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陈浩薛婷的小说叫《平凡之路》,它的作者是微凉的记忆创作的都市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赶紧滚,这儿不是你这种穷酸鬼能来的地方。”薛婷妈妈忽然起身,一把把我拽起来就往外扯。没想到,薛婷妈妈的手劲儿那么大,在我措不及防之下,胳膊的伤口再次被撕裂。把我推出门外之后,包房的门直接被狠狠的锁上,里面传来了更大的调笑声。我现在也没有心思去管那些,胳膊上的伤口必须得赶紧处理才行。幸好,我身上还带着林叔临走时候给的药,立刻朝着卫生间走去。
 
《平凡之路》精彩试读
到了门口,直接打电话给红姐。没过多久,一个熟悉的女人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看到眼前的这个女人,我有些不太敢确定的喊了一声:“红姐?”
 
“小兄弟,你就是阳仔介绍过来的啊,看着很嫩啊。不过,看上去很面熟,家里有没有哥哥?”没想到,红姐就是之前我在这边遇见的那个女人。她看见我之后,也是愣了一下,随即扭着轻盈的腰肢直接靠了上来。
 
这种场景,让我十分的尴尬,为了避免身体上的触碰,我不得不一再的往后退。
 
半分钟之内,我差点再次被送出了门口。
 
见此情况,红姐噗呲一声笑了出来,示意我跟她过去。
 
在那边,红姐随意问了我几句,就让我晚上直接上班,而且说什么阳仔介绍过来的人,工钱肯定也会给优惠。
 
听她第一次说阳仔的时候,我就知道她说的应该是林阳。可是没想到,林阳在红姐这儿竟然有这么大的面子,这让我对林阳的身份,更加的好奇了。
 
“红姐,你认识林阳?”我有些好奇的问道。
 
“认识,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在我印象中,他一直都是跟在我身后的鼻涕虫呢。”说道林阳时候,红姐笑了起来。这次的笑和之前那种逢场作戏般的笑不同,很纯粹,不含任何杂质。
平凡之路最新章节_陈浩薛婷小说免费阅读
说起来,红姐给我安排的任务很简单。只要把客人点的东西,送到桌上就可以。这边酒吧基本上都是自己到吧台去点然后带走,要送上桌的也就是几张卡座。而且,来酒吧这边消费的,并没有什么真正的富豪。
 
毕竟,摇钱树这个地方能玩的太多了,真正的富豪,要么在地下,要么在楼上,说白了,酒吧只是个掩人耳目的地方。
 
刚换上工作服不久,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进了酒吧里,和一群女人一起,直接上了那个贵宾专用的电梯。
 
我仔细看了好几遍,确认自己没有看错,刚才跟在人群当中的那个,绝对就是薛婷的妈妈。不过转念一想,薛婷妈妈也算是个富豪,来这种地方消费,好像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我赶紧摇头,我只不过是来这儿兼职的,并不是来卖身的。
 
不过,红姐的话倒是让我从内心里有些看地薛婷妈妈了。没想到,看上去那么正经的一个人,也到这种地方来玩。真替薛婷的爸爸不值,估计头上早就已经绿油油的了。之前林叔在的时候,估计也防着薛婷妈妈出现这事儿。
 
现在林叔刚走,薛婷妈妈当天晚上就到这儿来厮混。
 
这事儿跟我并没有关系,所以我不用再去理他,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其实,我也没有多少事情可做。基本上卡座都是空着的,那些真正有钱人都不太在酒吧这儿,来玩的要么就是带朋友装逼的,要么就是盯着那些落单妹子的。
 
心里想着,如果每天都只是这样的工作的话,那么既轻松又能赚不少的钱。可惜的是,惹上了张家那个大麻烦,不然的话两份兼职都还不错。
 
正在这时候,感觉到好像有人在盯着我一般,四处找了好一阵子,都没有找到那目光的来源。
 
“陈浩,楼上人手有些不够用了,你上去帮个忙吧。”酒吧经理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红姐安排的?”我有些疑惑的问道。
 
“不是,红姐去下面看了。二楼那边人手不够,这边反正也比较闲,你上去帮帮忙吧。和这儿一样,把东西帮忙送到指定的房间里就可以。”
 
说完话,酒吧经理就让我跟另外一个中年人上二楼。这个人,好像是二楼那边的管事。在上楼梯的时候,他好几次转过头来看我,那眼神让我都有些害怕。
 
“别担心,楼上都是富人,比较有素质,给的小费更多。”中年人还以为我紧张呢,开口朝我说道。
 
可是,让我害怕的并不是上二楼的安排,而是他刚才看我的眼神。
 
刚到二楼,就发现这边的那些服务员比一楼的要更加的严肃认真,而且更加的忙碌。我刚上来,就有一瓶红酒递了过来,让我送到288包房里去。
 
接过红酒,问清楚了方向,就直接奔着那边过去。
 
开门之后,我也有些愣了。没想到,正好薛婷妈妈就在这个包房里面。
 
“陈浩,你怎么在这儿?”薛婷妈妈看见我之后,有些吃惊的问道。
 
还没等我回答,其他的那些女人就把薛婷妈妈围住问东问西的。问我是不是薛婷妈妈养的小白脸这类问题,让我站在门口都有些不好意思,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把酒放那儿,你出去吧。”薛婷妈妈一脸冷淡的朝着我说道,那眼神好像在责怪我不该来一般。
 
里面的情况我也受不了,把酒放下就想跑,却被另外一个女人一把拽住,直接坐在了她身边的沙发上。
 
“小帅哥,别急着走啊。来,告诉姐姐,跟咱们薛姐做那事儿,是不是特别刺激。”
 
这话说出来之后,薛婷妈妈看我的眼神就要吃人一般,而其他的那群女人则哈哈大笑起来。怎么看,这都不像是善意的玩笑,更像是恶意的讽刺。本来我还以为这群女人关系很好,现在看上去,也不过一般,甚至还有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