩子呢
 
想到这里,顾清幽沉静问道,“既然要流产,为什么不伪装怀孕呢”
 
夏清晨立即摇摇头,“你假装我已经很难,如果再假装怀孕,难保不会在江董夫妇面前露出端倪,何况,江氏旗下有医院,难保江董夫妇不会让他们信任的医生为你做检查”
 
顾清幽黯然敛下眼帘,沉默许久,这才开口又说道,“我和江总的交易内容不是如此这件事您跟江总商量过吗”
 
夏清晨如实道,“我没有跟江隽商量男人是不可能不要自己的孩子的,所以我需要你帮我一起保密,而作为报酬,事后我会另外给你一千万。”
腹黑总裁高冷妻江隽顾清幽小说章节目录全文阅读
顾清幽再次沉默。
 
夏清晨微微蹙起眉心,“你是担心自己的身体你放心吧,为你做流产手术的医生我会打点好,绝不会让你的身体真的出现意外。”
 
顾清幽深吸了口气,抬起眼帘,静静地凝视着夏清晨依旧清雅美丽却仿佛蒙上了一层暗影的面容,缓缓道,“清晨,我能理解你的想法,但很抱歉,我做不到。”
 
夏清晨露出一丝意外的神色,问,“你觉得我给你的钱少了”
 
顾清幽轻浅地吸了口气,认真回答,“事实上,若非逼不得已,我绝不会为了钱而跟江总达成这样的交易,我并不是看重钱的人我无法答应您,只因为我不想去伤害一条无辜的小生命,如果当初江总找叶朔来跟我签协议的时候有这样一条,我是不会进行这交易的。”
 
听闻,坐在轮椅上的夏清晨身体微微一僵。
 
顾清幽平静接着道,“您不需要担心我因为孩子而跟江总牵扯,我早就打算,交易完成,我就离开c市,不会再回来。”顾清幽与夏清晨谈完后,叶朔注意到顾清幽的脸色一直很是苍白。
 
走进电梯之后,叶朔关心地问,“夫人,夏小姐跟您说了什么吗”
 
顾清幽这才从兀自的思绪中回过神,在见过夏清晨后,她总有些不太适应叶朔对她“夫人”的称呼,但还是没有把这不适应说出口,摇了下头,“没什么。”
 
跟夏清晨保证事后会离开之后,她便径直离开了房间,她不管夏清晨现在怎么想,她绝不会罔顾一条人命。
 
叶朔见顾清幽不想多谈,便没多问,说道,“夫人,我稍后要送夏小姐去机场,就不送您去江氏集团了”
 
顾清幽抬起头,“夏小姐这就走了”
 
“是的,夏小姐应该继续呆在纽约治疗,这次若不是夏小姐擅自做主回来,江总肯定是不会让夏小姐回来的。”
 
顾清幽犹豫一番才从口出吐出,“江总担心夏小姐的身体”
 
“呃”叶朔顿了一下,“是的,你也看见了,夏小姐的下肢恢复状况不佳。”
 
顾清幽点点头,“那江总不去机场送她吗”
 
“江总没办法去送夏小姐,万一被记者拍到,事情会变得很麻烦反正江总和夏小姐每天都有视讯,送别也不紧要。”
 
“嗯。”――
 
江氏集团八十八层楼顶总裁办公室,一位穿着铁灰色西装的年轻男人悠闲地靠在那按昂贵的真皮沙发上,手里执着一杯红酒,慵懒地道,“说实话,昨晚在宴会上,我真心被你那位新婚娇妻给迷住了她穿着那白色的露肩礼服,身段柔美,举足间散发出迷人的魅力,你不知道现场有多少男士在有意无意地偷看她”
 
江隽同样坐在沙发上,雅致地叠着修长的双腿,没有波澜的黑眸看着手指停放在沙发扶手上的红酒,淡淡地道,“夏清晨不是应该这样备受瞩目吗”
 
“no,no”阙言摇了摇没有执酒杯的食指,嘴角微勾,“我很肯定,昨晚要是夏清晨本人,绝对不会吸引那么多男士的目光。”
 
江隽抬起眼帘,饶有兴致地扫了阙言一眼。
 
阙言接着道,“虽然顾清幽长得跟夏清晨很相似,但顾清幽身上没有夏清晨的那种娇贵和做作,即使扮演一贯自视过高的夏清晨,也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听闻,江隽执起了手边的红酒,慢慢地喝了一口。
 
阙言瞟向将江隽,“怎么不说话难道是吃醋我这样欣赏你的女人”
 
江隽好整以暇地看了阙言一眼,仍未启唇。
 
阙言随之一笑,“你不要否认,从你身心舒畅的样子来看,顾小姐肯定是让江大总裁你很满足吧”
 
江隽注视阙言,狭长的黑眸眯成一条线,“你就是来这里过问我私生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