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顾景宸沈夏的小说叫《首席娇宠心肝妻》,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顾景宸沈夏小说讲述了:沈夏不自觉的便是想着,那个人,如若是,一个人住着这样的诺大的别墅,就不会觉得孤独吗!?猛然的,她愣在了原地,心中暗暗的责怪着自己,她这究竟是怎么了,莫名其妙的,为何会突然的到,那个可恶的男人呢!?当真是异常,随即,摇了摇头,将那样的情绪,从心中狠狠的甩掉,不知道最终的,是被甩到了哪里的角落,也最终的是与她无关的呢!
 
《首席娇宠心肝妻》精彩试读:
 
再次的抬起了脚下的步子,缓缓地下了楼,楼下同样的是静悄悄的样子,安静的甚至是,让她觉得整栋的别墅,都是空无一人的,如若不是,她最终的发现了顾景宸的存在,或许,她的心情,也不会顿时的,就变的糟糕的吧!?只是,这并不是她就能够改变的。
 
此刻,顾景宸正坐在大厅之中,那柔软的沙发之上,手中正在翻阅着什么报纸,神色认真,都说,认真的男人,是最为迷人的,这个时候,用在他的身上,也是极其的真切的,而那句话,也仿佛是为了他,而量身定做的一般。
 
阳光从窗外,缓缓的洒入,正好巧不巧的,有着些微的照射在了他的身上,顿时的,有了一种被沐浴在了,阳光下的感觉了,连那张从来的,都是带着紧绷的面容之上,都少了一些的冷硬,多了一些的暖意了。
 
沈夏看着坐在那里的顾景宸,这个人,这样的时候,也是像着一个人的,只是为什么,昨夜要那样的对待着她,他们之间,并没有着什么仇怨,为什么偏偏的要,紧抓着她不放呢!?她顿时的陷入了沉思。
 
很奇怪,他竟然没有去名副其实的,去当着他的总裁,守着这栋大别墅,又是什么意思呢!?沈夏是不会认为,这个人,在这里,就是为了守着她的,毕竟,她就是一个人在这里,也是走不掉的吧!?所以,这样的可能,又是何必的呢!?
 
正在这个时候,大厅之中,猛然的响起了,一道不冷不热的声音,沈夏就是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道声音的来源,究竟是谁所发出的,因为这里,除了顾景宸,也就只有着她了,答案呼之欲出。
 
“饭厅中有早餐,自己去吃吧!”顾景宸缓缓地抬头,看了一眼,此刻,正站在不远处,正身着着一身睡衣的沈夏,此刻,她少了一些的,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
 
睡衣着身,也让她多了一些的居家的感觉,仿佛是更加的,能够让人亲近了,似乎是,有了一些人的味道,如若是,沈夏知晓了此刻,顾景宸心中这样的一番描述,很有可能会大力的反驳出声,什么叫做人的味道,她本来就是人好不好,本来就有着人的味道!可惜,顾景宸心中的声音,是她无从听到的。
 
在说出了这句话之后,便是,没有了下文了,再次的投入了,那报纸之中,仿若那报纸之中的,有着什么引人入胜的内容,所以,连顾景宸都忍不住的,不断的想要翻阅下去了,神色看上去,那是一番的全神贯注了。
 
沈夏听到了他这样的一番话,不自觉的咬了一下唇瓣,什么叫做,她自己去吃,怎么感觉,就像是对待着一个宠物一般的,着实的让人有些的不想要接受,正要开口说着什么的时候,她竟是没有预料到,自己的肚子,突然的响起了一番“咕咕”的声音,与她竟然唱起了反调了,如是打鼓一般的声音,在这个安静的空间里,显得是如此的一清二楚,几乎是,想要不听到,都难吧!?
 
沈夏顿时的伸手,捂住了肚子,似乎是,这样就能够安抚住,在关键时刻,掉链子的肚子,也是,在这个人的面前,她怎么可以这般的出丑呢!?她的心中,是极其的不愿的,可是,这样的情况,已经发生了,她怎么的也是无从挽回了吧!?
 
随后,她才逐渐的记起,昨夜来到这里之前,她并没有吃晚饭的,如此,也是难怪,只是,那个时候,她是没有着心情的,也没有想到,昨夜会被留在这里。
 
沈夏微微的抬眼,却发现某个人,依旧还是之前的姿态,依旧是,正在看着报纸,一副津津有味的模样,似乎是,丝毫没有注意到,刚才所发生的小插曲,让她顿时的,都有些的怀疑,报纸真的有那么的好看吗!?她甚至是,有了一种上前夺下的冲动,或许,他是真的是没有发现的吧!?
 
此刻的沈夏,是丝毫的没有察觉到,此刻的自己,对于某个人,有些过度的关注了。想到此,沈夏便是不自觉的,有些微微的放下了心,可是,又有着一种被人忽略的感觉,似乎是,她的存在,就像是空气一般的,可以可有可无,这样的感觉,着实是不好的。
 
毕竟,没有着人,是愿意被被人忽视,同时,当视而不见的。
 
最终的,沈夏还是迈起了脚步,她终究是饿了,朝着可能是饭厅的方向走去,毕竟,她对于这里是不熟悉的,所以,最终的也只能够,凭借着直觉而行了,而结果,似乎也证实了,她的直觉是没有错的。
 
在沈夏离开大厅之后,顾景宸的视线,才缓缓的从那张报纸之上,缓缓的移开了,淡淡的注视着,那已经离开着的身影,一直平缓的唇角,莫名的勾起了一抹淡淡的弧度,其实呢!?他刚刚都听到了,只是他故意的假装着,什么都不曾听到。
 
那样的声音,顾景宸的心中,当时,的确是有些失笑的,他几乎也没有想到,那般身上,似乎是,带着丝丝潜藏的高傲,眼中似乎总是带着,若有若无的疏离的人,也会发生着这样的状况,着实的是有着一些的出乎意料了,只是,这样的她,才更加的有着人的感觉,才有了一些的温度的存在了。
 
今日,他对待着她的态度,与昨夜,是截然不同的,昨夜是带着一种,异常的“热情”的,或许,是由于一时之间的,见到她的激动吧!?激动!?原来,他也是可以,用着这样的词汇,来描述着自己的。
 
今天,对待她,却是带着一如既往的冷淡的,因为,他知道,昨夜他那样对待着她,他察觉到了她的反感,这是他从她的身上,所不想要看到的东西。
顾景宸沈夏的小说首席娇宠心肝妻全本章节免费阅读
所以,如今,他将自己沉浸下来,就那样保持着,淡淡的相处模式,让她不再对他有着抗拒的情绪,现在,从她在他身边的时间里,不管以后究竟会如何,但是,现在,他会让她习惯着他的存在,因为,有着她存在的感觉,似乎,真的不差呢!
 
当沈夏用完了早餐,再次的来到了,大厅之中的时候,所看到的,是与之前,几乎是没有着什么变化的场景,只是,这个时候,顾景宸手中所看的报纸,已经更换成了一本的杂志,依旧是很认真的翻阅着,一只手翻着书页,一只手中,正端着正在冒着缕缕轻烟的早茶,看上去别提是有多么的清闲自在了,可是,这所有的一切,被看在了沈夏的眼中,只会让她觉得刺眼的,说不出的刺眼。
 
“喂!你怎样才能放我离开!?”沈夏走到了他的面前,问道。
 
一双眼睛,注视着面前,还是做着自己事情的人,似乎是,对于她所说的话语,充耳不闻一般,就在她以为,他不会回答着自己的时候,沈夏才听到了他的声音,要说,这个人,还真有着掌握人心的能力,一开始不说,却是偏偏要等到你快要忍不住的时候,才开口,这样的人,也着实是气人的呢!?却又总是让对方,有着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
 
顾景宸依旧是低着头,翻看着手中的杂志,一般缓缓的开了口,“等我什么时候,心情好的时候吧!”
 
沈夏听了,等你!?那若是,你的心情,一直都不好,她要怎么办呢!?这个答案,根本就不算是答案,顿时有着一种遥遥无期的感觉了,却还是忍不住的问出了口,“那你什么时候心情好呢!?”这样的话语问出了口,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有些的白痴了,甚至是,有些的不正常了。
 
果然的,沈夏的话语刚刚的落下,原本,顾景宸的视线,一直是停留在杂志上的,此刻,却是生生的落在了沈夏的身上,而那个眼神,当真是有些看白痴的感觉了,只见他只是淡淡的撇了一眼,就再次的转移了视线。
 
“这个我也不知道!”
 
清淡的声音,几乎是,不夹杂着丝毫的情绪,传入了沈夏的耳中,让某人的心中,顿时的有了一种落入了谷底的感觉,这么说,这个时间,就是不确定的了!?
 
最终的,沈夏抬眸看了一眼,那依旧是,似乎是对什么都是,视若无睹的顾景宸,缓缓的抬起了,脚下的步伐上了楼,现在可以说,她是什么心情,都没有了,更是什么都做不了,而在这里,她又能够做着什么呢!?毕竟,这里不是她所想要留下的地方,几乎是多呆在这里一秒,都会让她从身,到心的难受。
 
如若是,再这样的继续下去,迟早是有着那么一天,她会憋出内伤的,不是吗!?所以,不管是如何,她还是要尽快的,想出着一些的办法,同时,还能够得到录像,如此,才会是最为圆满的结果,所以,她是不能这样的一直沉默下去了。
 
这边,沈夏在绞尽脑汁的,想着所谓的办法,而另一边,顾景宸看着,沈夏有些无奈上楼的身影,唇角最终的勾起了淡淡的弧度,不知道究竟是,想起了什么,让他如此的瞬间,沈夏!这个外表美丽,看上去似乎是,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
 
可是,他却是在她的身上,看到了不只着这一面,似乎是,有着很多面的存在,那么,究竟是哪一面,才是真正的她呢!?或许,都是,又或许,都不是.
 
俨然,就像是一本,不断能够引人入胜的,精彩的书籍一般,让人不断的有着,一直阅读下去的冲动,就是真正的到达了最后,也还是会让人,有着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还依旧想要,不停的翻阅下去,是了,有的时候,读书,真的是会让人有着一种上瘾的感觉,直教人欲罢不能呢!?
 
外面的天空,依旧是湛蓝湛蓝的,阳光依旧是,明媚的洒在世界上的,每一个的角落,时间依旧是在继续着,没有着丝毫的停留,而人们总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过着自己的生活,日复一日的,平静的生活下面,往往所掩盖着的是什么呢!?
 
终究是会被时间,慢慢的揭穿。彼时,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天,清晨,太阳才刚刚的升起,顾景宸的专属别墅之中,原本是,寂静的有些可怕,却是被一道痛呼的声音,给打破了宁静了。
 
一个房间之内,沈夏躺在那柔软的床上,不停的在那上面翻滚着,额头之上,也缓缓的不满了细细的薄汗,双手一直抚着腹部的地方,似乎是,想要以此来缓解一些的疼痛。
 
可是,最终的,似乎还是无济于事,并没有因此,那里的疼痛,就有着丝毫的好转,相反的,还有着加剧的趋势,那原本完美的面孔,也因着身上的疼痛,而变得有些的扭曲了,原本柔软的发丝,也有着些许的,黏在了脸颊之上了,看上去,着实的是有着一些的狼狈了。
 
沈夏这样痛呼的声音,被正从床上起来的顾景宸听到了,顿时的,心中也是突然一片的惊骇,几乎是,来不及去多作他想,就已经迅速的夺门而出了,连他自己都不曾发觉,这样的自己,是带着异常的,完全没有了平日的稳如泰山的模样了,就是说一瞬间的,乱了方寸也不为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