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名叫《神极幻境》,是安八倍吧的一部现代都市情感类型小说,讲述的情节刺激诱人, 剧情引人入胜。简介:怪了,我当初是怎麼会想到要选基本符咒学的!望著手中由罗兰抄写的笔记本,那逐一已经被我打勾的未来学习项目,不由得发楞了。
 
《神极幻境》精彩试读:
「你们的选课表是我们填的,那时你和罗兰赶著回家,所以我们大伙花了点时间讨论大家应该上那些课程,却没想到你和罗兰的进度已经超前大家很多。」
 
审判将我手中的笔记本抽出快速地扫过一眼后,幽幽地道。
 
「这不止你们没想到,我也没想到,我们之前都还在唸原世界的一般学校,只是在额外的时间裡接受老爹和舅舅的教导而已。」
 
我无奈的道著,连额外的学习时间都可以学的比正规学院的还多,这只能说是舅舅太超乎常人所想像还是我的学习能力太好了呢!
小说神极幻境全章节免费阅读
「那现在该怎麼办?你们两个都学过了!要去申请改课程表吗?」绿叶在动手将最后一张桌子併上来后问著。
 
收回笔记本,不以為意耸肩的回应著:「没差就继续上,顺便还可以听听看老师教的跟舅舅教的有什麼不同。」
 
自己一个人去上别的课,那不就没有人可以使唤了,这种蠢事傻子才会做呢!当然啦,这话也只能偷偷地在心裡想著,可不能说出来啊。
 
虽然学院裡有餐厅并有供应免费午餐,但我们还是比较喜欢吃寒冰和绿叶做的餐点,所以课程一结束,宿舍裡的活动灵体就要负责将寒冰与绿叶事先做好放在宿舍公用厨房裡的午餐专程送来我们教室给我们,至於会不会怕被人下毒之类的,放心吧!宿舍的灵体可是肩负起看守任务,為了他们自个小命著想,绝对不可能让有心人动到我们的食物。
 
所以方才食物一到,绿叶、坚石们也就开始将我们的课桌椅併在一起,好方便等会的用餐。
 
待食物在桌面上就定位,餐具也已摆在我正前方了,不需多想用餐时刻就是现在,看準那烤的香喷喷的烤鸡翅,叉子快、狠、準地向前一叉,没想到同时有另一双筷子也夹中了它。
 
该死,敢跟我抢鸡翅!此人不需多想準是大地没错。
 
「大地,别跟我抢鸡翅。」
 
「谁在跟你抢鸡翅了?」大地不悦的声音即吼了回来。
 
不是大地,那会是谁啊?抬头一瞧,一颗又大又圆又黑且长了花斑的光头佬不就露出了他那洁白的牙齿正对著我笑吗?
 
「同学,我肚子也饿了,分我一点吧。」
 
身為班导还如此不知羞耻,跟班上的同学分讨食物。
 
我瞇起了双眼,接著扯开笑容,亲切的反问:「班导,学校的餐厅全天候有供应免费的餐点,您何不去学院的餐厅用餐呢?」
 
没想到班导一脸痞子样的笑道:「等会要开班会,我懒的跑那麼远再跑回来,反正你们有準备很多食物,就让我打打牙祭吧。」
 
打牙祭!我辛苦赚的钱分你打牙祭,你想的太美了!
 
见到班导开心的正在享用我的鸡翅,不用多想,二话不说才一个眼神罗兰与寒冰两人一同动了,一左一右合力将班导逼退了几步,同时我从怀中取出符咒设立了一个防御结界将我们十二个人与课桌椅包围在裡面。
 
「好了,可以安心地吃午餐了。」
 
在触碰过结界后,我满意地拍了拍手,即使是资深战斗黑袍的班导若想硬打破这结界,都是要经过再三思考。
 
这可是舅舅精心绘製的防御结界呢,它的保护范围不见得是最大的,但却是最结实的,上回在面对山神时没用到,却用在今天吃饭,这事可不能让臭老爹知道,否则铁定会被唸败家子。
 
「喂!有没有那麼小气啊!连个午餐都不可分啊。」结界外头的班导在认出结界的种类后,随手抽出一张椅子坐著并看似抱怨的喊道。
 
「滚去吃你的午餐,开班会时间还没到!」老爹说过了,对付这个班导绝对要毫不手软,这种人就是天生的欠打、欠骂。
 
被我这麼一唸,班导也只是耸肩,满意地开传送阵将自己传送走了。
 
真是个怪人,被学生唸还可以这麼开心,真是浪费我的时间,还是吃饭好了。
 
没想到才一回头,就看到桌上的食物已经被清走了大半。
 
「你们几个太过份了,我都还没吃呢。」连忙坐回椅子上,动手抢下几盘食物。
 
「谁叫你动作慢吞吞的。」大地在嚥下口中的食物后不客气的说著。
 
有没有搞错,若不是我,你们就会再多一个人来分食。没空开口说话,只能将这话在心中抱怨著,还是专注吃饭吧。
 
当用完餐,準备换上饭后点心之时,班上已经有同学陆陆续续的回来了,一见到教室内的阵杖,大多都是一楞接著聪明地选择视而不见。
 
当我心满意足地将最后一口咖啡果冻吃下肚后,老早就感到不自在的审判即要我撤掉防御结界好将课桌椅恢復原状。
 
才刚将桌椅恢復好而已,走廊上即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从声音听来这人可是非常赶呢!
 
随著声音的拉近,终於那跑步声停在我们教室门口,一股拉力就这麼将门给拉开了,且照那速度来看开门的人真的非常心急,用了很大的力量开门。只是随著对方的第一句话,我楞住了,十二圣骑士们也是如此。
 
「不好了,不好了!队长,一年级的私下竞赛变成了高中部的公开比赛了。」
 
黑色的短髮因為这一路的奔跑显得凌乱,而那张刚毅有型的脸庞此时却显的慌张,但惊恐的是在当话一道口后的五秒内。
 
队长!
 
什麼样的人会喊别人队长?且又要有什麼样的经歷才能不需要我们开口便能事先预测的到我们的行為模式?
 
我才微微一偏头,听说那身為一年C部的班长,一转身就想冲出教室。
 
「站住,亚戴尔。」我不计形象的吼出口。
 
班长身形一钝,应该是对命令的无意识服从,但却在下一秒又迈开步伐想逃走。
 
「暴风,拦住他。」我随即要暴风行动,我可不信在这班上还有人的动作可以快过暴风。
 
被暴风挡下来的班长,一脸尷尬、心虚与绝望的表情东张西望著四周,就是不敢直视著我。
 
「亚戴尔。」
 
随著我的再次叫唤,班长终於正视著我,為难的缓缓开口:「费兹杰罗同学,你记错了,我姓戴叫士轩,不是亚戴尔。」
 
「是吗?」微挑著眉,轻声的回应著。
 
就在我这麼一个轻微的动作下,班长悄悄地将视线投注在审判的身上,若我没解读错误的话,那分明就是求救的眼神。
 
你再装嘛!若不是亚戴尔,怎会知道要向审判求救而不是向罗兰呢?因為今生与罗兰是双生子的关係,以一般外人而言,当下反应定会觉得我会採取亲兄弟的话而非好友。
 
二话不说,我直接往审判的身前一站遮住了审判,也挡掉了他那求救的视线。
 
「再给你一次机会,看是你自己要承认还是由我亲自动手逼供?」灿烂如同艳阳般耀眼的笑容一泛起,亚戴尔曝露出来的手臂上的寒毛立即竖立起来。
 
接著我状似悠閒并非常好心地从二十秒开始倒数,随著时间的逼近,他那张刚毅的脸越来越扭曲,直到当我数到最后三秒之时,他终於垂头丧气开口。
 
「队长,请您原谅我吧。」
 
拥有前世的记忆真好,像亚戴尔这样的人都会因為拥有著前世的记忆,而对我有所顾忌。
 
我满意的用手拍了拍他的头,继续盘问著:「除了你之外,还有其他人吗?」
 
随著人数的增加,未告知其他人们的心底担忧,越是加重了。竟究是什麼事情,要搞到这麼多的人出现在这。
 
「没有!队长,我没遇到其他人。」
 
过於疾速地回应,反倒让我起了疑心,不著痕跡的扫过教室,不难发现班上还有几名同学都纷低下了头,故装做正在处理自己的私事。
 
「最好是没有,若有还不敢出来自首的话,就千万别让我抓到。否则……!」故意没将话说完,好让那些隐瞒身份的傢伙们有个心理準备。
 
看我都将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审判这才缓缓开口介入。
 
「班长,你说大事不好是什麼事?」
 
没想到审判还挺给亚戴尔面子的,即使知道了他的身份,仍然还是称呼他為班长。
 
一讲回到原本的正事,亚戴尔这才一改方才那委屈的态度,回到原先的惊慌将事情一一道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