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主人公是少谦金琳的书名叫《尸途》,本小说的作者是(君临)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试读:等我穿过人群才看见祠堂大门的门环上吊着一个人,这人竟然是陈婆婆。整张脸已经憋得青紫,脖子上的麻绳已经深深嵌入脖子里面,双手双脚自然下垂,关键是双脚刚刚好触碰在地上。
 
《尸途》精彩试读:
从门环到地面的高度也才一米五,陈婆婆的身高可不止一米五,照理来说这个高度是不足以吊死人的。
 
“你们还等着看什么呢,快来个人帮我一起把人放下来啊。”许老三赶紧上前招呼身边的村民说道。
 
可周围的村民还是没有一个主动的,并且大家还纷纷往后退避。
 
场面一度有些尴尬,这陈婆婆平时在村里的为人这么不受待见吗?出事都没有一个伸手出来帮忙的。
尸途by君临_尸途免费阅读
这时其中一个村民站出来说道:“他们家最近出的事情都太邪门了,一家人没有一个好下场的,我们可都不敢随便接近。”
 
“去找陈强过来吧,这是他二婶,他们老陈家该管还是得管的。”另外一个村民插嘴说道。
 
这时便有热心的村民自告奋勇说知道陈强在什么地方,他立刻就过去找。
 
等的这段时间,一个看着比较随和的老人家出来说话了:“大家都散了吧,没什么好看的,该干嘛干嘛去,回去别跟其他人瞎说啊。”
 
老人说完围观的村民也开始散开了,看他穿着打扮一般,但说话还是有些分量的,老人走上前来和张炎麟打了一声招呼说道。
 
“大师,最近陈家出了太多事情,闹得村子里的人个个都是人心惶惶的,您得帮忙解决。”
 
张炎麟点头答应道:“村长你放心,只是有个事情我有点奇怪,陈家的儿媳妇嫁过来这么多年了,向来都是不露面的,不是说精神方面有问题吗?怎么突然就死了?”
 
“额,这个我和陈家来往也比较少,这些问题你还是问陈家人吧,我还有点事情,你们要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再联系我。”
 
村长说完就着急着想要走,他一个村长村里谁家死了人,怎么死的都要找他开死亡证明的,怎么说一句不知道就把我们给打发了,这里边不是明显就有事吗?
 
没多久陈强就过来了,看着挂在门环上的陈婆婆,陈强也没表现出过多的悲伤,惊讶的表情中略带了一丝惊恐。
 
要是说一般的人见到死人多少会有些害怕,但是陈强一个成天和棺材坟墓打交道的,昨天见到干尸都没害怕过,怎么看见陈婆婆的尸体反而怕了呢。
 
陈强紧张得不停的咽口水,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往后倒退了两步说道:“我二婶昨晚不是在张宅吗?怎么会无缘无故死在这里呢?”
 
“陈婆婆的死估计和她儿媳妇有关,也都怪我,我昨天打墨线的时候不够谨慎。”我自责道。
 
我心中其实多少也有些不安的,毕竟如果我们昨天谨慎一点,估计就不会出这个事情了。
 
“先把人放下来吧,既然人都死了,就收拾收拾明后天准备入殓吧。”张炎麟说道。
 
陈强和许老三两人合力将陈婆婆抱了下来,陈强本来就在村里办这些迎来送往的事情,所以他立即就召集到了人把陈婆婆的尸体送回陈家去。
 
可我们这头刚刚处理完陈婆婆的尸体,村子另外一边又传出死讯来。
 
村子的一个癞子也不知道看见了什么,一边跑嘴里一边喊着。
 
“死人了,死人了,机井吃人了。”
 
这要是放在平时估计也就当成是癞子装疯卖傻,可今天我怎么都感觉不寻常,特别是癞子脸上惊吓的表情,一看就不是装出来的。
 
我连忙伸手将癞子给拦了下来问道:“怎么了?你说什么死人吃人的?”
 
“死人了,在村西头的机井里,我看见了,吊死的。”癞子是边说边笔划的。
 
张炎麟一听就赶紧往西边的村道跑去,许老三三两步就跟上去了,我腿上的伤还没好利索,就让癞子带着我过去。
 
等我们到的时候,尸体已经被人从机井里头捞出来了,尸体浑身湿漉漉的,被泡得发胀,那张脸已经烂得面目全非了。
 
机井的绳子缠绕在尸体的身上,将尸体缠得跟粽子一样。
 
看尸体的穿着和体型应该是个中年妇女,也不知道是谁先认出尸体来,人群中有人大喊了一句。
 
“马媒婆,我认得这声衣服就是马媒婆的。”
 
“这马媒婆又是谁?”我小声说了一句,站在我身边的癞子却听见了,转而回答了我一句。
 
“媒婆就是给村里的人办亲事的呗。”
 
老话都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这媒婆一般都是东家跑完跑西家的,在村里都是说好话的,应该不会去干得罪人的事情吧,怎么最后还落得一个这么惨的死法。
 
“这怎么也不能是自杀啊。”我心中暗自疑惑,人都被捆成这样了,不可能再自己跳进井里边的。
 
“是鬼杀人,肯定是陈家媳妇杀了她的,我知道,我都看见了。”癞子像是在自言自语一样,一个人嘀嘀咕咕的说着。
 
我清楚的听见了陈家两个字,便立即问道:“陈家媳妇?你都看见了?你知道什么?”
 
村长就在边上,可能是我音调有点高,吸引了他的注意,他连忙挡在癞子面前,将癞子往边上拱了拱说道。
 
“他能知道什么,他整天在村里四处游荡,无所事事专门撒谎骗酒喝,你别信他的话。”
 
村长说着又将癞子往边上推了推,一脸嫌弃的说道:“去去去,别哪哪都有你的份,耽误事。”
 
癞子想要再次混进人堆了,村子就佯装要拿手里的拐棍打他,吓得他撒腿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