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牙儿回宫后,左公公正急得火火烧眉毛地找她。
“月美人这是上哪拱了一圈呀?快快快,换身衣服,把脸洗洗,陛下传您一起用膳呢!”
左公公一见她便白了她一眼,催促着身边人给她收拾。
月牙儿听说是要陪皇帝吃饭,也不排斥了,笑嘻嘻随宫女们折腾。
太微宫勤政的皇帝,还是一如往日。
月牙儿再次来到太微宫,再看他冷峻的脸,突然就有点和昨夜热情似火撩拨人的男人对不上号。
太微宫的地方很多,其中也有单独开辟出来的区域供皇帝摆膳饮食,月牙儿看宫女太监们这自然而然熟悉的操作,估摸着皇帝也经常在这里吃饭。
桌上满满排了好多好多菜,食香四溢,看的月牙儿是眼睛都直了。
什么鸡丝黄瓜、什么什么里脊、麻辣肚丝、八宝野鸭、佛手金卷、红梅珠香、绣球干贝、奶汁鱼片……
应有尽有,叫的出菜名叫不出菜名的,排的满满一桌,估计有将近五十道菜。
宫人们服务非常贴心,制作精美的碗碟一一摆放整齐,还帮她烫好了筷子。
可到底心里如何流口水,月牙儿再怎么也是个女孩子,吃饭时候还是比较注意形象的,吃的比较克制。
赫连云庚似是瞧出了她的克制,眼中带着些许促狭,屡屡示意宫人帮她布菜。
他吃饭的速度甚至都慢了下来,只专注地看着她吃。
月牙儿被看的都快吃不下了。
他突然挥退了随侍的宫人,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引诱道:“来,坐这边。”
“不去!”
月牙儿一看周围没有外人了,胆子就又大了起来,皇帝那样子一看就没安好心,坐他边上她还吃不吃饭了?
赫连云庚也看不出生气,似乎宫人一走,他也轻松随性了很多,正身体斜斜地椅在座椅上,吊儿郎当地看着她。
“我再说一遍,过来,你不来我可过去了哦,你知道我过去你会有什么下场么?”
“……”月牙儿叉着一块如意卷刚要入口,闻言也吃不下去了。
“你就会这样欺负人,行行行,我过去行了吧!”
月牙儿不满地端着筷子小碟子向他走了过去,如意卷也没落下,顺便咔叽咬了一口。
酥软脆香,啊好棒!真的太好吃了哇。
她沉迷美食的档口,暴君也沉迷她的美色,什么让她坐他边上都是骗人玩儿的,月牙儿一靠近他便被他揽抱在了怀里。
色眯眯地帝王在她耳边吹气:“想吃什么,朕喂你。”
月牙儿被他靠近耳边的话语说的身体就是一麻,忍不住摸了摸耳朵:“不要不要,我自己吃。”
“可是我也饿了,我的饭还没吃下肚呢。”赫连云庚用一种夸张的可怜表情看着她。
月牙儿被他看的小心脏乱跳,还没来及反驳拒绝,唇便蓦然又碰上了一片软暖暖的东西。
暴君的唇密密地落下,像蛇一般的舌头在她口中滑溜溜地追着她的舌头嬉戏。
二人气息交织,愈浓愈烈。
这是昨夜玩了好久的亲吻游戏。
“不要了不要了,我要吃饭……”
“要吃饭呀,可是怎么样才能让我们两人都都吃到饭呢?我来想想……”赫连云庚装模做样的摸摸下巴,邪邪一笑。
“有了,朕来喂你。”
他当即夹了一颗雪山梅,轻轻咬了一口,朝月牙儿靠了过去。
月牙儿的抗议挣扎无效。很快便被接踵而至的惊涛骇浪淹没。
一顿饭毕,吃的是兵荒马乱。
“陛下陛下,我可以走了吗?”
月牙儿捂着红肿的嘴角,欲哭无泪,只想快快逃开。
“不可以哦。”赫连云庚一把揽住她圆润的小肩膀,并排向书案批阅奏折处走去,身后的宫人们也鱼贯而入收拾掉了残席。
“你要一直陪着朕,哪里都不许去……”
在月牙儿未曾看他的瞬间,赫连云庚眼中的霸道更是炽热如火。
月牙儿就这样在帝王的允许下,正真日夜陪伴在了他身边。
从太微宫到紫微宫,二人几乎寸步不离。
朝野之上这几日也渐渐有了月牙儿的名声,妖妃祸国之类的言论也不时流出。
但更多的说法依旧是陛下转了性,近日脾性温和好多,被此女占了便宜而已,继而又是一***劝皇帝雨露均沾,要多多分宠的奏章如雨水般涌来。
月牙儿这几天日日在太微宫伴驾,自从有过一次她无意间看了奏章的事,也没有被皇帝呵斥后。
这些奏章皇帝也随便她看了,她心中微喜自己得到的新权利,平常收拾的时候也更多关注了起来,自然而然翻到了那些骂她的奏折。
不过她也不气,这都是暂时的。
她胆子也因此更是无法无天了起来,时常主动翻开一份份大臣们的奏章,自己研究大夏的朝政和民生。
三族矛盾的事也渐渐被月牙儿记在了心里,盘桓许久。
当看到赫连云庚再次看着这样一份奏章,一筹莫展时,她试探着提出了自己对三族融合的想法。
“陛下,我觉得可能是您给的利益没到位。”
“哦?你说说看。”
赫连云庚对她如此宠爱,更多的还是因为她对他相当于止疼良药的效果。并没有就此便冲昏了头,认为她会说什么有用的话,只不过当个乐子逗趣一下罢了。
可偏偏月牙儿说的认真,他也忍不住慎重聆听起来。
“就好像陛下你让世家大族之间的联姻一样,他们除了你的法令,肯定也还能得到其它方面的好处,才会迫使他们愿意联姻。可民间的三族普通人,似乎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好处?我看过的历史……这类难题,也大多采用******的方式,这样虽然容易获得短暂的成功,可也很容易不得民心……”
“完全灭杀一个种族也是一种文化的缺失,是下下策啊陛下!”
“你知道朕想做什么?”
赫连云庚看她的眼神平静,心中的思绪却因她这番话掀起一重重惊涛骇浪。
“我瞎说的……你要不高兴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好了……”
月牙儿怕怕滴后退,假模假样要下跪。
赫连云庚一把扯过她便狠狠亲了一口。
“别怕,你说的很有道理,朕去召大臣们商议一下。”
说罢匆匆而去。
.
隔日皇帝上朝后。
月牙儿便迎来了她的册封圣旨。
等她兴奋地跪下后,左公公清清嗓子开始念: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月美人端庄淑睿,性行温良,聪慧敏捷,风姿雅悦。着即册封为月妃,赐居明月宫,钦此!”
“谢陛下!”月牙儿喜滋滋地接过了左公公手中的册文圣旨。便迅速收拾收拾从皇帝的紫微宫搬到了新封的明月宫。
天呀,果然封妃了就是不一样,她刚来时候羡慕的风华宫主殿,都不及明月宫一半漂亮呢。
更别说她之前住的揽月轩了,简直寒碜!
明月宫在紫微宫右方不远,她一进殿,便被宫人们呼啦啦跪了一地,然后就是一叠声的“娘娘千岁。”听的她也是浑身舒爽,觉得自己愈发高贵了起来,彻底满足了她那微末的虚荣攀比心。
“对了,左公公,当日与我一同进宫的那位白美人怎样啦,好久没见过她了呢。”
左公公无所谓道:“她呀,白美人陛下看不顺眼,已经早早打发出宫去了。”
“???”月牙儿目瞪口呆。
“你是说……陛下不喜欢的话,即使进宫了也留不下来?”
“对啊!陛下才不愿养着这么多闲人呢,未曾侍寝过的美人都要被送出宫各自婚嫁。”
“……”
月牙儿从未想到赫连云庚竟然也能如此大度,如此挑美人,一时也是恍然大悟,难怪难怪~之前就听说这宫里时常有人送美人进来,怎么她都没见过几个。
原来是皇帝不喜欢就又给人退出去了。
可是女主白晚晚她怎么也出去了?她这才待几天,遇到她的男主了吗?
月牙儿失措地心慌慌,她好像一不留神改变了原书的剧情了唉,她不会有事吧……
她觉得自己也没干啥啊,不就是和皇帝厮混了这几日嘛,还没当上皇后呢。
月牙儿得意叉腰。

暴君惜宠无度全文阅读

月牙儿受封明月宫后。
也算是正式成了大夏皇帝的后宫一员。
赫连云庚的后宫等级不多,也就一个美人、妃、贵妃、皇后的区别。
新入宫即将侍寝的一般都称美人,不算奴才也不算正真的主子,没有什么地位。有的甚至还不如宫女太监们混的舒坦。
而月牙儿现在就是被封了妃,正真算是皇帝的妾室了,在后宫算得上是个正经主子了。
只是她这样的妃子在后宫也有七八个,委实不太能打,现在拿得出手的估计也就是皇帝的宠爱了。
就是这一点宠爱也让月牙儿心里没底。
毕竟……
外人看来的宠爱再如何不得了,只有她自己知道的一个事实就是……皇帝其实都没正真睡她啊。
她不知道皇帝是咋回事,刚开始那天她还怀疑皇帝是不是不行,可近两日已经被她有意无意都摸清楚了。
她觉得吧……这是一种,谁不行皇帝也不可能不行的感觉……额哈哈哈哈。
自从住进了宽大敞亮的明月宫,月牙儿是神清气爽,看哪哪都好。
就算只是封了一个妃又如何,她妃上面也就两摆着看的贵妃,自己现在正当宠,自然也没人来触她霉头,乐得自在。
只是以后就不知道了……
月牙儿被封了妃后的这几日,渐渐也与宫外有了联系,原身的母亲柳氏因她被封妃的缘故,也得到了进宫看望她的机会。
柳氏来了抱着她就是一顿哭,期间夹杂着这些天的担忧,还有他爹也升官了,整个月氏族人也因她封妃得了不少庇佑之类的好事。
“娘,大哥的读书怎么样了?”
她和原主的大哥月宁相处的不多,只觉得对方是个性情非常细腻的读书人,不算很迂腐,倒有些很可爱的正直单纯,月牙儿还是很看好这个哥哥的。
柳氏摆摆手:“还是老样子,一想到去年没考中就躲书房里掉眼泪,最近你又不在了,他担心你又哭得厉害。”
“唉,我可怜的大哥。”月牙儿也叹息,转而又道,“娘,你让大哥在家等我好消息,趁我现在还说得上话,我去跟陛下求个恩典吧!”
柳氏哪里敢想这个,一听她这话当场吓得就直打跌,“牙儿啊,你怎会有如此想法,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啊!陛下……如今就算宠你,你也不可得寸进尺的,万一因此遭了厌弃怎么办?听娘的话啊,你什么都别管,在宫里只要顾好自己就行啊!”
“额,可是娘,我……”月牙儿话未说完,已经被柳氏捂住了嘴巴。
柳氏一脸恨铁不成钢,“……你这孩子,娘自打你进宫后,就怕你乱说话,可快别说了,这次娘进宫把你之前没来及带走的一些东西都带来了……”
柳氏的家长里短虽然絮絮叨叨,但也无比温暖,月牙儿被柳氏说的发愣,又忍不住心里美,她也是有亲人的人了呢。
唉,虽然很想告诉对方自己混的还可以,但是又怕吓着人家,只得作罢,这家人真的太暖心了。
柳氏走后,月牙儿就又成了宫中的一个无聊鬼,赫连云庚近几日政事忙的紧,也不敢再要月牙儿去太微宫陪伴了……
太耽误效率。
他也够体贴了,担心他的小牙儿无聊,还给她叫来了家人。
赏官赏爵一时半会儿做不到,多赏点金银财宝吃穿用度倒也是可以的。听说她家里还有个哥哥正在准备秋闱,也可以顺便考察一下……
赫连云庚瞬息之间,已经想好了今后如何对待月牙儿的相关事宜。并当即命人将准备好的财物赏赐等等直接连柳氏一起送回了月家,低调异常。
柳氏也只在到家后才被护送的侍卫们叮嘱了一句:车上几个箱子都是陛下御赐之物。
月爹和大哥月宁兴冲冲地对柳氏问东问西,牙儿长牙儿短,好一会儿才想起来看看这个御赐之物是什么。
一打开就是惊了,三箱满满的金银珠宝,绫罗绸缎,随便拿出去一两样都够普通民众吃喝好几年,这皇帝也太大方了吧?
月家三口子一时都有些震惊于蒙受皇恩的好处,却一时又被这些天降横财给弄得坐卧难安。
总感觉这好像就是他们家闺女、妹子的卖命钱,越想越心酸。
这皇帝喜怒无常,他们家闺女在宫里还不知受了多少委屈,才换来的这些赏赐!
.
任月家人如何心潮起伏。
远在明月宫的月牙儿并不知道,赫连云庚还有单独给柳氏赏赐这一回事。
她还在后知后觉的盘算着,等见到皇帝找她要点赏赐回家呢。
也是今日柳氏要走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连能送给柳氏带回家的东西都没有,这才反应过来她一直都是没有钱的穷光蛋!
作为一个轰轰烈烈在后宫被‘宠’了半个月的宠妃,皇帝却也从未主动赏赐过她什么金银财宝。
月牙儿顿时觉得自己委屈极了,甚至都想立即冲到皇帝跟前去讨赏。可这委屈的感觉一上来,她也顿时感觉出了点自己的莫名其妙。
难道就因为皇帝还不够想着她而觉得委屈吗?可她在皇宫里,皇帝包吃包住包用,也确实不用什么银钱啊。
月牙儿心神俱震,这才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彻底偃旗息鼓。
她好像真的是被宠过头了,也越来越不把皇帝当外人了。可平时私底下冲昏了头脑胡言乱语也就算了,她要是在外人面前也找到皇帝这么闹上一通,八成就真的死定了。
还是谁都救不回来的那种。
赫连云庚这个人吧,心思永远都只在心里转,他讨厌的人,他说不定还对对方很好,反过来说,他对你好的时候,说不定也有可能反手把你打落沉泥。
如果她不能牢牢摆清楚自己位置,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要被暴君打入冷宫了吧。
月牙儿这样凄凄惨惨地想着,一时也不急着想见皇帝了。
她总感觉赫连云庚对她的宠爱,太过不着实际,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可能就会摔的很惨。
可她不想皇帝归不想皇帝,赫连云庚倒是还很惦记她的。
夜色降临的时候,月牙儿便被客气的请进了,宫中为燕国使者准备的接风宴。
“陛下,这便是那燕国的王子燕澹。”
月牙儿从花园僻静角落悄悄靠近皇帝的时候,正巧听见有臣子和赫连云庚这么介绍使者。
当即也忍不住向那二王子看去,二王子燕澹面容阴柔,雌雄莫辨,虽不似使者团的其它男人般雄壮,倒也颇有另一种凌厉的俊美,使人不敢小觑。
“燕国王子众多,这是几?”
“这是二王子。”
月牙儿的到来让皇帝似有所感,他在花木疏影间突然回头看了她一眼。
看见她的装扮也颇是意外。
月牙儿不知道皇帝为什么会在这种场合要她前来,但她不太想在这样的场合引起太多人注意,便穿了宫女的服饰。
也不知道皇帝会不会因此怪罪。
直到她默默站到了他身边,赫连云庚也没有说破,对她做什么之后,她才放下了心:场上除了宫里的人,官员中应该也少有人认识她,想来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吧。
赫连云庚本就因心疾又复发才叫了月牙儿过来,她如此识趣换了宫女服饰,没有大张旗鼓的来,倒也颇是为他省了一番和大臣们的口舌。
他自然没有什么不满意的。
两人就这样不冷不淡地,似乎很陌生地在御花园开始了这个晚宴。
燕国的使者团装束也和大夏差不多,大多是豪放狂野派的,都不太像是汉国那边的农耕民族,身材也是个顶个高个。
不过,在这些燕国人中,燕国王子的样貌倒是个例外。他和这些壮汉站在一起,倒愈发被衬托的生的纤细又精致。
让月牙儿忍不住是瞧了又瞧。

本站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本站为您带来的暴君惜宠无度全集资源完整免费阅读 ,整个小说资源在作者笔下有滋有味,看着他们互相渗入对方内心,就像慢水煮青蛙一样,等醒悟时已经无回转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