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山传》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都市言情小说,是作者雀茶的一本已完结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燕临川程严,讲述了:和尚便不挽留。目送着燕将军带着魂不守舍的小侄子回去了。远处的琴师歪了歪头,打量了一会两人离去的背影,直到看不见了,才默默收回了目光。
 
《春山传》精彩试读:
台阶下,舞者停了步子,没了琴音,他回头用去寻琴师的身影,见他发起了呆,他关心着琴师的身体,出声问道,“青瑛?怎么了?不舒服吗?”
 
“嗯?”琴师眨了眨眼睛,有些抱歉地冲对方笑了笑,“没事,刚刚有个音忘记了。”
 
“哦哦,你才刚来,这曲子接触的时间不长,不过得抓紧练啦,表演的日子很快要到啦。”对方有点担忧,“不过今天练了很久了,你要是累了,就先歇歇?”
 
琴师摇了摇手,重新抚在琴上,“不用,我还不累,我们继续练习吧。”
 
且说燕大将军一句话把人孩子刺激傻了,回去的一路上程严一声不吭乖的要命。
 
燕临川有点担心把他姐姐的宝贝儿子刺激的更傻了,等到了程府,他还没开口,只见他这位姐姐——程夫人,让丫鬟扶着就到前厅来接他们了。
 
燕临川看她脸色极差,“这是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春山传燕临川程严小说目录全文阅读
夫人摆了摆手,丫鬟替她说:“回将军,少爷离家出走了小半月,夫人这是急的。”
 
燕临川:……
 
方才路上的那点愧疚瞬间烟消云散。
 
也不知道这小子从哪学会的离家出走。不过好歹是回来了,往常免不了一顿打,这时候他姐姐没那个力气了,他姐夫出门未归,再加上程严一副丢了魂的样子,今天倒格外平静,几个仆人带着少爷下去沐浴整理去了。
 
燕临川陪程夫人去花园里转了转,姐弟两人一个嫁做人妇,一个征战在外,也难得见一面,聊聊天。
 
“这小子怎么突然离家出走了。”
 
程夫人叹了口气,“前段日子和他爹在饭桌上吵了一架。”
 
燕临川有点意外,“他爹从来也没骂过他吧?还能吵起来?”
 
“你可没见着那场面,小严不知道怎么的,说了句过两年要去军队,说是要学……”夫人也是许久未聊这个事,一时说的太快,等自己反应过来,及时住了口,小心看了燕临川一眼。
 
燕临川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他笑了笑,毫不避讳,“学我?”
 
程夫人又叹了一口气,算是默认了。
 
燕临川虽有大将之风,尤其在武学上天赋很高,但是当初年纪轻轻的要去参军,燕家上下没一个人赞成。
 
虽说燕府条件不错,但是征战这些年的每一步,都是燕临川自己走出来的,沙场上的事,没本事就得凉在那,谁也没那个本事护着谁周全。这不是谁带着谁,就能出人头地的事。
 
十八岁上战场,如今也在热血黄沙中熬了十余年,现在哪还看得出一点当年稚嫩的影子——胡渣没剃,一身素袍,也就是这浑身的气度和脸还能看,不至于让他显得像个沦落江湖的。
 
“他爹一直不希望小严接触这些,就希望他能好好读书,像他爹一样,谋个一官半职有点出息就行。”
 
燕临川说:“没事少让他去外面听那些说书的,我上次偶尔听到一次,差点都以为自己是神仙下凡。小孩听了非常容易冲动。”
 
程夫人笑了笑,“你厉害着呢,我前两天才知道你出门了,这么快就回来了。”
 
“事情比较急,我也懒得说了,省得大家跟着担心。”
 
两人转悠到花园中间,有一处凉亭,左右邻着假山和荷花池,自有一番风景。
 
程夫人让燕临川陪着他坐一会儿,让陪在她身边的侍女去准备一些好茶来。
 
侍女领命去了,左右无人,程夫人才正色道,“你最近……可有什么难处么?”
 
燕临川没想到她把人支开为了说这事,一时不知道该不该夸他姐姐的消息堪比当朝徐相一样灵通。
 
程夫人见他犹豫,以为他为难,便又说:“徐琴生和你关系好,你应该早知道了吧?虽说我问你这个不好,但好歹你姐夫也是朝中之人,若是你有什么困难……”
 
燕临川笑了笑,“姐,我没事,不知道你听的是哪个版本的消息,不过事情没那么严重,况且也没人能害我。”
 
程夫人愣了一下,显然有点不太相信,“是吗,我听说……听说你私自挪用……”
 
私自挪用佛诞的物资和拨款。
 
那天她偷听的时候,好像是听见旁人这么说的,说这个数目不小,而且这么多年,她知道每年佛诞临近,燕临川都忙的要命。
 
燕临川这么些年只在沙场上传过故事,从来没有一次是沾上这些事的,也难怪她一时慌乱了阵脚。自打燕临川去了沙场,她时刻惦记着亲弟弟的安危,只要他从战场回来了,她就能松一口气,觉得安心了。万万没想到有一天,在皇都里也能生出这些危险来。相比之下,倒比那沙场不知道阴险多少倍。
 
燕临川不答,反问道,“姐,你信吗?”
 
“我自然不信……自然不信,我们燕家行的端,谁会做这种事?我就是怕,怕别人害你,沙场上的事我一点忙帮不上,但是这些苟且龌龊的事情怎么还能找到你头上呢?”
 
“别怕。”燕临川安慰地拍了拍她肩,“我不会有什么事,退一万步说,哪怕有什么事了,你千万别傻,别让程辉掺和进来。”
 
程夫人瞪着眼看他,她明白这话的意思,更加觉得这事情恐怕真的不简单。
 
“你现在是程夫人,上有老下有小。”燕临川说,“这话你也别说给他听,今天咱们在这什么也没说,嗯?”
 
程夫人深吸了一口气,最后问了一句,“那你呢,你不会有事的吧?”
 
燕临川摇了摇头,“不会,这不还有徐相帮我吗,你不是常夸他稳重吗,还信不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