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本小说的名字是《别和BOSS开玩笑》,小说是虐心爱情类型小说,故事主要是围绕主角顾城洛可可两人展开的;了,不说了,我已经看到顾城白眼了。“我错了,我私下穿,也不一定要穿去公司。”我勉强地挤出一个笑,但心里苦啊,酒店里没有别的换洗衣服了,明天还不是得穿这衣服去上班。顾城瞪着我,说:“你好歹要跟我结婚呢,以后能不能把你的品味提高一点?”“嗯嗯!”谢谢顾城大爷,没直接点评我很low。恰在此时,门铃响了,顾城丢下恨铁不成钢的我去开门,而我就拆包装,看看顾城的品味有多高,还没能好好欣赏的时候,门口忽然传来巨响,好像有人打起来了,我赶紧喊一声:“顾城你怎么了?”门口传来顾城吃力的声音:“我也不知道……”
 
《别和BOSS开玩笑》精彩试读
在场当事人有3位,我只点两份,其意已经不言而喻。
 
雷远站在我们对面,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嘴里面似乎含了黄连,有苦说不出。
 
他一双眼死死地盯着顾城,眼里的仇恨之浓烈令我心惊肉跳,生怕雷远会在这个场所里面挑事——事儿闹大了不要紧,我就怕会有人受伤!
 
“是他?”半晌,雷远才吐出了两个字,他瞪着顾城,却是问我:“可可,你是不是……是不是早就和这个男人好上了?不然我就说你为什么能够变心变得那么快!你是和他睡过了,所以你的心也给他了是吧?你告诉我,你是什么时候和他好上的?还是说更早之前,你俩就好上了?不然你为什么会把你的第一次交给他?我就知道,你不可能随随便便在路上找一个人上chuang的!你到底什么时候认识他的?有没有一年!”
 
一年之前?
 
亏他说得出口。
 
不用挑明,我都明白他为什么要把时间说在“一年”之上,因为他和宋姿彤好上的时间就是一年之前,他只要能证明我和顾城在他和宋姿彤好上之前就先认识,他就能把“出轨”的错全都赖到我的头上去,那他和宋姿彤的事就不能算他的错了。
 
但可惜的是,我已经不想追究谁对谁错了。
 
这才是一段感情完全终结的征兆。
 
“够了,雷远,你走吧。”我无奈地说,“你不用去想那么多了,我和谁好都不可能再和你复合了。”
 
甚至,多余的话都不愿意再和他说了。
 
“可可……”他还想说什么的时候,餐厅的保安终于来到了,趁他没有防备的时候,架住了他的胳膊,一方面在预防他有可能的暴行的同时,并有礼貌地“请”他出去。
 
眼睁睁地看着他被架出餐厅,我这才收敛起心中的失望,从容地在顾城身边坐了下来。
 
对于雷远,顾城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但我坐下的时候,才发现他至始至终都挂着讥诮的笑。
 
我忽然觉得这个人太厉害了,他来到这里,只挑了餐厅的过错,不指责雷远的过错,也不当面和他对上任何一句话,甚至在雷远指着他质问我的时候,他依然一句话都没有。
 
——将对雷远的不屑从头保持到尾。
 
“你怎么会来这里?”我小心翼翼地问他,“要来吃饭,所以正好路过?”
 
顾城不屑地笑:“你觉得我会来这个服务不到家的地方吃饭吗?”
 
我脸一红,有些尴尬,但又有点庆喜:“那,是为我来的?”
 
“不然呢?”
 
“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
 
“有人说在公司门口看见雷远了,我猜可能会出事,所以就找来了。”顾城看着我说,“至于怎么找来的,你不用管,反正不管你走到什么地方,我都一定会找到你的。”
 
听到这话,我的心忍不住漏跳了一拍!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不是说讨厌我的吗?为什么还能找来?
 
不是说不会吻我的吗?刚刚的那一啵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是口是心非?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顾城忽然提醒道:“你处理事情的方式还不够干脆,那家伙对你还没有死心,以后还会再来找你麻烦的。”
 
我怔了一下,问:“你是说……雷远吗?”
 
“嗯。”
 
我疑惑地问:“我处理得还不够干脆吗?我感觉我已经把所有的话都说清楚了,甚至,我都不和他多说几句话了,态度这么明显,就算是路人甲,也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顾城摇摇头:“你说得很清楚,但他不相信,那就等于白说。”
 
“可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我委屈极了,泄气地把双手搭在桌上,抱怨说道:“你也看到了,他情绪那么激动,完全就是听不进任何人说的话!那你说我在那种情况下,我究竟该怎么做才能够让他听进我的话?”
 
“这不是有水吗?”顾城挑挑下巴,示意我看向桌上摆的水杯。
 
这意思是要我泼雷远?
 
哦,我忘了这茬,当时完全没有注意到手上有水杯。
别和BOSS开玩笑全本小说_(洛可可顾城)章节目录阅读
“这还有椅子,你不会搬起来拍他脸吗?”顾城说。
 
我囧:“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搬椅子打人?我有这么彪悍吗?”
 
“在我心目中,你一直都是一个彪悍的女人。”顾城似乎想起了什么,冰山脸忽然笑了。
 
我纳闷,我过去究竟有什么地方让他觉得我是个彪悍的女人?我明明就是一个弱不禁风、需要人呵护的小女人,行不行?
 
顾城轻声说道:“下一次再遇到这种情况,打110,知道了吗?”
 
突如其来的温柔让我慌了一下,但提到110,我还是本能地抗拒:“用不着到这一个地步吧?”
 
顾城的脸马上就拉了下来,刚刚的笑和轻柔的语调仿佛是我错觉一样,他又变回了那可怕的腔调:“你到现在,都还舍不得他?!”
 
我纳闷:“什么和什么呀?!”
 
顾城生气地说:“照片的事也就算了,上次他把你所有的钱都转走,那时候我就叫你报警了,但你不愿意!这一次被性骚扰,别人吃瓜看热闹,你难道不会报警吗?就算报警没有用,只要你拿出手机打110,这个举动就能吓住他一半!洛可可,你脑子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你不愿意报警,是不是因为你对他还有感情?”
 
“没有,我对他一点感情都没有。”
 
“那为什么不报警?”
 
“我只是觉得没、必、要。”我无奈地说,幸好顾城和雷远是两种不同性子的人,在这情况下,他没有和我继续争执下去,而是停下来,等我解释。
 
之前的吵闹已经引起很多人对我们的注意了,所以我不敢再高声说话,只能压低了声音和顾城细心解释:“不管怎么说,我和他都相识一场,在大学的时候我们就在一起了,我比谁都了解他,他本质不坏的,只是最近受到的打击实在太多了,才会变成那样子的,只要他能冷静下来,自己想通,就不会再有什么问题了。如果报警,我担心会影响他未来。”
 
顾城不屑地哼笑一声,不是很相信的样子。
 
我只好继续解释说:“虽然,我对他已经没有爱情了,但是我对他还是有点点感情的,那点感情不是男女之情,就像是……”我酝酿一下,找准了字眼才说,“就像是人和人相处久了,不管有没有关系都会产生的一点微妙的感情。除此之外,我对他还有一点点感激的。”
 
“感激?”顾城皱眉,一张疑惑脸。
 
我说:“是的,其实在我刚毕业的时候,我过得很苦,出来实习的时候,工资只有两千,但是每个月,爸妈都会不停地打电话过来催我给钱,直到我把钱寄回家里……”
 
顾城问:“多少?”
 
“一千。”
 
“工资两千,寄一千回去?”
 
“嗯。”
 
顾城笑了一声,说:“你父母看来都不是省油的灯,现在你还是每个月给一千吗?”
 
我摇头:“不,一千五。他们一般都会要我一半工资,在我转正之后,我就骗他们说我的工资只有三千,不然我真没法活下去。”
 
“嗯。”
 
我继续接回原话:“当时的工资两千,打给父母以前,房租八百,剩下的钱根本就不够吃和搭公车。而那时候雷远已经进了现在我们这个公司工作,工资比我多一点,所以那时候,基本上我都是依靠他的救济才能撑过来的。最苦的时候,我们一个月吃的都是馒头。”
 
顾城点点头,冷峻的脸色终于有了一丝松动:“我明白了,正是因为那段时期,你们建立了非同一般的革命情谊,所以到现在,你都不想报警?”
 
我点头:“嗯。”
 
顾城问:“你的钱都拿回来了吗?”
 
我摇头:“没有,雷远本来打算在结婚的时候再还我钱的,不过我和他不可能结婚了。”
 
“所以你就不打算拿回来了?”他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道:“如果这是你的原则,你一定要坚守,我无话可说。钱是小事,我只是觉得你一个女孩子在外面工作那么久,那些钱代表的是你过去打拼的辛劳,没了未免可惜。不过听你这么说,我觉得你已经想好怎么做了。如果你觉得把那些钱都给那个人,算是回报他过去对你的恩情,能让你好受一点,那就这样吧。钱没了可以再赚,没必要和那种人计较太多,人都是要往前走的,如果一味纠结于过去的恩怨,会让你止步不前。但是洛可可,人可以保持良善,不过我还是要奉劝你一句——防人之心不可无。”
 
听完这番话之后,我有些讶异,我以为顾城会生气,又或者翻起嫌弃的小白眼,嘲笑我的low观点,没想到他竟然说出了这么一番让人大跌眼镜的话!
 
这思想高度,真高,我过去小瞧他了。
 
而在这时,服务员也把吃的呈上来了,然后顾城就没有再说话了,这哥们秉承着“食不言”的优良传统,吃东西的时候,一句话都不说。
 
他的沉默还是让我不安。
 
因为我以为他会追问我有关雷远的事,就算不追根刨底,或多或少都要问一两句吧?
 
但他没有。
 
自始自终,都是我主动提,他就像是被迫当听众一般的,敷衍式的应一两句而已。
 
要么是他在玩宫心计;要么就是他真的心大,不把雷远当做一回事,从头到尾始终保持一个不屑的仪态。
 
除了雷远之外……
 
我还想问问那女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想着那精致的女人,嘴里的美食都变得没有了味道。
 
终于,我忍不住问:“对了,你……结婚了吗?”
 
顾城停下来,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然后,赠送我一记大白眼:“快了。”
 
我霎时间脸红到脖子根!
 
他说的“快了”,指的应该是我们之前协议好的婚约关系吧?万事俱备,只差家里户口本了,等我父亲把户口本拿来,我们就去领证,这也算是结婚了吧?
 
这话由别人说出来没毛病,但从我嘴里问出去——怎么听起来就像脑残问话一样?
 
顾城的答案恰好说明了一件事,他过去真的没有和别人结过婚,可是那女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以总裁夫人的姿态驾临公司,而且一直在追着顾城,看起来对顾城用情极深的样子,她和顾城究竟是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