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老师好,我叫黄小寒。”这丫现在看起来非常的文静老实,看起来就是个娇弱的小白兔。
“小寒,是吧?你好,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摸摸许小寒的脸,奚老师对着黄雅琳道:“你是小寒妈妈对吧,我希望你能尽快给小寒办理入学手续,我会找时间给小寒补课,尽量让小寒跟上我们的进度。”
“好的,谢谢奚老师!”黄雅琳十分的感激,她都已经做好孩子去免试学校的心里准备了,毕竟这个学校属国家重点学校,她根本就没报希望进来的,前面的一些学校都比不过这所学校,要进这所学校十分难,所以她才会放到最后,带着女儿来面试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只有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来的,真没想到居然这么幸运,上帝保佑!
就是这几个老师的表情让她有些不好的预感。
其实之所以这么顺利,是因为中间存在着一个误会,黄雅琳是直接打电话和校长约好的,校长刚好有事,就随意的对着政教处提了一下,下面的人嘛,当然要揣摩上级话里的意思,校长虽然只是淡淡的提了一句,却被下面的人误以为是校长特别照顾的,所以才会这么顺利,否则像许小寒这样的要进学军,没有关系的话,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所以说,这丫的狗屎运还是很好的。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你现在就可以办理入学手续!”殷主任笑着对黄雅琳道,对这个奚老师越发的欣赏。
戴老师有些讽刺的笑了,阮主任依然拉着个驴子脸,没什么表情,殷主任依旧笑嘻嘻的,黄雅琳为自己女儿的未来担忧,许小寒背后凉飕飕的。
“那好,请问在哪里办理?”黄雅琳恨不得马上就办理好,省的夜长梦多,今天女儿幸运能进这个学校,不办好的话,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让别人将名额给顶了去。
“先在奚老师那里报名,其余的手续我会带你去办好。”阮主任道,仍然一副死驴脸。
“那小寒就先跟我去班级认识一下大家吧!”奚维露对许小寒眨眨漂亮的大眼睛,许小寒发现奚老师说话有个特点,就是喜欢用商量的语气,把你当成大人一样的,让人感觉很***。
许小寒看看黄雅琳,黄雅琳朝女儿温柔的笑着点头,牵上奚维露伸过来的手,一大一小出了政教处。
“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办公室了!”戴静见这里没她的事了,就百无聊赖的出去,看也不看前面出去的一大一小。
教学楼在办公楼的正后面,与行政楼和办公楼不同,它看起来十分的宏伟且现代化,和艺术楼一起成为是学军的标志性建筑物。
教学楼正面是宽六七十米的阶梯,阶梯两侧各放着一个火炬形的***白色大花盆,里面的植物开出了鲜艳的花朵,顺着阶梯往上,走完五分之三左右,阶梯中间出现两米多的的空当,空当的两侧同样放着两个装满鲜花的大型***白色花盆。
继续向上走个个十多个阶梯就是三楼,这里竖着一块十米左右宽的金色金属牌匾,上面刻着六个金属大字:教风,校风,学风。
三楼往下是由六根两个成年人牵手合抱那么粗的巨柱鼎立而成,将一楼形成一个***而空旷的室内方形操场,场内均是塑胶地,操场的各个拐角处都是泡沫墙,杜绝了这一块的安全隐患,供学生们在夏日里玩耍。
上三楼后,奚老师带着许小寒直接进了电梯,此时正是上课时间,电梯内只有奚维露和许小寒两人,见奚老师按了六楼的按钮,许小寒猜想的不错的话,她以后所在的教室就是在六楼了。
出了电梯口,许小寒马上就被一阵喧闹声给吸引过去,整栋教学楼似乎给这喧闹声给吵的鲜活了,奔跑声,大叫声,扔书声,大笑声,混合在一起,吵的整栋楼都嗡嗡作响的震动似的。
奚维露回过头对许小寒不好意思的笑笑,这帮小鬼,太不给她长脸了,可别第一次就把新同学给吓坏了,这个新同学跟纸做的一样娇柔。
不过她显然是多虑了,许小寒不仅没有这震耳欲聋的吵杂声给吓到,嘴角反而勾出了彩虹般的弧度,仿佛她是带了一条鱼游进了水,领着一只鸟儿飞进了林,奚维露有些惊讶的看着许小寒。
想想可能是因为这孩子没上过学,没过过集体生活,所以才会对着一切都没反应,这样也好,让她认为这样的班级才是正常的,我们班级的确是正常的嘛,只是孩子纯真一点,有个性一点,性子发展自由一点,问题多了一点,老师们头疼了一点,除此之外可都是优点啊,这帮孩子很可爱,奚老师想到她的这帮子学生,很温柔的笑开。
一直牵着许小寒到教室门口。
一到教室门口,许小寒的视线就被门边墙上玻璃相框内的照片给吸引过去,这是一张全家福样的集体照,每个孩子都有着自己独一无二的表情,放肆的,任性的,青春的,天真的...他们有个共同点,就是每个人的笑容都是飞扬跋扈的,那样嚣张肆意的表达他们与众不同的童年。
照片的上面是一只狼图腾似的花纹,花纹内部是四个烫金大字:恶狼军团!

许小寒全文阅读

照片下面也有一行字:不要对我产生恐惧,我们是温柔的狼群!
在许小寒粗略的观察中,奚维露松开了她的手,推开了学军学校最特殊的班级的大门。
一推开门,映入许小寒眼睑的场面那叫一个壮观,里面没一张整齐的放好的桌子,没一本正常放在课桌上的书,没一个好好坐在座位上上课的学生,当然,里面也没有老师。
班级的人一见到奚老师来了,***勃发的大声吼道:“团长好!”
与平常那些被学习压的没什么生气的孩子们完全不一样,他们脸上的笑容,都是嚣张的,飞扬跋扈的,肆无忌惮的,如初生的婴儿般明媚无杂质,许小寒也微微笑了,一下子就被这群新伙伴给吸引过去,团长?有趣,未来......一定很精彩啊!
“同学们好!”奚老师温柔的跟春日里和煦的风一样,给这个混乱不堪的班级送来一阵清新舒适的空气,抚平了这个班里同学们的烦躁,每个人都像个等待家长表扬的孩子似的,都停了手中的动作,他们也确实是群孩子。
接着,一位大约十岁左右的男孩,甩着后脑勺细细的小辫子,拿着碧绿的教鞭样的竹棒走上讲台敲了三下,指挥道:“快,快,快,大家赶紧回座位去,团长要上课了。”
大家动作十分迅速,十秒之内就全部回到了各自的座位坐好,桌子仍然放的杂乱无章,奚老师可能早习惯了这群孩子这样,也不对他们做过多的要求,很平静的领着许小寒走上讲台。
“同学们,今天我们班转来一个新同学,以后她就是我们班的一员,大家可不能欺负她哦!”奚维露先给这帮孩子们打好预防针。
“放心吧团长,只要她听话,我们是不会欺负她的!”刚刚那个拿着教鞭留着细细的小辫子的男孩很随意的说道,只一眼就能看出来,这帮小鬼们是以这个男孩为首。
许小寒猜的不错,刚刚说话的这个男孩子全名叫朗王誓涵,他爸爸姓朗,妈妈姓王,名叫誓涵,名字挺拗口,在这个学校的老师学生们都习惯叫他狼王,是这个班的头,也是班长,因为他名字的关系,其它班级的老师同学对这个班的称呼为‘恶狼军团’!
对外界的这个称呼他们欣然接受,还称他们的班主任奚老师为团长,这个‘恶狼军团’的团长,班长嘛,就是这个‘狼王’了。
现在站在讲台上往下看,许小寒终于明白,在政教处的时候殷主任所说的年龄参差不齐是什么意思了,这里面大的像刚刚说话的那男孩十岁左右,小的和许小寒现在这身体差不多七八岁的样子,一群小萝卜头们这样坐在一个教室里,看的十分搞笑,许小寒也发现一个规律,让她对这个班级的印象大好,就是年纪小的一般都被安排在前面,年龄稍微大点的都是坐在后面。
恶狼军团是学校里各个年级的问题学生组成在一起的班级,这些问题学生大多是有一定的家庭背景的,学校推不掉,只能收着这群怪胎,并为他们单独开一个教室,这个教室有着属于他们独特的名字。
班里粗略看去大约有三十人左右,教室比之其它教室要大,约四十几个平方,班级后面的黑板报十分有个性,似乎是所有同学集体参与画的,乱七八糟却又显得极富童趣,很天真。
课桌都是一人一张的,同样是杂乱随意的摆放着,每个同学脸上的表情都不一样,却有一点相似之处,桀骜不驯。
许小寒在打量他们的同时,大家也在打量她,大家对她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娃娃不会给我们玩两天就散架了吧?
“小***,傻愣着做什么?赶紧给大家介绍个啊!”一个长的唇红齿白,皮肤通透,明显是混血儿的小男孩对着许小寒叫道,笑的十分痞,一看就知道是个另老师们头疼的主。
这个学生名叫叶加伦,在学军学校的出名程度不亚于朗王誓涵,学生们倒没什么感觉,最多觉得他很调皮,老师们是人见人怕,不是他不聪明拖班级后退,而是只要他去哪个班,哪个班的成绩绝对会倒数。
“对啊,小***,别害怕,我们很温柔的!”一个扎着高辫子皮肤黝黑相对于这群学生来说,身材稍显高挑的穿着大红色的无袖短衫的女孩叫道。
这个女孩叫沈冰,是个十分聪明又活泼开朗的女孩,对什么事都非常积极,在这个班里就像个姐姐一样,十岁,年纪小,免不了和大家一起起哄。
底下一阵爆笑,奚老师也无奈的笑了,正准备说这个新同学年纪小,怕生,她来介绍就好,却诧异的发现,这个看似娇弱的小姑娘居然在大家的调笑下的走向讲台,笑的跟小白兔勾引大灰狼似的,一双明眸茶似的水眸眨巴着看着大家,用同样软糯的嗓音开口:“大家好,我叫黄小寒!”
就这样,许小寒这只小白兔,正式登上了这条没有归路的贼船,不过究竟谁是贼还说不好啊,这丫也同样是一只披着兔皮的狼啊。
本站推荐理由

以上就是小说资源重生之小女子记事完整资源在线全文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以笔为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资源,等你发现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