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为各位推荐的是一本男女主角分别叫做权霆之与池晚的小说,该书名为《只愿余生不再见》,主角晚权霆之二人的情感交流也是相当的精彩!小说阅读:池晚和其他人一样好奇地集中了注意力去听。“这是一本日记。”播报员好听的嗓音在整个机场响起。“为了不耽误大家过多的时间,这里我只挑选一些重要的内容。”“我从没想过癌症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我的身上,被检查出胃癌中晚期时,我多希望自己在做梦,可是,不是梦。”“我花了很长的时间才让自己接受了这个事实,可是,小晚,我要怎样告诉你,怎样告诉那个那么爱我的你,我可能就要死去的事实。”
 
《只愿余生不再见》精彩试读
最终,池晚在权霆之隔壁的病房住了下来。
 
虽然不愿这般想,但还是要为最坏的情况做好准备。
 
如果权霆之的骨髓也不匹配,那她就需要和权霆之再次怀孕,为此,她必须尽快养好自己的身体。
 
骨髓匹配是个漫长的等待过程,在这等待的期间,陆禾去机场把池羽和安安接到了医院。
 
“姐。”
 
“妈妈!”
 
池羽和安安一前一后地进了病房,看着一大一小两个家伙,池晚的眼眶倏地就红了。
 
“妈妈,你生病了吗?”
 
安安跑到病床边,昂着小脑袋问池晚。
 
陆禾从后面把小家伙抱起来,放到她身边。
 
池晚一把将小家伙抱在怀里,蹭着她柔嫩的小脸,“妈妈没事,妈妈很快就会好的。”
 
小家伙看着池晚打点滴的手,爬过来,弯着身子撅起小嘴对着她手背呼呼地吹着气,一边说道,“安安帮妈妈呼呼,妈妈就不痛了。”
 
池晚心头暖若骄阳,眼角的余光却瞥到病房的门微开,一道颀长人影站在门口,望着病房里全家团圆的情景,瘦削的脸上写满了浓厚得盖不住的落寞。
 
那副模样,竟看得她心疼了。
 
陆禾看到池晚一直望着门外,也转首看去,病房的门应声阖上了。
 
***
 
傍晚时分,检验结果终于出来了。
 
池晚和陆禾两人在权霆之的病房里,紧张地等着医生开口。
 
医生看了结果,展颜一笑,“骨髓是匹配的。”
 
那一刹那,池晚几乎喜极而泣。
 
与我同样喜悦的还有陆禾,和……权霆之。
 
“医生,那什么时候可以做移植手术?”
 
这句话是权霆之问的。
 
池晚在一旁默默听着,心头有异样的感觉在荡漾。
池晚权霆之小说_只愿余生不再见完整版章节目录阅读
医生看着权霆之,一副面有难色的样子。
 
权霆之神色严峻地说道,“我没有问题,医生你只管尽快安排。”
 
医生迟疑片刻,道,“那就后天吧!”
 
“好!”
 
医生走了,权霆之看着池晚,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池晚微微叹了口气,道,“安安午睡还没醒。”
 
“那我能去看看她吗?”
 
权霆之的语气近乎是乞求。
 
池晚避开他的眼神,点了点头。
 
权霆之当即下了床,但我却发现他走得很慢,似乎每一步都走得很艰难。
 
……
 
权霆之站在小小的陪床边,微微弯着腰看着床上还在酣睡的安安,眼神那样柔和缱绻,像是望着世间最珍贵的珍宝。
 
他迟疑着伸出手,似乎想摸摸安安的小脸,却又缩了回来。
 
或许是怕吵醒了安安吧!
 
他就这样一直弯着腰细细地端详着,没有言语,没有动作,却看得池晚的心那样沉重。
 
床上的小家伙忽地“哼唧”一下,翻了个身,然后扑闪着密长的黑睫,睁开了眼。
 
权霆之似乎被吓到,稍稍退后了半步。
 
“嗯?”
 
小家伙看到权霆之,竟然也不怕生,歪着小脑袋,眨巴着一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回望着权霆之。
 
父女俩就这样相互打量着,最后还是安安先开了口,嗓音软糯,“叔叔,我见过你。”
 
一句“叔叔”,叫得权霆之当即红了眼。
 
池晚在一旁看着,也不由得侧了首。
 
权霆之似花了一会儿才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望着安安,小心翼翼地说道,“安安,你还记得我?”
 
池晚也很是诧异,安安和权霆之只是那日她出狱时匆匆见过一面,竟然就记下了。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血浓于水?
 
安安点了小脑袋,“我记得那天叔叔哭了。”
 
权霆之被她说得一怔,而后转过脸来,池晚就看到了他愈发通红的双眸。
 
“安安……”权霆之再度平复了情绪,似酝酿了一会儿,才继续道,“叔……叔……可以抱抱你吗?”
 
面对自己的女儿,却只能以叔叔自称,是怎样一种心酸感觉?
 
安安歪了歪脑袋,看向池晚和陆禾,问道,“爸爸妈妈,我可以让这个叔叔抱吗?”
 
再听着自己的女儿叫别人“爸爸”,那又是怎样一种感觉?
 
池晚不知道,但她知道,权霆之很难过,因为相识这么多年,她从未见权霆之哭过。
 
而此刻,他在哭。
 
池晚点了点头,安安就朝权霆之张开了小小的双臂。
 
权霆之小心谨慎地抱起安安,动作轻柔得似乎生怕把她碰坏了。
 
“叔叔,你怎么又哭了呀?”
 
安安用软软的小手抹去权霆之脸上的泪水,歪着小脑袋问道。
 
权霆之摇摇头,眼泪还挂在脸上,却笑着对安安说,“叔叔是太高兴了。”
 
“为什么呀?”
 
“因为叔叔很喜欢安安。”
 
安安开心得弯了眼眸,“安安也喜欢叔叔。”
 
权霆之眼里划过惊喜之色,“为什么呢?”
 
安安又歪了歪小脑袋,一脸迷糊的可爱模样,“不知道,就是喜欢呢!”
 
池晚在一旁听得心情沉重,这就是父女间的牵绊吧!即使不相认,也相互吸引着。手术前的这两天,池晚都默许了让安安和权霆之在一起。
 
毕竟手术成功后,她就要带着安安、池羽和陆禾重新回到纽约去。就让这不到两天的时间。成为他们父女团圆的唯一时光吧!
 
很快就到了骨髓移植的日子。安安根本不明白要做什么,但小家伙因为从小身体就不好,经常出入医院打针吃药。所以对于这些似乎也不觉得害怕。
 
倒是权霆之,一直抱着安安。一副不安的样子。
 
“不管怎样。谢谢你。”
 
进手术室前,池晚看着权霆之说道。
 
权霆之摇摇头。“这是我的责任,但我有一个请求。”
 
“什么?”
 
权霆之看看怀里的安安,对池晚轻声说道。“我想听安安叫我一声‘爸爸’。”
 
池晚脸色倏然一变。直接拒绝道,“不可能!”
 
权霆之眼中闪过痛苦之色,“小晚。就当是我……最后的请求,可以吗?”
 
池晚坚决摇头。“安安从来只有一个爸爸,就是我的丈夫。阿禾。”
 
权霆之抿着唇,欲言又止。
 
另一边。医生开始催促权霆之进手术室。
 
权霆之看着安安,紧了紧怀抱。眼中似有光芒
 
又是一阵漫长等待,池晚坐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上。焦灼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