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带着哭音小声喊道:“爸爸……”
林西则:???
“咳咳咳——咳咳咳——”
不等林西则从暴击中回过神,抽泣的小男孩,忽然剧烈咳嗽起来,呼吸也渐渐急促。
他大口大口喘-息,情况明显不对劲。
刚刚想冲过来的女老师,看到小男孩的样子,急忙想要提醒什么,却发现林西则已经采取了措施。
他迅速翻找孩子的衣服,最后在他的衣兜里翻到了一个干粉吸入器。
“张嘴!”
林西则熟练地辅助小男孩含住吸入器,“冷静一点,慢慢来。”
在他的帮助下吸入干粉之后,小男孩的呼吸终于慢慢平复下来。
在场的大人们纷纷松了口气。
这孩子有哮喘,院长和老师是知道的,却没想到林西则竟然也能如此迅速地应对。
“这位小哥,幸亏有你,不然小唯就要被烫伤了。”
离得近的老师一边上前把热水壶扶正,一边对林西则说道。
而另一个老师已经去拿了拖把过来,虽然没说话,但看着林西则的眼睛里也满是感激,隐隐还有几分欣赏。
少年刚刚夺窗而入的那一幕,简直太帅了!
林西则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被他一只手臂圈着的小男孩,则一直在望着他。
他一双小鹿眼红通通的,瘪着小嘴巴,要哭不哭的样子,可怜极了。
“不哭了,别待会又发作了。”
林西则将小娃娃抱了起来,轻拍着他的背安慰道。
林家孩子多,身为长子,林西则并不缺少带小孩的经验。
小男孩紧紧抱住了他的脖颈,充满依恋地将小脸埋进了他怀里,却是真的不哭了。
陈院长看着他们,她没听到林一唯喊的那声爸爸,只看到他们后面的互动。
如果之前还有怀疑,那现在她却已经放下心来,林一唯这孩子戒备心很强,能让他这么依赖亲近,这年轻人肯定跟他关系匪浅。
而且刚才面对孩子病发,林西则处理得相当熟练,也足以证明这一点了。
“林先生,我们先去办公室吧。”陈院长对林西则说道。
林西则点点头。
刚刚看到这孩子哮喘发作,他的脑海里便闪过了一些画面,让他知道他当时该做什么,但是……原主真是这孩子的父亲吗?
说实话林西则还有点懵。
就在林西则跟在院长后面准备离开时,刚刚跟院长攀谈的两个男人,却拦住了他。
为首的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长得挺周正,但胡里胡渣的,在林西则看来有些颓丧。
不过按照原主的记忆里所说,这应该叫“艺术家的气质”。
“小兄弟,等一下。”
男人对他笑了笑,给他递了一张名片,“我姓李。”
林西则接过来扫了一眼,其他的职位看不太懂,就知道拍戏的“导演”。
他心中一动,看着他问道:“李先生,有什么事吗?”
“我看小兄弟身手不错啊,之前练过?”
李衍打量着林西则,他刚刚和陈院长出现在门外,他就注意到了他。
他这张脸长得实在出挑,关键气质还这么好,带着些许书卷气的同时,又不失干练果决,有种少有的端方正气。
再加上他从窗外翻进来的那一幕,着实让他眼前一亮。
那毫不拖泥带水的利落动作,格外的潇洒,连他都忍不住暗赞一声。
面对李衍的问题,林西则笑了笑,用眼神适当地表现出了疑惑。
原主是肯定没练过功夫的,而且身体还一直不太好,甚至曾经因为体力不支在舞台上晕倒,被嘲笑为“弱鸡”。
“呵呵,你知道我是个导演,正在筹拍一部网剧,今天过来是想在福利院挑几个小演员,没想到还有意外惊喜。”
李衍爽快地说道,“我觉得小兄弟的外形气质身手,都很符合我剧里的一个角色,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你放心,我不是骗子,这一点陈院长可以证明,我们之前就有合作过了。”
一旁的陈院长闻言,点了点头。
李衍也是从兴欣福利院出去的,被收养后过得不错,一直感念福利院的恩情。
当了导演之后,如果剧本有需要年龄小的龙套配角,会优先来这里挑选,让有天赋的孩子多个出路,也能让福利院创收。
当然这些都是符合规定的,剧组也会保证孩子的安全,几次合作都很圆满。
林西则看着李衍真诚的眼神,没有立刻应声。
他才来了这世界两日,对未来要做什么,还没有明确的想法。
迟疑片刻,他说道:“李导你好,我叫林西则,你可以先去网上搜搜我的事。”
“如果在了解过我的情况之后,你还觉得我合适的话,可以跟我的经纪人联系一下,这是他的电话。”
林西则把杨付观的号码翻了出来,李衍有些发愣,而他身边似乎是助理的年轻人,已经拿出手机把杨付观的手机号记了下来。
后面自然没什么好说的了,林西则跟着陈院长回了办公室。
-
程易坐在车里,百无聊赖地玩着游戏。
就在他打完一局农药,拿了MVP正准备再接再厉时,眼角余光瞥见一道熟悉的身影从福利院里走出,朝这边过来。
他连忙退出游戏,刚想和林西则打招呼,结果在看到他怀里抱着的小孩时,不由愣住了。
不是去福利院献爱心吗?怎么还抱了个孩子?
程易愣了一下,等林西则走近了,确定没看错,才赶紧下车给他开门。
“阿则……”
他张了张口,本想问一下,但见林西则明显不愿多说的表情,他只好乖乖闭上嘴。
不该问的别问,不该说的也别说,这是来之前杨付观提醒过他的。
林西则坐上后车厢,看着程易把门关上,又往驾驶座跑。
怀里的小孩已经睡着了,然而睡梦中,他依然紧紧抱着他的脖子,像担心他会突然消失一样。
林西则的心情有些复杂。
按照陈院长的说法,这个叫林一唯的小孩,是自己走到福利院的,孩子还小,问他什么也不说,只在他的脖颈上找到了一块铭牌。
铭牌上刻着小孩的姓名,背面用纸条贴着林西则的名字和手机号码。
现在这块铭牌,就在林西则的手上。
他摩挲着林一唯的名字,大脑隐隐作痛,显然关于这个孩子的记忆,也属于原主隐藏很深的部分。
林西则皱了皱眉,将那块铭牌塞回了小孩的领子里。
这时程易问道:“阿则,我们接下来去哪?是回公司宿舍吗?”
林西则刚想说是,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地方,他顿了顿,让程易把手机给他,然后输入了一个地址。
“去这里吧。”
程易瞅了一眼,“哦哦,好的。”
***车缓缓启动,在呼啸的北风中离开了福利院。
地方离得不远,很快就到了一个小区门口。
“程易,今天的事……算了。”
林西则原本想让程易保密,不要跟杨付观说,但犹豫了一下,还是觉得顺其自然吧。
“今天谢谢了,以后有事会再联系你的。”
林西则跟程易道别,一手提着薯片,一手抱着孩子进了小区。
按照刚刚得到的记忆,来到原主在这里租的房子。取出钥匙开门,他顺利地进了这间两室一厅的出租屋。
房间里的一切都有种熟悉感,他熟门熟路地进了侧卧。侧卧的角落里,堆放着一些小孩玩具和用品,很明显,林一唯之前是住在这里的。
林西则轻轻将小孩放在了小床上。
大概是回到熟悉的环境,孩子终于松开了他的脖子,将自己蜷缩成一个虾球。
看着他熟睡的模样,他心中莫名有种如释重负,身体都轻松了一些的感觉。
林西则眉毛微挑,歪头沉思片刻,他弯腰拉过被子给小孩盖上,然后出了房间。
客厅里并不凌乱,应该原本是有人打理的,只是现在手指刮过茶几,已经能看到浅浅的一层灰。
林西则按照记忆,先将屋里的暖气打开,然后在餐桌上,发现了被一把钥匙压着的纸条。
他将纸条拿了起来。

死对头不可能这么可爱林西则时越全文阅读

这是之前的***留下来给原主的,字迹不太好认,有些字甚至用拼音表示,林西则费了很大劲才看明白。
“小林啊,俺觉得这事还是不对。”
“本来想等你回来的,但俺的火车票已经买好啦,要回老家过年去了,你的电话又一直打不通,最后俺没办法,还是按你说的,把孩子送到了附近的福利院。”
“你回来要是看到这张纸条,就快去把孩子接回来吧,地址给你写了,就在咱小区不远,很近的。”
纸条下面写了兴欣福利院的地址。
林西则皱眉,所以小唯不是走丢,而是被原主遗弃的?
他将纸条揣进兜里,又进了主卧。
主卧里东西不多,可以看出原主很少回来住,林西则坐到床边,一抬头,便看到放在靠墙桌子上的一个相框。
他起身拿起相框,相框里是一个笑容温柔甜美的女子。看着她,林西则不自觉地摸了摸别在右耳的耳钉。
是那个送了这颗耳钉给原主的女人?难道她才是原主的心上人吗?
他这么想着,心脏又隐隐作痛起来。
这一次,林西则没有再轻易放弃。
该出手时就出手,他可不想一直保持这样奇怪的状态了。
随着他深入回想,属于原主的一段段记忆从脑海深处涌了出来,胀得他的太阳***突突地疼。
林西则额角冒出了冷汗。
他踉跄着往后退,一阵头痛欲裂中,他往后一倒,晕在床上失去了意识。
“滴答——滴答——”
墙上的时钟安静地走着。
等林西则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完全黑了。
他用手背擦了擦额头的汗,一方面是因为疼,更多的是因为……
热。
暖气的效果十分显著,把房子烤得暖洋洋,让还穿着大衣的他感觉像到了夏天。
明明入夜后,外头已经开始下雪了,屋里却温暖如春。
现代世界还真是神奇……林西则将大衣脱掉,然后看着天花板发呆。
他又想起了一些记忆片段,同时也确认了一件事。
挠了挠头,林西则起身出了卧室,进厨房用热水壶烧水,然后进侧卧看看小孩的情况。
开了灯,就见小娃娃抱着被子缩在床角,听到动静,他睁开眼睛,有些惊恐地看了过来。
“爸爸……”
他小声喊他,声音软软的,特别乖。
林西则顿了顿脚,走到他身边,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小孩的头发又细又软,摸着像某种可爱的小动物。
“坐在这里干什么?怎么不睡觉?”林西则声音轻柔地问道。
小男孩望着他,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里写着忐忑,他嗫嚅道:“我……我饿……”
林西则这才想起来,他没给小孩准备晚餐就晕了过去。
他摸摸鼻子,“饿了为什么不出去找我?”
“我……我怕爸爸会不要我……”小娃娃瘪着嘴巴,眼睛里开始积蓄眼泪。
林西则有些心软。
既然知道不是原主亲生的,他心底的芥蒂也消失了。
他伸手将他抱起,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放心吧,这种事情不会再发生了。”
他将小家伙放在沙发上,厨房的热水已经烧开了,他在柜子里搜出来两桶方便面,一桶老坛酸菜,一桶小鸡炖蘑菇。
这种面好像只要用开水泡一会就可以吃了,味道还特别香。
客厅里,林西则将开水倒进方便面桶里,分别用两个盘子把面盖住,然后端正地坐好,看着墙上的时钟开始默默等待。
林一唯乖乖坐在他身边,两条小细腿耷拉在沙发边缘,和林西则并排坐着,一起眼巴巴盯着面前的两桶面。
“咕~”“咕~”
随着泡面的香味弥漫开来,两声清脆的咕噜声在安静的客厅响起。
林一唯先抱住了自己的小肚子,又好奇地歪过脑袋,看着林西则眨了眨眼。
“呵呵,我也没吃晚饭呢……”
林西则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拿起下午买的薯片,开了封口。
他先尝了一块,眼睛一下子便亮了。
这薯片真的挺好吃的。
他又捏了块,然后整包都递给了身边偷偷看着他吃的小娃娃。
看得出来,林一唯也喜欢吃薯片。
“谢谢爸爸。”
他小声说了一句,才伸出小手在塑料袋里捏了一片,然后******地啃了起来。
林西则揉了一把他的脑袋瓜,然后继续盯着时钟。
“好了,时间到!”
终于,林西则看着指针走到第5分钟整,便动作麻溜地将两个盘子掀了开来。
泡面的香味扑面而来,让人垂涎三尺,食欲大振。
林西则分别尝了尝味道,然后把小鸡炖蘑菇的那桶分给了林一唯。
林一唯从沙发上滑下来,站在茶几旁。
一只小手扶着桶,一只小手抓着叉子,在方便面桶里舀面吃。
他凑下去喝汤的时候,小脸都还没有桶口大。
见他能自己吃饭,林西则便端起自己那碗吃了起来。
虽然写着老坛酸菜牛肉面,但除了一点点疑似肉丁的碎末之外,他并没有看到有肉的存在。
闻着香,吃起来也不错,他很快就爱上这种又酸又辣的味道。
等面吃完,一大一小两个人躺在了沙发上,摸着自己滚圆的肚子,动作都有些相像。
原主的饭量很小,让林西则不太习惯,他前世吃得多,身体也壮实,不像原主这样弱不禁风。
下午在福利院救下小一唯的时候,他也明显感觉到了速度下降,行动起来远没有以前那么灵活。
接下来,他要先加紧锻炼,把体格搞上去,就算武功不能恢复原来的水平,但至少也要能自保。
林西则抬起手,看着自己细瘦的手掌,紧紧握了握拳。
“爸爸,面好好吃。”
这时,身边的小娃娃忽然说道。
林西则侧头看他,小孩的眼睛亮亮的,带着几分讨好。
他张了张口,想说点什么,但最后也只化作一声叹息。
“好了,你该睡觉了。”
林西则起身,将小娃娃抱进了侧卧。
“爸爸,我可以跟你睡吗?”林一唯搂着他的脖子,期待地问道。
林西则脚步一顿。
虽然他已经在逐渐适应新生活,但刻在骨子里的东西是不会轻易改变的。
他是大魏朝的少将军,习惯了睡梦中也保持警惕,要是不小心把这小娃娃给伤了,那可就不好了。
“小唯是男子汉吗?”他轻声问道。
林一唯迟疑着点点头:“嗯!小唯是男子汉,以后长大了要保护爸爸和婶婶。”
婶婶就是给原主留纸条的***。
林西则笑:“小唯很棒,那男子汉大丈夫,就要自己一个人睡。”
林一唯呆了呆,然后乖乖点头:“好,小唯可以一个人睡。”
林西则便将他放在床上,给他盖上被子。
看着小娃娃安心地睡过去,他微微弯唇,轻手轻脚地出了房间。
林西则回到主卧,走向床的时候,随手将桌上的相框盖了起来。
感觉到心脏微微刺痛了一下,他挑了挑眉,却没有停下,直接躺倒在了床上。
他呈大字型躺着,缓缓闭上眼睛,准备等养足了精神,再来处理他刚刚确定了的那件事。
不过到了第二天早上,感觉刚刚睡过去没多久的林西则,就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了。

本站推荐理由

死对头不可能这么可爱在线资源免费全文阅读火爆来袭,小说资源情节跌宕起伏,内容扣人心弦超级好看,赶紧阅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