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精彩小说《披仙斩妖》本文讲述了刘欢曾花花两人的爱情故事,给各位推荐小说内容节选:神奇的一幕发生了!那血液好像被罗盘吸收了进去,表面无一点血迹!而黑色磁针此时无风自转起来!明明罗周敏未改变方位,前一刻还一动不动的,犹如死尸,自那妮子命令后,疯狂的转了起来!
 
《披仙斩妖》精彩试读:
刘欢估计若是扔一把白糖下去,现在这速度都能搅出个棉花糖了!
 
转了不知道几圈,那指针停了下来,直直的指了个方向,一动不动。
 
罗周敏掐指算了算,越发有神棍的潜质了。
 
“...破局之地,正西方...” 方位是道出来了,罗周敏也变得脸色煞白,身形摇摇欲坠。
 
刘欢是看不懂那磁针的指示,只觉得四个方向都像是南方。让刘欢更在意的是罗周敏那犹如魔术般的手法,可怕的后遗症。
披仙斩妖全章节小说刘欢曾花花全文阅读
一个能跑能跳的正常人瞬间变得萎靡不振,任谁看都会觉得惊悚!这效果,简直比吸毒还可怕!
 
刘欢没忍住好奇,偏头问道:“诶,你们说的破局是啥意思啊?饭局?牌局?”
 
颜杰照旧没理会刘欢,看着那个罗盘思考半晌,低声道:“...敏敏,能再具体点么?”
 
罗周敏抿抿唇,愧疚的摇了摇头:“...对不起,颜哥,我能力不够,只能算出是正西方...”
 
颜杰的目光从那罗盘移到罗周敏脸上,望着那没有血色的小脸,叹息道:“算了,有个大致方位也行,我们慢慢找过去吧。”
 
刘欢在一旁听得险些抓狂。
 
“你们到底再说个什么鬼啊!能不能考虑下我这个群众的感受!说好的团结互助诚信友爱呢!”
 
似是忍受不了刘欢的聒噪,颜杰状似头疼的揉着额角,有气无力的道:“...别嚎了,你就没发现有不对劲的地方吗?”
 
刘欢斜撇他一眼,当刘欢是傻的吗?那些个丧尸到处游荡,刘欢又没眼瞎。
 
颜杰叹口气道:“唉,我不应该寄托于你的智商能发现不同,毕竟你只是个普通人。”
 
普通人?
 
普通人个屁!老子可是上天选的天官!叶城的城主!你这条命还是老子救的!神一般的普通人!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三人是不是没看到刘欢喂颜杰的解毒药剂啊?要不然冲罗周敏那护犊子的模样,见刘欢喂颜杰个陌生东西,分分钟能冲上来把刘欢啃干净啊!
 
刘欢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把这件事说出去。这倒不是刘欢施恩不图报,主要是怕那先喂的黄符灰有什么不对,到时候赖到刘欢身上就不好了。
 
虽然刘欢确信治好颜杰的是刘欢那瓶稀释药水,但说出去没人信啊!没见着那药水副作用的威力有多大?差点都将刘欢贞 操给夺走了!堪称行走的chun药!等刘欢以后有分数点了,换他个百八十瓶,遇到个美眉就给她整一瓶!嘿嘿嘿,简直比种 马小说都还来的过瘾!
 
“...有人不想要我们出学校,我们这是被阴了。”
 
韩诺冷声说道,语气中有股淡淡的杀气。
 
“就是不知道背后这人,是何时引我们入的局。”
 
颜杰脸色难看的笑了笑,道:“不管何时,总归我们入局了。若不将它破了,下场只有一个。”
 
怎么越说越玄乎了?这跳大神跳的,还能发展出结仇的戏码来?这年轻人的思想,刘欢是越来越不懂了。
 
刘欢摇摇头,为这群青少年感到惋惜,正巧被颜杰看到,以为刘欢是没听懂才摇的头,遂低声解释道:“...你不知道也是正常的,这是八大杀阵之一,幻杀。若不及时逃出,只会随着时间被这个阵绞杀殆尽。我也是第一次遇到此阵,一开始没察觉出来,受了伤这才反应过来。”
 
“什么阵?”
 
刘欢听的一头雾水,怀疑跟他没在同一个频道。要不然他说的每一个字刘欢都知道意思,但合在一起后,刘欢就听不懂了呢?
 
颜杰指了指罗周敏,道:“敏敏家是风水世家,她也是风水师。善于定穴走位,布局改运,没有战斗力。我之前叫她推测阵眼,能推算出已经是超过她的能力范围了,要不然如现在这样,落了个气血两亏。”
 
刘欢消化了一下,这话的大意就是校花罗周敏实际是个画风水的,就是那种天桥边坐了一排的那种大师。可刘欢记忆中,那些画风水的老头不都一大把年纪,留着一串长胡子,整的就跟汉奸一样,拿着个罗盘,到处溜达,指点江山。
 
“...哎呀,小伙子,你这个屋子,格局不行啊!你看啊,入门就是屏风,挡运挡财,轻则失财,重则丢命!什么,帮你改改?哎哟,这可不行啊!帮你改了,相当于给你续命,费我道行啊!得加钱...”
 
当然罗周敏可不是那些穿着长褂,装的世外高人的老头子。看这柔嫩的小脸,唇红齿白的,怎么也跟风水搭不上关系啊!
 
刘欢还没想明白,突然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实!若罗周敏是个风水师,那被她粘着的颜杰,又是个什么牛鬼蛇神?
 
“我家是道教玄门的分支之一,学的是正统道教法术,擅长驱鬼画符。”
 
大概是刘欢的目光过于灼 热,颜杰主动解释了一番,顺便还将韩诺给出卖了。
 
“他是养鬼门传人,会养鬼秘术,身上携带的有两只鬼魂。但他还有没有其他底牌,这我就不知道了。”
 
哟呵,养鬼的和驱鬼的也能走到一起?骗鬼呢!
 
不过不对啊!校传这三人之间不是狗血剧吗?怎么这校花反而异常粘着颜杰呢?韩诺又是怎么回事?不可能没凭没据的瞎传吧?
 
见刘欢严重不相信的模样,颜杰气笑了。
 
“好心好意给你讲讲,你还不信?喏,韩小子,将你的魂瓮拿出来,吓吓这小子!”
 
韩诺皱着眉没动。
 
“...休息够了?够了我们就出发。”
 
“哎呀,韩小子,别这样严肃嘛!放轻松,待会儿还有场硬仗要打,太早紧张会提前消耗体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