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不管李大妮怎么想从顾铮身上抠点钱,都是难上加难,这才有了后来想借着介绍媳妇的机会,从他手上拿钱,不管是结婚的时候,还是啥时候,最好能让顾铮娶一个自己能拿捏的儿媳妇,毕竟顾铮是军人,常年不着家,有媳妇在身边,总要给家里寄钱的,儿媳妇好拿捏,这钱也好拿了。
可她哪里想到,这边紧锣密鼓的给介绍,顾铮一个没看上不说,从城里回来的路上,还给她领了个女人回来,说已经领证了,媳妇的事情不用他们操心。
李大妮当场吓的眼睛都从眯眯眼变成牛眼!
至于原主秦玲玲会和顾铮结婚,也完全是因为家里人给她弄了一个回城的名额,是为了逼着她嫁给一个残废的男人,好让家里更上一层楼,向来软弱被欺负的秦玲玲,难得硬气起来,死活不同意,直接跑了,这才在回农场的路上,遇上军人顾铮。
两人在此之前,就见过两次面的,都是顾铮回家的时候,刚好遇到,两人互相一说,一拍即合,就同意了这门婚事。
这婚事是草率的,以至于秦玲玲站在顾家用泥砖建的外圈墙的时候,产生了紧张。
“怎么了?”顾铮站在一旁,看她一脸紧张。
秦玲玲摇摇头,“没事,没事,咱们走吧!”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是她一贯的生存法则,既然穿也穿了那么久了,多个丈夫,也没什么好紧张的,反正从一开始,两人的婚姻就是为了摆脱当下困境而结合在一起,并没有实质性的东西。
这么想着,秦玲玲也释怀了。
倒是两人刚开了院子用竹子织的小门,一声尖锐的喊声从屋檐方向传了过来,“大哥!”
只见顾瑶鞋子都没穿,急忙跑到两人面前,满脸除了激动,还有泪水,“大哥,真的是你吗?你没死?你真的没死?”
顾铮看着眼前还没有嫁人,更没有难产而死的妹妹,他挤出鲜少的笑容,握着妹妹的双手,“没死,哥哥没死,命大的很。”
“之前有人来报,说你被洪水冲走了,活不了,我还以为,以为……”顾瑶话没说完,自个儿难受的眼泪直掉。
兄妹难得见面,秦玲玲本想让出点地方,让他们拉拉家常,说说话。
可没有想到,这头刚让出地方,外面迎着昏暗的走来一对有说有笑的母女,正是顾铮的后娘李大妮,和他那好吃懒做,整天欺负顾瑶的顾春花。
秦玲玲猜测,这两人身上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拿,一看就是串门回来,准备等着顾瑶煮好饭菜洗手吃饭呢。
李大妮嫁给顾大顺之后,第一年生了顾国强这个儿子,第三年就生了顾春花这个闺女。
这可谓是三年抱俩,还给老顾家留下了香火,可算在顾家硬气了。不像顾铮,是从外面捡回来的野孩子,前头的娘又死了,就算没多少人知道他是外头捡回来的,但也架不住她的得瑟。
有了儿子的李大妮,也算抬头了,顾大顺这人性子又温温吞吞的,她自然一家独大,平日里也不下地挣工分,每天就使唤着男人和不是亲生的顾瑶下地干活挣钱,然后就是算计着从顾铮手里抠钱。
看见顾铮在院子里,本来天色就昏暗,直接把刚才还有说有笑的李大妮吓紧捂着胸口,见鬼似得大喊,“哎呦妈呀,这是人是鬼?”
她一副见鬼似得靠近,把面前的三人仔仔细细的看清楚,“这是顾铮鬼魂回来了?”
“你才鬼魂!你才鬼魂!”顾瑶和秦玲玲齐口骂道。
姑嫂两人说完一愣,秦玲玲没想到顾瑶会开口,她是见不得李大妮这么恶心,顾铮好歹是顾家人,说话却那么难听。
顾瑶更没想到,相处了几天基本不怎么说话的***,居然会开口骂这个后娘。
李大妮被骂的一愣一愣,“诶,你们两个死丫头,怎么说话呢?”
顾春花给她妈帮腔,“就是,我妈是长辈,***,姐,你们骂长辈,适合吗?”
“谁让她这么说大哥了,大哥明明是好好的站着这里,根本不是鬼魂好吗?”
“之前不是说死了吗?都有人跑来报信,难道错了?”

七零女知青[穿书]秦玲玲全文阅读

李大妮说话的时候,还不敢靠近顾铮,就算顾铮活生生站在她面前,被他眼睛盯着的时候,她都怵得慌,更别说现在也不知道是人是鬼?
倒是顾铮扭头朝他看过来,喊了声,“大妮姨,你看看我像死了吗?”
被顾铮那眼神盯着,耳朵传来他幽幽沉沉的声音,李大妮刚上前的一步又退回两步,“你真活了?怎么活的,不是说……”
“本来以为是要死的,不过运气好,没死成。怎么,你高兴?”
顾铮声音带了几分调侃,但是那看着李大妮的眼神,却的冷的快要吓死人。
李大妮抖了抖,扯着僵硬的嘴角,笑了笑,“高兴,当然高兴了,你这没死,你爸得高兴坏了,你是不不知道,那天杀的人过来传,说你失踪了,怕活不成,我和你爸担心的好几天,吃不下睡不着,可别提多难受了,你现在回来了,我们也高兴了。”
看着她皮笑肉不笑的李大妮,顾铮眼神逐渐冷了下去。
在没出事之前,他还只是活了二十五年的顾铮,或许还会把这个后娘当半个娘尊敬,但是见识了未来十几年,李大妮干的那些肮脏事情,他实在无法对此人有半分尊重。
他忽视了李大妮的话,朝妹妹问了声,“是不是做饭了?”
“是,是,刚坐好,我这菜也是刚做好,盖子盖着呢,等爸下工回来吃,不过没想到你们回来了,做的份量不够。”顾瑶赧然,一张常年被太阳晒黑的脸,现在黑红黑红的。
“哥,你饿了吧,要不你和***先吃吧,我等会再做点。”顾瑶问道。
顾铮点头应了声好,并没有拒绝。朝着秦玲玲说了声,“走吧!”
倒是李大妮一听,见顾铮对她没半分的尊重,不悦的说道:“再饿也得等你爸回来吧,先吃像话吗?”
顾瑶连忙反驳:“我哥那么远赶回来,先吃怎么了?这饭菜是我做的,我让我哥先吃,我等会再做我爸的份。”
顾家除了现在顾铮和他新娶的媳妇,还有五口人,他爸,他后娘,顾瑶,还有后娘生的两个孩子。
这五个人里头,就他爸和顾瑶干活下地挣工分,李大妮基本都不干,偶尔使唤顾春花去割点猪草,拾点柴禾,至于她自己,基本都是东家长西家短的到处串门说是非,然后看天色差不多了,就去田里把顾瑶喊回去做饭,她等着开饭,日子过的比谁都顺畅。
要不是为了这个家,顾瑶根本就不想做这个饭。
李大妮一听,这大眼珠子瞪起来,“大丫,怎么说话呢,我是你妈,有你这么跟你妈说话吗?”
“我妈死了。”有哥哥在家,顾瑶硬气道。
李大妮刚想说‘你个死丫头,有你这么说话咒我的吗?’,可她这边刚开口,顾铮一双黑黢黢阴森森的眼睛扫了过来,“我和瑶瑶就一个妈,你要想让我们认你这个妈,我每年清明的时候,我们不在乎多上一炷香。”
李大妮被他这气势吓住了,张了张口,半个字说不出来。
等人进了屋子,反应过来的李大妮,这才一脸嫌恶的“呸”了一口,“什么东西?一个野种,还真把自己当回事!”
一旁的顾春花上前问道:“妈,也就是说,我大哥没死?”
“你看他那气人的样,像是死了吗?我倒宁愿他死了变鬼回来的。可气死我了,什么东西!”
顾春花看着大门的方向,“那妈,之前跟你和爸说好,我要国强房间的事情……”
李大妮正气头上,一听,一巴掌往顾春花脑袋扣去,“就知道你脑子尽想着自个儿,个没用的东西!”
顾春花受痛,连忙捂着脑袋,看着她妈气呼呼踢着路边上能踢的东西进的屋,委屈不已。
之前说好的,大哥死了,这半路没用的大嫂也不会再回来了,之前大哥另开的半间屋子,大哥是用不上了,国强一直想要大哥的房间,以前大哥不在家,就经常往大哥屋子里睡,大哥回来怕他,才搬回屋子,这会大哥要是死了,国强就住大哥那敞亮的屋子里去,她正好搬到国强屋子,不想跟顾瑶挤那最乱最臭的屋子。
本站推荐理由

七零女知青[穿书]最新资源在线全文阅读小说资源故事情节紧凑,人物性格饱满,文笔清新,值得收藏拜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