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雷炻蓝希雅的小说叫《秘爱成瘾娇妻难自持》,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雷炻蓝希雅小说讲述了:左少羿站在她身边,听着龙俊生那席话,脸上忽的一沉,犹如晴天霹雳般,让他的心情暮然的变得更加的糟糕。“当然算数,爹地什么时候骗过你,赶紧回房间去收拾行李吧,在伦敦的时候没事,也可以提前为婚礼准备一些需要的东西。”一面安抚着女儿,左少羿脸上的神情虽然他看在眼里,但也当做了透明。得到了满意的收获,龙梓琳兴奋的跑出书房,但左少羿对于龙俊生的给她的那个承诺,却丝毫感觉不到一分的快乐,反而让他凭添了一份烦恼!
 
《秘爱成瘾娇妻难自持》精彩试读:
柔和温暖的晨光将整个庄园包围在它的怀中,花儿含苞待放,小草儿缓缓苏醒茁壮成长,喷泉好像在唱着滴滴答答灵动的歌声,在欢迎着新的一天到来。
 
雷炻一大早就出现在英皇大厦,英皇大厦是雷氏集团的总部大本营,一共有二十八层楼,雷炻的总裁办公室,就坐落在大厦的顶楼!
 
每周一的行政例会,这是雷炻的个人习惯,从早上八点三十分开始,一直到到十点三十分,每个星期一的两个小时,这是风雨不变的规定,即使他出差不在国内,也会用远程视频召开。
 
但今天的他在例会结束后,就离开了大厦回到庄园,似乎庄园内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在等着他。
 
地下囚室,外面是一片阳光明媚,但这里却是幽暗清冷,雷炻踏着富有节奏感的步伐一步步从台阶上走进来,他没有着急去看昨晚被掳的男人,而是先走进了蓝希雅的囚房,看着囚笼里的她似乎还在熟睡,嘴角勾起,她还真能演戏呢?
 
脑子里突然勾勒出一幅美好的画面在雷炻的眼前,如果是换了她看那副画面,不知道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睡得那么踏实?
 
蓝希雅昨夜一晚都没有入睡,临天亮的时候才困得支持不住的合上了眼睛,熟睡中一股莫名的恐惧感袭上心头,吓得她猛的坐起来,惊慌的看向前方!
 
“怎么,醒了?”雷炻站在笼外,并不打算进去,但在观赏她睡颜的同时,这个小东西却突然的醒了。
 
“你又想干什么?”他的出现让希雅一点都不感觉意外,难怪刚才她会有恐慌的感觉,原来是因为他。
 
揪紧了胸前的衣料,蓝希雅将身上的被子拉得高高的,将自己藏在被子下面,以免他又起歹心。
 
雷炻看着她那一副鹌鹑似的模样,眼中反射出一副讥笑,不知道有多少女人都试图想爬上他的床,可这个女人倒好,躲他躲得像老鹰抓小鸡那般,如果她不是对自己还有利用价值,像这种扭扭捏捏的女人,早被他扔出了庄园外!
 
“放心,我现在不想对你做什么,只想带你去后山透透气,看看马戏表演而已!”雷炻话中有话,眼底含笑,转身离开。
 
蓝希雅不明白他说那些话是什么意思,看马戏表演?什么马戏表演?
 
她还在楞着脑袋想他刚才那句话,安德烈的身影便出现在囚笼外,将锁打开,用眼神示意她出去。
 
阴谋?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那个男人绝对不可能有那么好心放她出来透透气,他一定是在计划着什么?
 
“怎么,不想出去?”安德烈看她坐在床上一副不愿意离开的模样,沉声的问。
 
“你们要带我去哪里?”那个男人的狡诈她早就见识过了,如果出去有危险的话,那还不如留在这里。
 
“后山!刚才雷少不是告诉你了吗。”安德烈有些不耐烦的盯着她回答。
 
蓝希雅看着这个身材高大健硕的男人,心一横,跟在他身后走出了囚笼,她不为别的,只写想观察一下这里的地理环境,也许有一天她能逃出去也不定!
 
“啊——”刚走出来没几步,隔壁的囚室就传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喊声,听起来被关在里面的人,好像很痛苦。
 
被这喊声惊住了脚步,蓝希雅就定在原地朝喊声的来源位置看去,昨晚被送进来的人,应该就是他了!
 
“再不走,就回去老实呆着!”安德烈转身看向她,这个女人真是麻烦。
 
听着他的威胁,蓝希雅这才收回了自己的视线,跟在安德烈身后步上了台阶,离开地下囚室往后山走去。
《秘爱成瘾娇妻难自持》全章节小说-雷炻蓝希雅大结局阅读
安德烈带着她经过后园,再横穿过一面特殊加工加固的侧门后,前行约五十米,就来到了目的地,这里是修建玫瑰庄园时留下的一片空地,一面是高达十米的坚固围墙,另一边则是万丈悬崖,掉下去绝对不可能还有活的可能性!
 
雷炻手拿着一根雪茄,看着安德烈身后那抹纤细的身影后,随手将雪茄扔在地上踩灭,等着他们走上前。
 
“雷少,人带来了。”安德烈身后的蓝希雅,披散着一头乌黑的秀发,身上还是那件单薄的白色睡裙,衬得她原就白皙的肌肤,看起来更加的细腻光泽。
 
“嗯。”雷炻沉声的应了一句,便不再说话,而是向身边的手下打了个眼色。
 
两名身穿黑色西装的保镖,接收到主人的命令后,相继往前走去,在他们前方大约三米距离的位置,一块超大的黑布将里面的东西遮盖了起来。
 
蓝希雅微微低下头想要看清是什么东西,但遮盖得太严实,一点缝隙都不留,不过从外的形状来看,应该是一个笼子没错!
 
难道他说的马戏表演,指的就是这个?
 
两名保镖将遮盖在外的黑布用力拉下,下一秒,出现在蓝希雅眼前的东西,着实将她吓得连连后退了几步。
 
“藏獒,是藏獒!”惊呼着,蓝希雅有些害怕的躲到了安德烈身后,因为她发觉笼子里的这两只藏獒都有些不太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