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池晚权霆之的小说叫《只愿余生不再见》,它的作者是唯一的七月创作的都市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权霆之抓着池晚的手似在隐隐的颤抖,语气里也充满了恳求。池晚居高临下地望着他冷声道,“权霆之,当初多少次我乞求你回家,乞求你多看我一眼,你都不屑一顾,如今你体会到那种爱到低到尘埃,却被人踩上一脚的感觉吗?”池晚看到权霆之眼里的光芒陡然暗了下去,像是失去光辉的星辰,那般黯淡,竟教她的心疼了疼。
 
《只愿余生不再见》精彩试读
时隔三年,单纯地和权霆之同榻而卧,池晚的心怎么也安定不下来。
 
“小晚,陆禾对你好吗?”
 
安静的病房里,权霆之轻柔的嗓音响起。
 
池晚背对着权霆之躺着,淡淡“嗯”了一声。
 
身后的权霆之沉默了许久,以至于池晚都以为他睡着了,却又听他继续问道,“有多好?比我……我们结婚前我对你还要好吗?”
 
池晚心头像是被什么尖锐的东西挠着,细微而绵长的疼痛一点点蔓延开来,“嗯,他不管做什么都会优先想到我。我不喜欢的事坚决不做,眼里从来容不下其他女人。”
 
身后的权霆之再度沉默了。
 
直到池晚开始犯困,迷迷糊糊间似乎听到权霆之说,“小晚,如果哪天我不在了……”
 
池晚实在太困了,隐约听着却无心去多加思索。
 
……
 
翌日清晨,天气一改昨天的阴雨绵绵,明媚的阳光从窗外投射进来,映照在池晚和权霆之紧紧相拥的身体上。
 
池晚都不知道为什么一觉醒来,她就紧紧地依偎在权霆之怀里,姿态亲密得像是热恋中的情侣。
 
“小晚,早安。”
 
权霆之浅笑着对池晚说。
 
池晚眸色深深地看着权霆之,忽地侧首凑上去稳住了权霆之的唇。
 
池晚知道现在时机不太好,但她的时间太紧迫,错过这几天又要等下个月,她等不及也等不起。
 
权霆之被池晚突然的主动吓到,有些推拒,“小晚……”
 
“怎么?一天就腻了?要不要我帮你把池沐找回来?”
 
池晚半眯着眸,冷声嘲讽道。
 
被池晚枕在下方的权霆之的手臂一弯,直接扣住她的后脑勺就深吻过来。
 
权霆之又是胃溃疡又是胫骨骨裂,所以这一次全程都是池晚主动。
 
这样的体验,她和权霆之在一起六年,却是第一次。
 
池晚面颊绯红,全程闭着眼不敢去看身下的权霆之,但却依旧能清楚地感觉到权霆之灼热的视线从未从她身上移开过。
 
或许是因为两人都更加谨慎,这一场下来,两人感觉比之前更累。
 
结束后,池晚本能地躺靠在权霆之的胸膛上,腿也自然地往他身上一放,下一瞬,就听到权霆之低沉的痛呼。
 
池晚猛然一惊,才意识到自己竟然把腿放到了他受伤的那条腿上。
 
“你没事吧?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只愿余生不再见池晚权霆之小说完整目录阅读
池晚弹坐起来,一脸慌张地说道。
 
权霆之额头上流下豆大的汗珠,疼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池晚急忙按下呼叫铃叫来了护士。
 
不知是不是容晏交代了护士如果权霆之有什么事就通知他,反正护士没来,容晏又出现了。
 
容晏进来时,脸色就沉沉的。
 
当他把权霆之的被子掀开,脸色直接就黑了,一副气极反笑地样子看着权霆之,“权霆之,你他妈的真的是花样作死啊!都他妈快残废了还有心思为爱情鼓掌?”
 
池晚怔了怔,下意识地问道,“为爱情鼓掌?什么意思啊?”
 
权霆之看着她,俊朗容颜上挂着浅笑,眼里笼着宠溺,“鼓掌是什么声音?”
 
“啪……”
 
“轰”地一下,池晚的脸直接红到了脖子根。
 
容晏怎么会知道的?!
 
容晏瞥池晚一眼,尴尬地咳嗽一声,“嫂子,我知道这家伙三年没开荤,你一回来难免兽性大发,可再怎么着也不差这几天啊!要是一个激动真弄个残废,那以后都得在轮椅上啪啪啪了,多不方便啊!”
 
池晚:“……”
 
池晚羞得都无地自容了,偏偏还看到权霆之正含笑看着她,整张脸上都写着一行字:可不是我主动的呢!
 
要是让容晏知道是她主动的,那她干脆从这里跳下去得了。
 
好在容晏和权霆之都没再多说什么,容晏帮着权霆之检查了下受伤的腿,确定没有什么大碍,又叮嘱了些注意事项便离开了。
 
容晏走后,病房里骤然安静下来,气氛莫名地变得窘迫起来。
 
“嫂子,我知道这家伙三年没开荤,你一回来难免兽性大发,可再怎么着也不差这几天啊!”
 
安静的环境里,容晏方才所说的一番话忽然重新浮现在池晚脑海中。
 
起初因为羞窘让她没有刻意去想这句话的意思,现在揣摩起来,让她不经诧异,“刚刚容晏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权霆之微微疑惑,“哪一句?”
 
池晚抿了抿唇,看着权霆之道,“说你三年没有开荤。”
 
权霆之幽邃眼瞳中似有璀璨光芒一闪,灼灼地望着她,“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池晚惊讶得唇瓣微张,“你和池沐……”
 
权霆之的眼神又深了几许,“我从来没有碰过她,从来。我从始至终只有你一个人。”
 
一句话,如一块巨石猛然投入池晚已经一片死寂的心湖中,激起惊涛骇浪。
 
池晚心头纷乱着,半晌说不出话来。
 
权霆之的目光那样真诚,竟让她不敢直视。许久后,池晚摇摇头,对自己说道:不。他一定是在哄骗我。装深情不就是男人哄女人的一贯招数吗?
 
曾经他给予她的那些伤害还历历在目。怎能因为他的一句话就动摇了?
 
容晏和他关系那么好,这一切肯定都是他们串通好了来骗她的。
 
“我出去透透气。”
 
这样想着,丢下这么一句话。池晚便走出了病房。
 
***
 
权霆之在医院住了三天,就坚持要出院。
 
池晚拗不过他。只好带他回了家。当初那个属于她和他的家。
 
池晚开车带着权霆之回到西山别墅这边,曾经的往事汹涌而来。
 
那一个个不眠夜。一个个被权霆之羞辱的时刻,那做好了又凉了的饭菜,一如她曾经那颗炽热的心。被他一次次的伤害直到心死。
 
开至某一处。池晚无意识地停了下来。
 
这里,正是当初她驾车意欲撞池沐的地方。
 
也正是这里,权霆之开车横插在她和池沐的车之间。用自己的性命保护了池沐没有受伤。
 
相比起来,如今只是为她裂了胫骨。又算得了什么。
 
“小晚……”
 
权霆之看池晚停下车来,大概也记得这是什么地方。表情和语气都透着艰涩。
 
听到他的声音,池晚脚下油门深踩。朝着前方疾速驶去。
 
车内的气氛压抑。
 
很快就抵达了权家,这里的一草一木与三年前池晚离开时似乎并无二异。就连院子里栽种的花草种类和位置都不曾变过。
 
池晚扶着权霆之下了车,往客厅走去。
 
曾经熟悉的一切像是一张巨大的。密不透风的网笼罩在池晚心头,让她无比难受。
 
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变,哪怕一个小摆件的位置都与原来一模一样。
 
池晚感到疑惑。
 
按照池沐的性格,应该会将这里改变得面目全非才对。
 
上了楼,进了主卧,压抑的感觉愈发强烈了。
 
卧室床头上挂着的她和权霆之的婚纱照竟然都没有取下来!
 
看到这里,池晚忽然冷笑出声,“权霆之,你刻意把这里布置得和原来一模一样,是想做什么?难不成你以为所有的一切都还能回到最初的模样吗?”
 
权霆之张了张唇,欲言又止。
 
把权霆之放到床上,池晚当即准备离开,待在这里,让她感觉连呼吸都困难。
 
权霆之却急忙拉住池晚的手,眼含乞求地看着她道,“小晚,留下来陪我,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