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叶轻衣皇甫瑄的小说叫《青楼妙女抹复挑》,它的作者是木九言创作的都市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她侧过半边脸,整个人完全被楼梯下的黑暗笼罩起来。声音淡淡的,不带任何情绪。“你完全破坏了我的计划,何淼。他晕过去之前,已经知道我不对劲了。”她说,“怎么办啊……现在,法律帮不了我了。我只能靠我自己了。”“今今,你别吓我……”何淼哀求她。谢今今轻轻地笑了。一字一句,吐字清晰。“我只能,杀了他。一个一个,杀光他们,所有人。”
 
《青楼妙女抹复挑》精彩试读
叶轻衣起身,对着花月挥挥手,花月将那柄长剑拿了下去。
 
叶红绫在一旁看的眼红,皇上御赐的宝剑,爹爹眼睛都不眨一下,就赏给了叶轻衣那个小贱人。握着手绢的手,忍不住多用了几分的力气,手上的青筋都爆了起来。
 
芸姨娘更是心惊,将军此举,摆明了是要给众人看的。她叶轻衣在将军府的地位是独一无二的,若是招惹了叶轻衣,便是招惹了将军府。皇上如此看中将军,若是有谁对将军府不利,皇上也不会轻饶了他们。
 
为了这个叶轻衣,将军还真是煞费苦心。如今叶轻衣在京城的名声好的不能再好了,若是不费些力气,根本不能轻易的扳倒他。如今百官面前,将军如此袒护,难道将军的眼里真的就没有别的人了么?
 
她叶轻衣到底哪里好,眉眼之间长的不像夫人,也不想将军,自己也不是没怀疑过,这叶轻衣到底是不是夫人生的孩子。但是,自己什么都没有打听到,还险些让将军发现自己的人。
 
之前叶轻衣的脸上满是红斑,看不出什么,若不是芸姨娘心思细腻,也不会想到那里。如今叶轻衣脸上没了红斑,面容清晰,再怎么看,都不像将军。夫人已经去世那么多年,自己也快忘记夫人的相貌了,但是,叶轻衣与自己想象中的夫人并不一样,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问题。
青楼妙女抹复挑章节目录_叶轻衣皇甫瑄完本小说推荐
众人各怀鬼胎,有的见叶左侯如此对叶轻衣,心中想着要巴结好叶轻衣。没准儿哪天自己就会需要将军的帮忙,之前自己只知道芸姨娘,对于这个叶大小姐并没放在心上。今日看来,将军府除了将军以外,真正的主子是叶轻衣。
 
莫不然,上个月二小姐的大婚和今日叶将军的生辰都是叶轻衣准备的,芸姨娘倒是清闲的厉害。想来之前听说,芸姨娘被削了掌家,将军将掌家交给了叶轻衣并不是空穴来风。
 
芸姨娘也是,不过半老徐娘,近日来竟然如此的苍老了。想来为了被削掌家之事操碎了心,但是将军的话,又不能违背。如今春风得意的是将军府的大小姐,芸姨娘怕是日子也不会有多长了。
 
叶轻衣也没想再让芸姨娘快活多久,如今的日子,在芸姨娘看来,如今的日子很是痛苦但是叶轻衣却不是这样觉得。芸姨娘肯定在计划着如何再次对付自己,这种敌人,是绝对不能留下的。
 
斩草除根,若是留着,日后对自己造成什么危险,那就得不偿失了。叶轻衣懂得这个道理,在开始与五姨娘斗就知道,不能留。如今叶轻衣不比往日,心中的计谋多的很,若是一个不小心,自己很有可能就永无翻身之时了。对付叶轻衣,一定要谨慎才能行。
 
但是现在叶左侯的生辰之上,不是一般的热闹,没有谁敢闹事。每个人都是笑呵呵的,将军府闹事,是觉得自己的命太长了么?在哪儿闹事,也不能在这个地方闹。
 
叶轻衣随着叶左侯的身后,一个个的认着朝堂上的人。兵部侍郎、礼部侍郎……认得叶轻衣都快懵了。这一个个的,都是半个老头了,一点儿都不和爹爹一样,这般年纪了,长的还如此的俊美的,就爹爹一个了。
 
但是心中想的归想,不能直接说出来,拂了人家的面子可不好。今日可是叶左侯的生辰,就算再不乐意,也要给爹爹的面子撑足了,可不能让别人说了闲话去。
 
叶红绫坐在皇甫瑄的身边,同桌的还有皇甫奕和几个军机大臣。皇甫奕一脸的无所谓,还是那副模样,皇甫瑄心中很不是滋味儿。
 
看到皇甫奕那张脸,自己心里就很不舒服,似笑非笑的模样,总感觉在嘲讽自己一般,看了就让人火大。但是叶左侯的寿宴上,自己也不敢随意造次,且不说别的,叶左侯还是自己的岳丈,叶轻衣的爹爹。就算不为了叶左侯,也要在叶轻衣面前维持自己的形象。
 
叶红绫手绢儿还攥在手里,手心儿的汗,都把手绢打湿了,叶红绫也不在意。叶红绫在意的是叶轻衣,瑄王府的那几个女人自己不用放在心上,任他们斗就好了。自己只要坐山观虎斗就行,不必费心。
 
但是叶轻衣,这是心中的一根刺,扎在那里让叶红绫心里难受的厉害。看到叶轻衣过的这么好,叶红绫心中很是不平衡。
 
凭什么这个小贱人就能过的一般滋润,自己在瑄王府就要忍气吞声的过。不过,自己隐忍着倒是有些好处,瑄王殿下对自己稍微好了些,有些日子还陪着自己一起吃饭。虽说只是说府中的事,并未留宿,但是,这也是一个好的开始。
 
今日爹爹这番举动,摆明了是要护着叶轻衣那个小贱人。为了护着她,竟然不惜在这么多人年前将皇上御赐的宝剑给了叶轻衣。真的就搞不懂了,自己到底哪里比叶轻衣差了,爹爹怎么就不能这般对自己。
 
叶左侯带着叶轻衣认识了众多大臣,便带着叶轻衣坐下,与皇甫瑄等人一桌。叶红绫因为是王妃,才能坐在这个位置,叶轻衣竟然就能随着叶左侯一起坐在这个桌上,叶红绫心中怎能不恨。
 
“今日瑄王殿下和奕王殿下前来,叶某的府邸真是蓬荜生辉,若是招待不周,两位殿下莫怪。我家小女掌家,有不周到的地方,还要多多担待。叶某先干为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