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兰奕颜晓舞的小说叫《我耳边的心跳》,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兰奕颜晓舞小说讲述了:他现在看起来心情很好的样子,亲了我的额头一下,我主动抬起腿抓起他的下体就要放到自己身体里,他愣了一下,阻止道:“你等一下,我去房里拿个套。”“不用了,我在吃药。” 我认真地道,兰奕的手臂撑在我的脸旁边,他微微抬起了眉毛,我又道:“带球**这种low*事我不会干的,你放心好了。”他仍然迟迟不动,我一个翻身将他压在身下,直接将他的下体对准我的,就坐了下去。
 
《我耳边的心跳》精彩试读:
 
“啊…” 他紧闭着眼睛,十分享受地叫了一声,我趴下来,看着他脸上这从未有过的愉快表情,问道:“是什么感觉?”
 
“好像…好像你要把我吸进去…再紧紧地夹着不让我出来一样……” 兰奕闭着眼睛一边喘一边道,我上下动了起来,又问道:“那这样呢?” 他一直“嘶嘶”地抽着气,话都说不上来了。
 
我能感觉到他的身体没什么力气,手随意地放在身体两边,之前女上位的时候他都是要么扶着我的腰,要么揉着我的胸的,偶尔也会跟我二十指相扣,却从不会这样毫无动作。
 
我低下头,吻住他的唇,破开了他的牙关,和他缠绵到一起,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我也正要达到我愉悦的顶点,跟他一块儿呻吟着。
 
“我…要来了……” 兰奕挣扎着道,想从我体内拔出来,我知道他在想什么,就是想*在外面呗,可是我知道自己的身体,一直在准时吃药,绝对的万无一失。
 
我狠狠抓住他的手腕,将他禁锢在我身下,不让他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他的面色是不正常的红,眼神迷离,全身都没有力气,我加快了我的动作,还收紧小腹使劲夹紧他。他“嗯啊——”了几声后一挺腰,我就知道他*了出来。
 
我小心翼翼地从他身上下去,弓着腿躺在他身边,不让身体里他的精华这样随意地漏出来。
 
“晓舞…你……” 兰奕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埋怨,我转过头,见他皱着眉头,心里的欢愉突然间就没了一大半:“怎么?” “你怎么不乖,不让我*在外面啊。” 他说道。
 
他这是多怕我怀上小孩担责任啊,我突然有点生气,佯怒道:“我是那种会这样**上位的人吗?你要是这样想我的话,那咱们散伙算了。”
 
见我生气了,他转过来将我搂在怀里,拍着我的背道:“别生气…别生气…我是担心你嘛,就算真的有小孩,我们一起养好不好?” “养你个大头鬼!我的事业还在上升期,你要小孩去找别人生!” 我掐了他的腰一下以示泄愤,他的腰很紧致结实,我不太掐得动。
 
“你舍得把我推给别人啊?” 他在我头顶问道,我赌气地哼了一声没回答他,手却不由自主地抱紧了他,也算做出了回答。
 
抱了一会,他坐起来抬起我的腿,专注地看着我的双腿之间,还伸手拨开我的山*,看着他乳白色的精华在我的体内慢慢溢出,他兴奋得一直在笑。
 
“别看了啦,快帮我清理!” 我合拢腿,推了他一下,他亲了我的膝盖一下,站起来去给我拿浴袍了。
 
我躺在地上望着天空,这是我第一次被一个男人给体内了,生理上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主要是心理上的爽,好像他有一部分变成了我的,我也有一部分变成了他的,真正成了我中有你,你中有我。
 
为了躲开渣男,我连着几天都没出兰奕的房门,渣男给我发的信息,打的电话,我都没理会,兰奕倒是很高兴,陪着我不出门,除了叫room service就是跟我抵死缠绵,这日子过得还真是挺荒唐的。
 
最后一天我终于跟林姐出来了,就是为了给父母还有朋友买点纪念品,兰奕舍不得我出门,一直拉着我的手叫我速战速决然后回房间陪他吃晚饭再一起喝他带过来的路易XIII。
 
原本以为就一下下的事不会有什么差错,却不曾想还真的是冤家路窄,从纪念品店出来的时候又给我撞到了前同事,渣男也在其中。
 
林姐感觉到了我们之间怪异的气氛,但她又怕我一个人对上一个大男人会吃亏,便道:“你们要有话说就到角落去说吧,晓舞,我在这里等你,长话短说啊。”
 
我由衷地感谢她,跟渣男走到了一个僻静的拐角,能看见外头人来人往的大厅,这样的话他想做什么不好的事我还能及时跑出去,再说,我还在林姐的视线范围内呢。
我耳边的心跳最新章节_兰奕颜晓舞全本小说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我有些不耐烦地道,“你怎么最近都不回我信息了?” 渣男问道,我嗤笑道:“我跟你绝无可能,你到底想干嘛?”
 
谁知,他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盒子,硬塞到了我怀里,我打开,里面居然躺着一个钻戒。其实吧,那钻戒跟兰奕之前送我的钻饰完全没法比,可是我是知道渣男的财力的,买这个戒指也算是倾尽他所有的存款了吧。
 
“晓舞,是我之前糊涂,没看清你的好,我真的后悔,你能不能给我个机会?我们再重新开始,好好过日子,以结婚为前提……” 渣男恳切地道,不知道为什么,我脑海中兰奕的面孔迟迟都不消散。
 
“你把这个随身带着的吗?” 我答非所问地道,渣男道:“我打听到你们公司会来这里旅行,所以就跟上头提议说也来这里,就是想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撞到你,你看…我们这不挺有缘分的吗……”
 
我低头看着手里的戒指,脑海中思绪万千,如果他去年把这个戒指给我再跟我说结婚的话,我肯定会当场感动到痛哭流涕,可是现在,我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有一丝想笑。
 
这傻逼当我是什么?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物品吗?哦对了,我想起来了,也不怪得他这样迷之自信,他以为我只看到了他在停车场跟人热吻的一幕,对峙的时候他也只承认了这个,其实我偷偷看了他手机,发现了好多聊骚对象,还有两个开放对象,他不知道我其实什么都知道,还拍了照留下了证据,所以才一直腆着个脸求复合。
 
在我对着戒指思绪万千的时候,渣男却一直盯着我身后,我奇怪地回过头,看见一个人直挺挺地站在不远处,正是兰奕。
 
“兰总……” 林姐见我回过头来,有些着急,兰奕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眼睛里也看不出情绪,是他一贯在公司里才会出现的扑克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