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她睁开眼睛直愣愣的看着自己,眼眶发红,眼泪慢慢的堆积,直到一滴一滴的掉落下来。
翠翠慌了,她最见不得大姑娘哭了,哭起来自己的心好像被大锤敲打一样。
“莫哭莫哭,想睡就睡吧,不就是踏春节吗?不就是被二姑娘骂吗?我们不去也可以。”翠翠连忙拿干净的帕子擦干净她的眼泪,安慰她。
纪芜哪里还能不明白,自己真的回来了,以前就好像一场梦一样。
“翠翠,你今年多大了”
“小姐你又迷糊了,前两天我才过完十七岁的生日啊。”翠翠一边把她扶起来坐在梳妆镜前,开始准备给她梳洗。
十七岁,那就是自己十六岁那年,那年自己还没有遇见韩清云,自己还没有遇见他。
看着镜子里面略显稚嫩的脸庞,没有因为长久生病变得消瘦惨白,还有一些婴儿肥。手指慢慢的摸着,这一次,自己可不能这么傻了。
“翠翠,祖母呢?”现在她只想快点见见自己的祖母,父亲,妹妹,还有母亲。
“小姐你又忘记了,今天是踏春节,老夫人昨天就和她的老姐妹们聚会去了,今儿在踏春节上就能见到老夫人了。”翠翠手脚很快,衣服发簪都是昨晚上选好的。
“这件天蓝色的衣服可是花了好几个绣娘的功夫,正好在踏春节穿,小姐一定是最好看的。”翠翠把一件绣着浮云的天蓝色长裙细心的给纪芜穿上,系上了一个小香囊,整理整齐。
纪芜还是有些迷糊,就如同一个木偶一样随她摆弄。直到翠翠把一直蝴蝶欲飞的簪子***了她的发髻。
“不,翠翠,不要这个。”纪芜把那个簪子取了下来。就是因为这个簪子,自己才认识了韩清云,自己绝对不要再犯前世的错误了。
“好,那我们用这个好吗这个金步摇夫人给的,也是极好看的。”翠翠又从盒子里面拿出一只做工十分精细的步摇,比起那只蝴蝶簪子更胜一筹。只是是夫人送的小姐未必要戴。
“就这只吧。”纪芜也记得这个,当年母亲做了两只一模一样的,自己和纪澜一人一只,只是自己从来没有戴过,倒是纪澜喜欢极了,戴着它天天在她眼前晃。
“姐姐,姐姐你醒了吗?姐姐我进来了。”如同黄鹂一般清脆悦耳的女声传进了院子。根本不需要自己的同意,推开门就进来了。
只见一个穿着粉色长裙的女孩,潋滟的桃花眼直直的看着她。因为年纪还小,身体还没有抽条,脸上肉呼呼的,极为可爱。
翠翠急忙把最后一点工作收完,看着二姑娘走进来送了一口气,她可不想被二姑娘念叨。
“姐姐,你戴这个簪子了!我也想戴的,母亲说我太小了。”满脸的委屈,嘴巴撅的都可以挂油壶了。
“阿澜过来。”纪芜召召手把小女孩抱在怀里,一点一点的摸着她的头,眼眶又有一些发红。她还记得自己死后纪澜的疯狂,原以为,她也是讨厌自己的。
“没关系的,那阿澜戴这个镯子好不好,姐姐也戴,我们就是一样的了。”
纪芜从首饰盒里面拿出一个金丝缠绕的花环手环,戴在了纪澜的手腕上。枝叶花朵缠绕的极为美丽,是母亲留给她的。
“真的吗?谢谢姐姐。”纪澜很惊喜,姐姐都是不喜欢她的,哪想今天还送了她一个手环,真的是太开心了。一定是因为昨天她多吃了两碗饭的原因。
翠翠看着两人手牵着手,一只皓白纤细,一只细嫩白皙,带着一模一样的手环,一切都美好极了。
穿过长长的走廊,两人来到了正院,后院女眷早上是要一起吃早饭的,尤其是因为踏春节的缘故,府中的女主人要为自己的儿女祝福。
“母亲”纪澜看见自己的母亲就跑过去抱住了她,炫耀似的把那个手环露出来,“您看,姐姐送我的。”
王婉看着那个脸色有些变了,她还记得这是纪芜母亲留给她的,怎么会送给纪澜
“阿澜,你告诉母亲,是不是你向姐姐讨要了,母亲不是告诉过你……”
“母亲。”纪芜半蹲行礼,见她就要责骂纪澜,急忙解释,道:“不是的,是我自己送给阿澜的,阿澜很乖。”
王婉看着眼前亭亭玉立的纪芜,有些恍惚,初次看见纪芜的时候她还小,害怕的躲在自己父亲的身后,悄悄的探出头来看她,被发现后又像小老鼠一样缩回去,可怜又可爱。
“母亲,我……我们吃早食吧。”纪芜想要向她忏悔,向她道歉,说自己错了,求她原谅自己。
“好,来入座吧。”王婉总觉得纪芜想要和她说些什么,但是又没有说出口,但她还是敏锐的察觉到,纪芜变了。收起了那些虚张声势的锋芒,整个人柔顺的宛如一汪春水,叫她母亲时也不是勉强,而是真心实意的。是在她不知道的地方,发生了什么吗?

娇妻阿芜纪芜卫明庭全文阅读

王婉给两人一人舀了一碗稀饭,这些时候一般都不会叫下人帮忙的,她喜欢这种照顾家人的感觉。
纪澜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吃一碗稀饭根本不抵饿,但是母亲又让她控制饮食,忍不住委屈的看着纪芜。
纪芜哪里不知道,母亲不想纪澜长得胖了被其他姑娘耻笑,便让她少吃一点。
“看见阿澜吃的这么香,我也想多吃一点呢。”纪芜夹了个灌汤包在纪澜的盘子里,笑着对母亲说。
纪澜笑眯眯的吃完了,王婉看着两姐妹的样子,只好笑着道:“随她去吧。”
吃完早食后便是踏春节的祝福了。这天每户人家都会准备春天的鲜花,用大安寺大师开光后的水,沾染后撒在自己儿女身上。
纪芜和纪澜跪在院子中,王婉拿着一株桃花沾满了水撒着她们的头上,“花神保佑我女阿芜阿澜身体健康,平安顺遂。保佑她们皆能有一个好父家。”
纪芜挺听着,鼻子就酸了,***把眼泪逼回了眼眶,别哭,别哭纪芜。
随即便将那株桃花系上红绸带,拴在院子的大树上,据说花神看见了就会帮他们实现愿望。
“好了,祈福结束了。起来吧。”一切弄好后王婉另外准备的桃花插在了两人的发髻上。
“走吧,外面的马车已经准备好了。”这天全城的人都会出来庆祝,还会有花神表演,更是城中适龄的青年男女相看的绝佳机会。
花神祈福除了有家里的,还会有德高望重的老人给年轻人祈福,纪府的老夫人就是其中之一,所以今早便没能见她。
“姐姐,我想和你坐一辆马车好不好?”纪澜晃着纪芜的手,撒着娇。
王婉有些担心,虽然知道自己女儿是个不长心的,但是若是纪芜太直接的拒绝还是会觉得挫败吧。
“阿澜……”
“好,那我们今天只能让母亲单独坐一辆马车了。”纪芜反手拉住她肉肉的手,笑着对母亲说。
“好,你们上去吧。”看着她们上了马车王婉觉得今天这个早上有些魔幻,不会是自己还没睡醒吧。
纪澜是第一次和她单独坐一辆马车,兴奋极了,动来动去的不安分。
后来可能是觉得无聊了便直勾勾的看着纪芜不说话。
纪芜无奈只好看着她,道:“总看着我干什么?”
纪澜听见她问不好意思的捂住自己的脸,小声的说:“姐姐好好看啊,眼睛好看,身上香香的,手也细细的***嘿。”
如果不是她小,这活脱脱就是一个小流氓了。
“阿澜也很好看,眼睛和母亲一模一样,以后会是京都的大***呢。”纪澜长大后便成为了一个***的姑娘,举手投足间的风情不知迷了京都多少少年的心。
“真的吗?”纪澜发愁的捏捏自己的小肚子,这个样子也能行吗?
“你还小,以后长大了你就瘦下来了,所以不用节食的。”纪芜知道她在担心一些什么。
听见她这么说,纪澜悄悄的从自己的小挎包里面翻出了几块豌豆黄,还递给了纪澜,“姐姐吃,那我就不用担心了。”话音刚落就放了一块在自己的嘴巴,美滋滋的吃起来了。
纪芜是真的没发现她是什么时候藏的,纪澜吃完一块喝了一些水,道:“我早就知道在母亲那里不能吃太多,出院子的时候我让小音准备的。”
小音是纪澜的随身侍女,也是一个爱吃的。
“小姐,我们到了。”赶车的小厮在帘子外面提醒。
“好。”

本站推荐理由

娇妻阿芜完整资源全本全文阅读小说资源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