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名叫《剑擎苍天》,是付小天的一部现代都市情感类型小说,讲述的情节刺激诱人, 剧情引人入胜。简介:所谓君无戏言,朱元璋那一句话虽仅为短短数十字,但足以教山河变色,日月无光,一个帝王想要把要把一个姓氏从这个世间抹除,那又得卷起多少风雨,再兴多少杀戮?
 
《剑擎苍天》精彩试读:
他话一落,众人皆默,端是那皇孙朱允炆,也不知该如何应对,因为他心知自己这位皇爷爷可是一位铁腕皇帝,且是言出必行,此时此刻无论他说什么,也无法阻挡这场祸事的发生,或许他能够做的,就只剩祈祷了!
 
祈祷他的那位肝胆挚友,能够化险为夷,不要再兴任何事端,而那位挚友的名字,便叫傅擎苍。
 
想到傅擎苍,朱允炆不禁向亭外站着的沐牵黄看了一眼,却发现沐牵黄一双美目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那双美眸水汪汪地,想似有千言万语要与他倾诉一般。
剑擎苍天最新章节莫天远张宇初免费试读
朱允炆的一颗心不由得咚咚直蹦,竟似小鹿乱撞,他竟失声说道:“黄儿姐姐,你可有话要与我道来,你便说罢,我听着便是。”
 
那沐牵黄一时愕然,她本事想悄悄看上皇孙几眼,没想到这一看竟被皇孙发现,而且朱允炆还问出了声来,这可叫她如何是好?
 
经朱允炆如此一问,众人的眼光全然看向沐牵黄,就连朱元璋也看向了她,朱元璋见沐牵黄一脸愕然,也感到奇怪,便问道:“沐姑娘,你献剑有共,朕应该好好赏赐与你,适才朕这孙儿无端端如此一问,可有惊吓到你?”
 
朱元璋这般一问,沐牵黄忙摇头道:“回陛下,皇孙殿下适才并非无端之问,民女确有话需要与陛下陈诉,皇孙殿下天资聪颖一眼就看穿民女心中所想,实在教民女惊喜不已,以致失态,还望陛下恕罪。”
 
听到沐牵黄夸赞朱允炆天资聪颖,朱元璋登时龙颜大悦,如何会追究沐牵黄的失态之过?他摆摆手,道:“你有什么话,如实道来便是,朕不会追究你的失态之过,你便放心说吧。”
 
张宇初与莫天远相互对望了一眼,竟是心领神会之态,他们一起抬头看向身边这位美若天仙的女子,心中满是畏惧,因为这女子的手段,他们可是亲眼目睹,试问天下,有几个女人能手刃了自己的爱人,还能如此面不改色,谈笑风生的?
 
那沐牵黄见所有目光都盯向了她,她深吸了一口气,银牙咬了咬,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般,说道:“陛下,民女恳求您,把民女纳与皇孙殿下为妃吧!”
 
她这话一出,无异于平地起惊雷,饶是在场诸位见多识广,对她这惊天之举,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那皇孙乃是未来的国君,皇孙之妃亦为将来之国母,皇妃乃是从天下万千美人中千挑万选而出,哪有像她这般自我推荐之举?
 
这沐牵黄的做法当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众人都为那沐牵黄捏了一把汗,他们以为朱元璋会勃然大怒,岂料朱元璋竟然比朱允炆还要冷静,只见他细细盯着沐牵黄半刻,问道:“给朕一个理由,为什么要纳你为皇孙之妃?”
 
沐牵黄面不改色,一脸镇定:“为了皇孙殿下的个人安危,也为了大明皇朝的国运。”
 
她这话说得当真狂妄,皇孙殿下的安危,大明皇朝的国运,竟然能扯到纳妃上来,而她话中的意思,只有她才能左右这一切,这当真是狂妄之极,无法无天了。
 
朱元璋哈哈一笑,道:“紫禁城中高手如云,数十万禁军护卫东宫,皇孙有何安危之虞?朕的大明根基固若磐石,国运万年昌盛,更无任何更变!姑娘你为了能入宫,在朕面前如此胡言乱语,难道就不怕朕赐你一死吗?”
 
朱元璋说完这话时,在场所有人依稀嗅到了死亡的味道,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任何帝王都不允许有人在他头上动土,何况是无端端威胁与他,这沐牵黄今天既然敢太岁头上动土,那想必也是离死期不远了。
 
只是,怎么个死法而已。
 
见朱元璋动了真怒,那朱允炆忙开口说话:“黄儿姐姐,允炆只是把你当成姐姐看待,绝无半点非分之想,若允炆当真纳了姐姐为妃,允炆如何对得起擎苍大哥……”
 
“擎苍大哥?他是谁?”朱元璋听朱允炆说了此着,不禁身体一震,怒声问道。
 
朱允炆才发现自己说漏了嘴,一时待在原地,不知如何回答,朱元璋见朱允炆脸被吓得惨白,心中更是大疑,又提声逼问道:“你倒是好生回答,你那擎苍大哥,到底是谁?”
 
旁边的张宇初见朱允炆被朱元璋逼得无言以对,忙解围道:“回陛下,殿下口中那擎苍大哥本名傅擎苍,他便是你手中这柄山河剑的主人,也是这位沐姑娘的心爱之人!”
 
朱元璋听到此处,顷刻之间怒极而笑:“傅擎苍,傅擎苍,好霸气的名字,人未出现便已搅的朕后宫天翻地动,莫天远,朕命你速速将其擒来,朕倒要看看这位傅擎苍是何等人物,竟能令尔等如此失态?”
 
他令一出,那莫天远突然身体如同受到雷击,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咚咚咚向朱元璋叩头道:“陛下恕罪,罪臣宁愿领死,也无法接受陛下此令,求陛下赐臣一死吧!”
 
莫天远竟然宁愿求死,也要抗命不遵,这倒教朱元璋大为意外,他道:“你竟然宁死也不去捉那傅擎苍?他是何等可怖之人,竟能令你这锦衣卫指挥使如此吓破胆?”
 
那莫天远道:“纵是所有锦衣卫加起来,也不是那傅擎苍的对手,此人就是鬼神一般的存在,来无影去无踪,所以陛下令锦衣卫去逮捕此人,便是令锦衣卫去送死,不如陛下此刻就处死罪臣,以好莫让罪臣其他兄弟前去送死。”
 
听得莫天远之言,朱元璋气得牙痒痒,手中长剑一提,挥剑便要劈下:“你这贪生怕死之徒,留你何用,想死,朕成全你……”
 
“陛下,不可,那傅擎苍的实力,可抵两个张无忌!”张宇初剑莫天远马上就要成为剑下之鬼,忙大声说出,那朱元璋听到“张无忌”三字,顿时身体一阵哆嗦,手中的剑差些儿掉落。
 
他失声道:“那人当真有这般厉害吗?”
 
张宇初上前将朱元璋扶了坐下,与他道:“昨日沐姑娘用此剑刺穿了他的胸膛,贫道聚全派之力,加上莫大人的数百名锦衣卫,依然无法将其困住,可见此人武功之高,已入化境,普天之下,怕是无人可敌。”
 
听得张宇初如此一说,朱元璋已是汗颜,那张无忌本已是打遍天下无敌手之人,如今竟又出了一个比张无忌武功更高之人,这如何不教他恐惧,他忙问道:“此人修为如此高强,他师出何方,又受何人真传,有谁能知?”
 
“何足道!”那沐牵黄淡淡说道。
 
“何足道?昆仑三圣何足道?”张宇初惊奇地问。
 
沐牵黄点了点头,回道:“三年前我曾与他去过一趟昆仑山,在昆仑山上闭关三月,而那三月里,他只见一个人,那人就是何足道。”
 
张宇初道:“何足道可是百年之前的人物,年龄比武当祖师张三丰还年长好几十岁,如今竟然还能健在?如果姑娘此言非虚,那也是世间一大奇事了!”
 
沐牵黄淡淡一笑,与张宇初道:“信与不信那便由你,那傅擎苍的实力,可也不是几句假话所能吹嘘出来的,对不对,张教主?”
 
说到傅擎苍的实力,众人皆哑然,沐牵黄说的在理,那傅擎苍的确天神一般的存在,若非得到高人真传,怎可以一己之力傲视人间?
 
是也,张宇初也无法回答沐牵黄的反问,几人被沐牵黄问得面面相对,不知如何能答,就连那九五之尊的朱元璋,一时也安静了。
 
沐牵黄继续道:“以傅擎苍今时的武学修为,想要穿破陛下紫禁城这层层防护,那当真是举手之劳而已,但是陛下宫中有如此多的武林好手,想要防一个傅擎苍,自然也不在话下,所以陛下不会惧怕他来,而是怕他不来,民女之言,陛下可懂?”
 
听她这般一说,朱元璋竟似茅塞顿开,一拍大腿叫道:“妙也,妙也,当真妙也,沐姑娘果真女中诸葛,朕懂你之计了。”
 
众人数目相对,已然会意,端听得那朱元璋高声说:“朕今刻便将你赐与皇孙允炆作以侧妃,望你日后全心全意服侍皇孙,以报皇恩。”
 
沐牵黄听得此话,顿时欢天喜地,伏跪于地:“多谢陛下皇恩,民女从今往后定一心一意服侍殿下,肝脑涂地,万死不辞,为了殿下,舍了民女这条命也足矣。”
 
旁边的朱允炆一脸懵逼,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和皇爷爷出来放风透气竟然放到了一个美人儿,而这个美人儿,却正是自己暗恋了多时的女孩,如今暗恋的人变成了自己的人,美梦成真的他,竟然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朱元璋已宣来宫人,把沐牵黄带去验身,若验明沐牵黄为处子之身,那她铁定为朱允炆的妃子,万万不可更改的事儿了。
 
朱元璋看了看身边心不在焉的朱允炆,道:“孙儿,你回去准备一下吧,好宠幸你的新妃子。”
 
“皇爷爷,婚姻大事,不可儿戏,此事可不可再缓缓?”朱允炆心中不安,所以如此说。
 
朱元璋笑道:“你堂堂男子汉大丈夫,有何可惧?莫不是你不喜欢皇爷爷赐给你的妃子?如果不喜欢你可早些说出来,皇爷爷也好把她早些处理!”
 
“额,皇爷爷要如何处理她呢?”朱允炆听朱元璋说要处理沐牵黄,心中当然不舍,忙问道。
 
朱元璋笑了笑,说:“我孙儿不喜欢的女子,留在世间也无用处,当然是杀了干净……”
 
“不,不要,不要杀她……皇爷爷不要杀她!孙儿喜欢她,喜欢她的,皇爷爷就把她留与孙儿作妃吧,孙儿纳她便是。”朱允炆或许是为了替沐牵黄保命,或许真的想要沐牵黄成为自己的妃子,他一急之下便下了这个决定,这真是一个改变了大明皇朝国运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