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邓嘉嘉楚玉风的小说叫《绝代强豪》,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邓嘉嘉楚玉风小说讲述了:溪门县国力大酒店今日迎来了其奠基的日子,作为溪门县唯一一座即将动工兴建的四星级酒店,酒店的奠基仪式无疑很是隆重,引起了溪门县党政高层的关注,县委书记汪东辰、县委副书记、代县长楚玉风等一干领导出席酒店的奠基仪式。
 
《绝代强豪》精彩试读:
酒店的地址在棚户区外沿与公路接壤的地方,这里有一大片空置的土地,县委县政府打算改造棚户区,同样想在这一片土地上进行大规模的开发建设,开发出一个新城区来。
 
国力集团获得的是这里位置最好的八号地块,这一块空地无需拆迁,省去了很大的麻烦,而边上又是通往宁城市区的公路,当初看中这个地段的投资商不少,最终有实力又坚持到最后的也就国力集团和赵氏集团两家分别来自省城和香港的公司,结果还是国力集团以微弱的优势获得了这一八号地块。
 
因为县里的主要高层都将出席奠基仪式,是以仪式的规格也搞得很高,上午这一区域就由县公安局和城关镇派出所共同派人维持秩序。
 
奠基仪式定在上午九点半,国力集团董事长张国力一行人于昨晚就已经抵达溪门,下榻在成功大厦的溪门大酒店里,早上起来,张国力等人都是盛装打扮,张然及其丈夫孙祥也一起来到了溪门。今天,对于张国力来说是个重要的日子,国力集团是以投资酒店和地产行业为主,这些年凭借着妻子张一萍在官场上的人脉关系,张国力在商场上虽说没有什么大作为,但也是收获颇丰,这次在溪门砸下巨资兴建一座四星级酒店,张国力也是下了大决心的。
 
国力集团听起来名字响亮,在省城也有点名气,但更多的是因为张一萍的原因,张一萍担任省城副市长,省城商界人士或多或少都要给张国立这个副市长丈夫面子,若是真要计较起公司的实力和排名的话,张国力的国力集团在省城根本排不上号。
 
如今张一萍调任宁城了,很显然,张国力也把目光投向了宁城,这次在溪门的大手笔,就是张国力的第一次出手,也花了其大心血,国力集团是有钱,但要拿出三四亿的真金白银来说,还是颇为困难的,而且接下来酒店就要动工建设,这钱只能跟流水一样哗啦啦的往外流,这次,张国力可是向银行抵押借出了巨资。
 
“爸,您今天可是精神的很。”酒店的房间里,孙祥和妻子张然起床洗漱打扮了一下,便来到了张国力的房间,现在才八点半,离奠基仪式还有些早,从酒店坐车到奠基仪式的现场也就七八分钟的事情,几人并不着急,还有工夫喝一下早茶,此刻说话的是张国力的女婿孙祥。
 
孙祥自己也开着一个公司,主要也是涉足地产生意,还投资了车行,李政当时想通过县政府的公车购买方案,就是想巴结孙祥来着,如今李政已经成了过去时。
 
“这次的投资,可算是我经商以来,最大的一次手笔,光拍下那幅地块就花了三亿多,接下来酒店一旦动工建设,后期的投入又是一大笔钱,好在这几天又拿那块地向银行抵押贷了一笔钱,不然公司的资金链可就真的断了。”张国力虽是在笑着,神色却是有几分不忿,“要不是那个什么赵氏集团到最后还来插一脚,这块地就不用这么高价才能拿下来,到时那块地要是没人竞拍,我们完全可以凭借着关系向县里施压,低价拿下土地,可惜了。”
 
张国力的笑容里有些肉疼,今天是个值得高兴的日子,但一想到几亿的真金白银就这样出去了,张国力就感觉身上被人狠狠的割了一块肉,疼得不得了。
 
“早知道当时就应该用点更狠的手段,就不信吓不住那个娘们。”站在张国力身旁的助理康富脸色阴狠道,那一系列的恐慌事件完全是他在张国力的授意下,在背后搞出来的。
 
“算了,事情过去也就过去了,爸,您就别再心疼了,今天对您来说是个高兴的日子才是,等到以后酒店建成,相信会财源滚滚的。”孙祥笑着安慰着对面的老丈人。
 
“就算是以后真的赚不到什么钱,有这么一块地拿在手上,将来也亏不了。”张然笑了笑,“爸,您就别多想了,要想也要想些高兴的事才是。”
 
“哈哈,我也没多想,也就是随便提一提,其实能拿下这块地,我这心里头还是高兴的很。”张国力笑眯眯的点着头,望着面前的女儿女婿,眼里的笑意更浓,郎才女貌,多么登对,而且这几年看小两口也是恩爱的很,张国力越发觉得当初的决定没错,幸好当时坚决反对女儿跟楚玉风在一起,要不然女儿恐怕也没有如今的幸福,怎么说也得孙祥的家境才跟自己家是门当户对,楚玉风那个普通家庭也想攀上他们邱家,那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想着想着,张国力不知不觉就想到几年前拆散楚玉风跟张然的往事来,心里头觉得当初的做法再正确不过,转念一想,楚玉风那小子竟是不声不响就窜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张国力不禁又有些悻悻然,那小子倒是挺能折腾。
 
“爸,您在想什么呢?”张国力想的出神,张然和孙祥在跟其说话,张国力一点都没听到,张然忍不住大声问了出来。
邓嘉嘉楚玉风全本小说-绝代强豪全章节阅读
“啊?没事,没事。”张国力错愕了一下,眼神在女儿女婿身上滴溜了几圈,又恢复了正常,心里莫名其妙的突然琢磨了一下,心说孙祥的父亲也是堂堂的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专门管着官帽子的,手上的权柄有多重那自是不用多说,只是处在这个位置上,将来想上去怕是也不好上去,周明方可还年富力强来着,孙祥的父亲什么时候才能熬出头。
 
房间的门又‘咯吱’一声从外面推开,林茂揉着惺忪的睡眼走了进来,望着张国力几人,笑道,“我说你们一家子起的可真早,不就是一个奠基仪式嘛,瞧你们这一大早就起来的。”
 
这一次,张国力到溪门来出席酒店的奠基仪式,张然和孙祥闲着无事也就跟过来,林茂也是恰好听到孙祥提起这事,仔细一问,溪门县可不就是楚玉风当县长的那个县嘛,林茂登时就嚷嚷着要跟过来凑热闹,至于心里是怎么想的,也就只有林茂自己知道了。
 
“去,你小子懂什么,这次你张叔是砸了全部身家下去了,你说能不重视嘛。”张国力笑骂道,看到林茂不敲门就走进来,也没感觉有什么不妥,张、林两家在江城都是属于周派干部,张一萍担任副市长时,两家就走得近,张国力对林茂也就当成一个晚辈来看待,说话做事也就不太见外。
 
“张叔,你放心,我有预感,你这个酒店建起来,绝对会生意兴隆,财运滚滚,到时候肯定是赚翻了。”林茂一本正经的拍着胸脯。
 
“我看你小子整天不务正业的,什么时候操持起了神棍这一行当了。”张国力笑着摇头,对方这么说,他这心里头其实挺高兴。
 
“张叔,瞧你这话说的,你看我像个神棍嘛,我可是跟你说正经的呢,你这酒店要是生意不好,那就没天理了,我相信张叔一定能赚大钱的,到时候我天天从省城拉客人给你到溪门捧场。”林茂笑着随意往沙发上一坐,他的狐朋狗友不少,想要拉些客人来也不是啥难事。
 
“得了吧,那你那些朋友整天跟你来回折腾个两三百公里的,一个个还不哭天喊地的。”张国力笑着摇了摇头。
 
几人说着话,张国力的手机响起,看到来电显示,张国力脸上有几分得色,打电话的是县委书记汪东辰,张国力接起电话,笑着嗯嗯了几句,就挂掉了电话,脸上得意之色更浓,“汪东辰说要过来坐坐,康助理,你到门口去看着,汪东辰要是到了,你打个手势,怎么说对方也是个县委书记,人家既然亲自登门,咱们也要给他点面子不是。”
 
张国力嘴上虽是如此说,脸上的神色却很是随便,对方在溪门是一把手,在他眼里也不过尔尔罢了,他还真没把对方放在眼里,就冲对方那个年纪,干完这届书记,怕是也差不多退居二线了,没什么潜力可挖,张国力也不太看得上眼,只是眼下在溪门做生意,顺便跟对方搞好关系也没啥坏处嘛,花花轿子众人抬嘛。
 
“一把手都登门拜访了,张叔,您的面子可真大。”林茂笑着奉承了张国力一句,眼珠子转了一转,又道,“怎么没见楚玉风这小子登门来拜访,他比人家县委书记还大不成。”
 
林茂说了这么一句,恰在这时,康富也在门口冲张国力点了点头,张国力登时站了起来,笑道,“走,出去迎接一下人家。”
 
张国力所谓的迎接,无非就是走到房间门口而已,如此托大,汪东辰却也不是不敢有半分不满,人家就是有这个资本,看到张国力笑意盈盈的站在那里,汪东辰脚下加快了几步,笑着迎了上去,“张董,您好,您好。”
 
“汪书记,待会奠基仪式都开始了,还劳您往我这跑,应该是我去您那里拜访才是。”
 
汪东辰跟对方紧紧的握了几下手,心里头却是嗤之以鼻,对方要是会主动到他办公室去,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张国力的傲慢,他第一次可就体会到了,汪东辰心里实是对对方有些不屑,不就是一个靠着老婆发迹的男人嘛,说难听点就是吃软饭的,得瑟什么,离开了张一萍,我连尿你都还嫌没空,汪东辰心里如此想着,脸上的笑容却是越发的热情,
 
“这不是在办公室也没啥事干嘛,我就想着到张董事长您这里来坐坐,张董为我们溪门的发展可是做了大贡献,我这地方父母官怎么说也得代表溪门的人民多和您亲近亲近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