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熹年陆晚晚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带给您!傅熹年陆晚晚小说叫做《婚从天降傅少宠妻甜蜜蜜》,小说情节新颖,值得一看。小说主要内容是:陆晚晚心跳的根本不受控制,也许是因为太过惊吓,她甚至都忘了避开自己的眼睛,痴傻地盯着傅熹年,直到他的声音入耳,才突然清醒了过来。两人的距离在一瞬间拉开,陆晚晚指尖颤抖,掌心都沁出了一层密密的汗,条件反射的抓住了身后滑腻冰凉的流理台边缘。傅熹年挡去了她面前的一点灯光,姣好的唇形轻抿着,深邃眼神宛如繁星密布的夜空,清透又明锐,一瞬间,陆晚晚尴尬的情绪爆表,如芒刺在背,脸烫的快要滴血,她不安的转身,像是踩在云端上,在一片迷蒙中关了水壶的电源。
 
《婚从天降傅少宠妻甜蜜蜜》精彩试读:
 
毫无疑问,她不是傅熹年的对手,对方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让陆晚晚铭感于怀,像被操纵了喜怒哀乐,情绪不由自己。
 
她一边想着这并不是她希望得到的结果,但另一边却在这种宛如漩涡般的感情中无法自拔。
 
静默的空气中有着水烧开后的浅淡味道,陆晚晚垂着眼睛,将全部的心思都藏在了心底,动作轻缓地泡着茶。
 
从傅熹年的角度看过去,能看到她脸颊上泛着的红意,浅淡的颜色像是娇嫩的花瓣,他眼眸沉了沉,透出些不一样的情绪,说道:“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就尽早回来吧。”
 
闻言,陆晚晚正在倒水的手猛的一顿,滚烫的热水险些洒了出来,她急忙扯了几张纸巾,握在手中的时候,才听出了他话里的深意。
 
一时间,她竟有些无言以对,心底那种排山倒海般汹涌着的情绪,正卷着巨大的浪潮,朝她扑来,待到心情渐渐平复,陆晚晚才侧头问他:“您愿意看到我吗?”
 
这话问的小心翼翼,但眸中燃烧着的火苗却是亮了又亮。
 
她自认不是个特别容易被感动的人,也许是因为天生性格使然,再加上这些年吃了不少亏,让她不怎么愿意在别人面前袒露心扉,怕太容易付出感情,反而再被伤害。
 
但傅熹年,却永远是个例外。
 
陆晚晚自认自己对傅熹年感情复杂,也许这所谓的喜欢里,还夹杂着太多的未知因素,但他能开口说出这话,陆晚晚自然是满足的,毕竟在她看来,这是来自傅熹年的关心。
 
傅熹年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伸手接了陆晚晚递过来的那杯茶,茶香袅袅中,他薄唇轻启,淡淡说道:“锦城离婚很麻烦,一方失踪了会更麻烦。”
 
“……”
 
陆晚晚无语,但脸上还是保持着和颜悦色,冲着他笑了笑,眉眼弯弯的像一轮皎洁新月,声音轻的很,“我不会失踪的。”
 
像一阵清风拂过心间,随风飞起的清辉能轻而易举的搅乱人平静的心湖,酥酥麻麻地,像触了电似的。
 
傅熹年看她,说道:“书送你了就好好读,人情世故总要懂一些。”
 
说完,他放下手中的茶杯,转身要离开。
 
陆晚晚一怔,红霞漫上耳际,一双美目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突然心间有点悸动,扬了扬声调,说道:“傅先生,我去北城,您有什么需要带的吗?”
 
话一出口,陆晚晚就有点后悔了。
 
傅熹年家大业大,什么稀罕玩意儿能没见过,她就这么明目张胆的问他,是不是显的太蠢了些?
 
但问都问了,就跟泼出去的水一样,收都收不回来。
 
陆晚晚眉头一皱,正暗自懊恼之际,傅熹年却是停下了脚步,微微转头,淡漠地说道:“北城清溪镇的茶还不错。”
 
说完,人就消失在了厨房的门外。
 
陆晚晚顿时打了个激灵,仔细的品味着傅熹年这话中的意思,顿时有种福至心灵的感觉,让她跌宕起伏的情绪再次掀起了浪潮,喜色顺着眉梢攀爬,整张脸都洋溢着笑容。
 
她虽然和养父母关系不好,但她爷爷却极为疼她,老爷子丧偶之后不愿意再在北城生活,早早地就搬到了清溪镇去,她每次回北城,都要去一趟她爷爷家。
 
而傅熹年点名要清溪镇的茶,这完全就是天降的好事!
 
陆晚晚久久地站在原地,平复了一番心绪后,趁着时间还早,急忙给她爷爷发了个报备的消息后,然后匆匆地收拾完厨房,陆晚晚上楼去准备回北城的行李。
 
她东西并不多,简单的收拾完后只有一个小行李箱,她将傅熹年送她的那本书拿出来,黑色的封皮上只有几个英文字母,她略略的翻了翻,虽然是全英内容,但好在并不是专业晦涩的书籍,所以看起来也不算费力。
 
将书小心翼翼的放进背包里,陆晚晚又查了一遍回北城的机票和信息后,才去了洗漱间洗澡。
 
第二天一早,陆晚晚起床之后准备了一顿早餐后,有条不紊的带着行李,准备出门。门前的警卫已经和她认识了,见她拖着行李箱往大门的方向走来,顿时有些诧异,急忙迎了上去。
 
“陆小姐,您这是?”
 
陆晚晚一笑,指了指自己的行李箱,说道:“家乡公祭,要回去参加一下。”
 
警卫恍然大悟,点了点头,一边说着一路顺风,一边给她开了大宅的门。
完结版小说婚从天降傅少宠妻甜蜜蜜傅熹年陆晚晚全章节免费试读
一跨出大门,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就气势嚣张的停在了陆晚晚的面前,吓了她一跳。
 
她认出这是傅熹年的车,微微一躬身朝车内看,才发现开车的人竟然是傅予景。
 
“走吧,我送你。”
 
傅予景冲她扬了扬手,浅白的运动衫套在身上,墨黑的发丝扫过他额前,意外的有种少年感。
 
陆晚晚没推辞,将行李放好后,坐进了副驾驶内。
 
“我哥的车。”傅予景笑着说,继而话题一转,声线里无不带着眷恋和不舍,“晚晚你一定要早点回来,我真舍不得你啊。”
 
像个小孩子一样的语调让陆晚晚哭笑不得,心里跟明镜儿似的,笑着拆穿了傅予景的谎话,“你恐怕是舍不得我的饭,而不是我这个人。”
 
“怎么会!”傅予景惊呼,眼睛都瞪圆了,一副被人冤枉了的委屈模样儿,扶在方向盘上哀嚎起来,“你怎么能这么想我,也太让我失望了。”
 
陆晚晚忍笑,眉眼弯弯地像新月,看着傅予景的模样,眼珠一转,悄悄的凑到他面前,轻声说道:“我在第二个冰箱里做了很多吃的,都是肉,傅先生不爱吃。”
 
“!”傅予景登时身子一弹,眼睛里冒了一层层的亮光,用一种极其崇拜的眼神盯着陆晚晚,让她浑身发麻,“晚晚你真的太棒了,你简直就是小天使!”
 
陆晚晚被他夸的脸颊都臊红了,刚想打断他的话,车玻璃上就传来了一阵清脆的敲击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