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贺景承沈清澜的小说叫《痛心所爱》,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贺景承沈清澜小说讲述了:贺景承喝醉了。严靳架着他走出包间,离开会所。把贺景承弄到车上,让他躺在了后座,贺景承反了个身,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
 
《痛心所爱》精彩试读:
 
忽然,他低声呢喃着什么。
 
贺景承虽然说的很含糊,可是严靳却听出来了,他在叫沈清澜的名字,严靳回头看了一眼,叹了口气,沈清澜如果真的出事。
 
他家大老板以后要怎么办?
 
不过好像自己也管不了这样的事情,开启车子送贺景承回别墅。
 
“怎么喝这么多。”陈妈皱着眉。
 
严靳也没多解释,“帮我扶他上楼。”
 
陈妈不再多问,帮着把贺景承弄上楼。
 
严靳没走,贺景承醉了,家里就是有陈妈和念恩,出了什么事情,也没个人。
 
严靳看向陈妈,“接盆热水……”
 
“你们都走!”贺景承翻了个身,脸埋进被子里。
 
显得有些烦躁。
 
“你这样……”
 
陈妈怕他不舒服,想要让他用热水擦擦脸和手,却被严靳阻止了。
 
小声对陈妈说,“我们下去吧。”
 
严靳比陈妈还要了解贺景承,他不愿意的事,谁都无法干涉,何况还是这种时候。
 
他想要安静,那就让他静静。
 
陈妈和严靳退出房间,门关上的哪一刻,贺景承倏的睁开了眼睛。
 
但是目光却是浑浊的,他确实喝多了,但是没醉到不省人事。
 
他动了动,将脸埋进被子,试图找出她的留下的痕迹。
 
温存的画面,好似就在前一刻,她的体温,她的眼神,她隐忍又倔强的样子,都那么清晰,而下一秒,她就不见了。
 
没有她在的床好凉。
 
他眯着眼睛,喃喃的说,“我想你了。”
 
缓缓他闭上眼睛,将所有的思念都掩盖住……
 
第二天,贺景承是渴醒,昨天他喝了太多酒,口很干,从床上起来,下楼去喝水。
 
然而正赶上李怡芸气冲冲的来。
痛心所爱贺景承沈清澜章节目录阅读
看到李怡芸,贺景承的脚步一顿,“你怎么来了?”
 
李怡芸看到他的样子,眉头拧在了一起,身上的衣服皱巴巴,还有一身的酒气。
 
以前他何时这样过?
 
可是想到查到的东西,也不管他怎么这副德行了。
 
从包里掏出一叠照片,往桌子上一摔,“说吧,怎么回事?”
 
贺景承低眸,就看到他和念恩一起的画面。
 
眉头皱了皱,很是不悦,“你查我?”
 
李怡芸才没心思理会他的质问,只想知道,真相。
 
“你就告诉我,你说的儿子就是他?”李怡芸指着念恩的照片。
 
她想不明白,念恩怎么会是他的儿子?
 
还是被那个女人迷昏了头。
 
连别人的儿子都能养?
 
又或者故意这样说,只是为博得同意他们在一起?
 
李怡芸有很多疑问。
 
贺景承喘着粗气,这也就是李怡芸,换做旁人,一巴掌就甩过去了。
 
这时,陈妈带念恩出来,刚好看见客厅里的李怡芸。
 
陈妈很有眼色,一看这气氛,就能猜出李怡芸的身份。
 
不由的将念恩的手握的紧了一些。
 
李怡芸看着念恩,心情很复杂。
 
一时间,不知道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说什么样的话,用什么样的表情。
 
贺景承怕李怡芸当着念恩的面说出什么,冷冷的说,“去书房说。”
 
李怡芸不满的瞪他,“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她不是那种,能当着一个孩子面说出什么过分话的人。
 
“你看看你的样子,也不嫌难受,去换了衣再谈,我不能味到酒味。”
 
贺景承依旧没动,是不放心。
 
李怡芸气的拿包就要砸贺景承,最终没下去手,“我你都信不过,那你还能信谁,你说说。”
 
贺景承才不管李怡芸生气,走到念恩跟前,要是念恩不愿意和李怡芸相处,就算李怡芸生气,他也要把念恩带上楼。
 
念恩朝贺景承招手,贺景承配合的弯下身子,听念恩的耳语。
 
“爸爸,她是你说的奶奶吗?”
 
贺景承揉揉他的头发,说,“是。”
 
顿了一下,“但是,你不习惯,就可以先不用和她相处。”
 
贺景承着声音不小,李怡芸都听见了,气的拿起桌子上的杯子,就要砸贺景承,念恩看见了。
 
赶紧上来挡在贺景承面前,“奶奶你别砸我爸爸。”
 
李怡芸一愣,被念恩的那一声奶奶,给扰了心神。
 
她盼这一声奶奶多久了?
 
她记不清了。
 
李怡芸放下杯子,看着挡在贺景承面前的孩子,朝他招手,“你过来。”
 
念恩迟疑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
 
李怡芸蹲下,平视他仔细打量他的样子。
 
以前没发现,今天这样仔细一看,还真和贺景承小时候有几份相似。
 
“奶奶你在看什么?”念恩不解。
 
眼睛一眨一眨的,都要把人的心叫酥了。
 
李怡芸点了点头,“誒。”
 
李怡芸抱着他,坐到沙发上,问,“吃饭了没有?”
 
念恩摇了摇头,说,“没有,刚刚起床。”
 
李怡芸摸摸他的脸,“我带你去洗脸好不好?”
 
念恩点了点头。
 
贺景承静静的看着,看着李怡芸牵着念恩的样子。
 
这样的画面很美好。
 
只是缺了她。
 
李怡芸回头,看见贺景承还站在那里,眉头皱着。“还不去洗澡?”
 
贺景承这次没跟她呛,转身上了楼。
 
等他洗完下来,念恩早已经洗好,坐在沙发上,和李怡芸在说话。
 
看样子聊的挺好。
 
见贺景承下来,李怡芸的脸,瞬间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