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眼寻芳》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都市言情小说,是作者夜拌虫鸣的一本已完结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夏文斌玉姐,讲述了:经过一个星期的时间在网上查找资料,夏文斌也已经对古董有个基本的了解,虽然辨别不出来什么朝代和品质,但至少有丰富鉴赏经验网友总结的一点被夏文斌牢牢记住。‘现代工艺品的仿制在内部大都会多少留有石英砂。’
 
《神眼寻芳》精彩试读:
这点对一般人来说并没有什么用,因为要想判断是不是现在仿品,只有破坏工艺品的完整性,查看内部的构造才能看出来,但夏文斌不一样,他有一双透视眼,在保证完整的前提下,就可以看到内部的构造。
 
在试着透视了几件现代的工艺品后,夏文斌决定去古玩城里小试一下牛刀。
 
古玩城建在城市的市郊,整整六层楼,占地三万多平方米,这样的规模在全国来说也属的上了。
神眼寻芳最新章节夏文斌玉姐小说免费阅读
因为不光本市的人喜欢去古玩城里淘宝,周边外县市也有很多人来到这里,相比较一般古玩城的冷清,这里要显得热闹许多。
 
夏文斌在古玩城里逛了五层楼,多少有些失望。虽然鉴宝节目的火爆带动了古玩市场,但可以捡漏的商品几乎没有。有些东西,虽然看着是真品,但标价十万以上,很可能买到手里也不好脱手,再者说夏文斌也没有那些钱。
 
而要价便宜一些的东西,大部分都是做旧仿古的;少数可能有价值的东西,都是残缺不全的,这样的物件做为个人喜好收藏没什么问题,但要是想转手卖高价钱,怕是不太容易。
 
尽管对古玩城有些失望,但夏文斌还是抱着上楼参观的态度,来到了古玩城的六楼。
 
刚上到六楼,就听到靠近楼梯口的一个摊位传来一阵争吵声。
 
走到看热闹人群的周边,夏文斌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你怎么能抬高价格那?”
 
“既然你还没有买,我当然可以出高价。”
 
争吵的是一个少女和一个面相有些猥琐的中年男人,看样子是少女拿了物件在手里,中年男人却想出高价抢走。
 
看着争吵之中的少女,夏文斌也很熟悉,正是用不老套方式给自己过生日的任楠楠,只是不知道作为高中生的任楠楠,为什么要来古玩城里买古董。
 
因为任楠楠并没有看到夏文斌在围观,所以夏文斌准备以旁观者的身份关注事态接下来的发展。
 
任楠楠被中年男人气的一跺脚,说道:“淘宝古董行里的规矩是第一个看的人报价不买后,第二个人才能报价。”
 
中年男人听了呲之以鼻,“你是在电视上看的鉴宝节目多了吧,我没听说这样的规矩!”
 
“不管怎么说,物件还在我的手里,我也正在看,你就不能还价!”
 
“你没钱可以不买!”中年男人争锋相对的道。
 
夏文斌向任楠楠的手里看去,两人争抢的是一个类似古代行军令的铁令牌,上面锈迹斑斑,就算是正品的话应该也值不了多少钱。
 
想着就是这样一块铁令牌也可能是作古彷旧的,夏文斌准备利用透视眼看一下,如果真的如自己猜想的那样,就把任楠楠拉走,没有必要因为这样的东西和人争吵。
 
聚起精神,夏文斌有些吃惊的发现,在铁令牌里面镶嵌了一块玉,虽然不知道古人这么做的目的,但很显然里面的玉要值不少钱。
 
很显然这是货真价实的古董。
 
夏文斌从人群之中走到任楠楠的身边,问道:“楠楠,怎么了?”
 
看到夏文斌的身影,任楠楠挺了挺胸,好像自己的后盾来了,道:“这个男人非的跟我抢我看中的令牌!”
 
“你出价多少?”
 
“三千,他出三千五!”任楠楠说着,用手一指中年男人道。
 
“我刚才也听到少部分你们的争吵,我觉得价高者得没什么毛病!”
 
“你……”见夏文斌帮着中年男人说话,任楠楠狠狠的瞪了夏文斌一眼。
 
“五千,我替这位少女出价了!”
 
听到夏文斌一下把价格抬到五千,中年男人脸色有些不好看,看着任楠楠问道:“他能代表你么?”
 
想着夏文斌曾经救过自己,这么多人看着,怎么也得给夏文斌面子,任楠楠点点头,“他可以代表我出价!”
 
“五千零一百!”就在夏文斌准备让任楠楠出钱把铁令牌拿走的时候,中年男人又抬高了价钱。
 
“六千!”夏文斌有些不高兴的道。
 
“六千零一百!”
 
“七千!”
 
“七千零一百!”
 
就在夏文斌再次准备叫价的时候,任楠楠拉了拉夏文斌的衣角,拉低夏文斌的身体,小声在夏文斌的耳边道:“你别斗气,不行就不买了,再说我也没带那么多的钱!”
 
“放心,不够的我给你添,而且我支付宝借呗的额度也有一万!”
 
看到两人低声商量的样子,样貌有些猥琐的中年男人笑道:“小朋友,没有钱就算了!别因为和斗气,穷的连和你小女友开房钱都没有。”
 
中年男人的话,让夏文斌沉下了脸,开口道:“一万!”
 
这次中年男人没有在加价,而是用嘲讽的眼神看着夏文斌,鼓起了手掌,道:“人家说英雄出少年,你年纪轻轻果然好眼力,这物件归你了!”
 
任楠楠听到夏文斌报出的价格,气的直跺脚。
 
“楠楠,你相信我!”夏文斌用肯定的眼神看着任楠楠。
 
“你要相信你的男友是个白痴!不过多花点钱也没什么,你长这么漂亮,只要多给你男友带几顶帽子,那钱还不是哗哗的来。”
 
本来付钱后,夏文斌是准备拉着任楠楠的手离开的,可听到中年男人的冷嘲热讽,夏文斌决定让中年男人后悔自己的决定。
 
借用店铺老板的砂轮机,夏文斌把铁令牌放在砂轮机上,‘滋滋滋’的开始打磨起来。
 
夏文斌的举动,让刚把物件卖出去的老板也看的直摇头。
 
“你干什么?”夏文斌的举动也让任楠楠的脸色变的有些苍白。
 
“你要相信我!”夏文斌再一次对任楠楠肯定道。
 
不管相信不相信,夏文斌都已经在砂轮上开始磨着铁令牌了,任楠楠还能怎么样。
 
任楠楠在心里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反正在夏文斌过生日的时候,自己帮他过砸了,这块铁令牌就算补他的生日礼物,随便他折腾吧!
 
在一阵金属的火花过后,在看热闹人群的见证之下,夏文斌取出了藏在铁令牌里的玉石。
 
玉石纯白剔透,肉眼看不到一丝的杂质,大小如成人拇指般,就算对玉石完全不懂行的人也知道,这样的玉石最低起步也在十万起。
 
抱着看热闹的人群几乎都惊讶的掉了下巴,店铺的老板也很惊讶的看着夏文斌,不知道夏文斌是怎么知道其中另有乾坤的。
 
刚才还有些愁眉苦脸任楠楠.此刻看到玉石高兴的晃动脑袋拍起手,嘴都几乎要乐开了花。
 
在大家吃惊的同时,刚才和任楠楠竞价的中年男人快速的掏出手机,偷偷的发了条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