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报警,城北一个废弃的工厂里发现一具男尸!”手机里传来Z市刑警队长张健有些急促的声音,“小楠,你在哪里?”
“我马上赶过去,把地址发给我!”夏楠没有回答张健的问题,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就挂掉了手机。方才河边一瞬间的多愁善感,这一刻早已踪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源于职业的那种冷静和从容。
轮胎与地面的剧烈摩擦,发出一阵刺耳的声响。夏楠一只手熟练的握在方向盘上,耳机里传来有些平淡而机械的声音。不太熟悉的工厂名字让夏楠轻轻的摇了摇头,眉头更紧的皱在一起。直觉告诉她,事情,可能会比想象中复杂的多。
几辆警车几乎同时出现在这个废弃工厂的门口,最终停到了大院深处的仓库外边。快步走下车,抬起警戒线,夏楠看到张建已经负着双手站在那里。
“队长,什么情况?”夏楠走到张建身边,同时也看到了张建脸上那复杂的表情,“这个工厂,好像已经很久没有人了吧……”
“一个拾荒者报的案,他偶尔会住在这里,但是今天晚上回来,就发现了这一具男尸.”张建一边说着,一边抬手指了指前面,“夏楠,现场有些……你,要有心理准备……”
夏楠点了点头,轻轻的走到那具男尸前面。当真正看到尸体的时候,一种令人作呕的感觉突然涌上心头。虐杀,这是一起典型的虐杀……
男尸的双眼已经被剜去,十根手指也已经被齐根斩断,散落在尸体旁边。喉咙间一道***的刀痕,显然是利器所致。一柄锋利的匕首,正刺在死尸的心脏,它就那么纹丝不动的竖在那里,充满了怨毒与挑衅。而地上那一大片早已干涸的暗红血液,更是深深的刺动着每一个人的神经。
“根据报案者提供的口述,这一起凶杀案应该发生在三天之内。”张建走到夏楠的身边,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这一个工厂已经废弃了好几年,平时很少有人来这里,从这一点上看,凶手应该很清楚附近的情况。”
“报案的那个人呢?”夏楠向周围看了看,同时也在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心绪,“能够排除他的嫌疑吗?”
“咱们的人已经盘查过了,应该和这个拾荒者没有关系。”张建一边说,一边转过身去,提高了声音问着,“怎么样,现场还有什么发现吗?”
“没有,什么都没有……”一名刑警干涩的咽了几口唾沫,有些沮丧的说道,“除了尸体,现场没有留下任何有用的信息,包括脚印和指纹。杀人之后,凶手应该刻意的处理了现场……”
张健闭上眼睛,自然打断那位刑警的话。
“先回去吧,这里留给其他人处理!”
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夏楠有些怔怔的坐在办公桌前,目不转睛的盯着根本没有打开过的电脑显示器。她的整个思绪都被亲眼目睹的那一幕牢牢占据,那一具被被剜去双眼斩断十指的男尸,那一地暗红而令人心神不安的血迹,那一柄深深插入心脏的匕首……每一遍想起,都让她感到有些不寒而栗。
究竟是为什么,会让一个人带着如此的怨恨去杀死另一个人。
张健轻轻的走了过来,把一件外衣披在夏楠的身上,又为她端来一杯浓浓的热茶。然后,他走到白板前,用水笔在上面草草的写着什么。
又想到了那个令人背后发凉的仓库,张健觉得自己没来由的轻轻一颤。他的右手一抖,手中的水笔几乎就要掉落下来。为了平抑一下自己的情绪,他轻轻的转过头,看着坐在那里一言不发的夏楠。
“对不起……今天这个案子让你感到不***吧……”
“没关系……”夏楠有些感激的看着张健,“不管怎么说,该遇到的事情,早晚都要遇到的……重要的是,队长,现在查到些什么没有?”
话音未落,一个戴着眼镜的同事推门走了进来。张健的目光和他相汇,轻轻的点了点头。
“说!”
张健的话语简单而直接,没有一丝一毫的拖泥带水。

楚瑜苏墨全文阅读

“和现场看到的一样,死者十指被齐根斩断,双眼被剜掉,致命伤在咽喉的那一刀,心脏上的匕首应该是最后插上去的……”那病警察推了推眼镜,继续说道,“死者的十指都散落在现场,但是在现场,没有找到被剜掉的眼球……”
“查清楚死者的身份了吗?”
“死者名叫肖华,也有很多人叫他小六,今年25岁,我省西海市人,初中文化程度。在西海市曾经多次参与打架斗殴,被拘留过。大概三年前来到我们Z市,在我市安晨酒店里做餐厅服务员。值得注意的是,来到Z市之后,他的行为却收敛了很多,没有留下什么不良记录。但是,有死者的同事表示,肖华和我市一个叫做老K的人保持着一些来往。有人还多次发现他们在一起喝酒,看上去关系还不错。”
老K,这显然不是一个真正的名字。
“那么老K呢?我们是不是有必要查一查?”夏楠似乎捉到了一丝痕迹,“既然死者和这个老K有些来往,老K和这件虐杀案会不会有什么联系?”
夏楠的感觉没有错误,在这个暂时还没有什么实际头绪的案件当中,老K可能能够提供更多的线索。
“这个我也查过了,老K真名叫做王凯。”那名警察拉过一把椅子,“很多人只知道他叫做老K,而不知道他的真名。不过,从目前的情况看,我们对这个老K还是有一定了解的。”
“这个名字,好像有些熟悉……老K,王凯……”张健站起身,挥笔在白板上写下了这几个字,“这个人什么背景。”
“队长,我们曾经注意过这个人很长一段时间。”在询问的目光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夏楠走到白板前,继续说道,“我们曾经怀疑这个人跟本市的一些***、致幻剂的交易有关。但是,这个王凯很滑溜。我们虽然做过一段时间的调查,但是并没有得到什么直接而有力的证据去抓捕他。”
“不错!”那名警察看了看夏楠,继续补充着,“这个人非常谨慎,几次被我们当场抓获的交易中,都没有出现他的影子。他隐藏的很深,所以,我们一直拿他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马上弄清楚,这个老K现在在哪里。”张健转过身,冲着一名警察说道,“一定要快,我需要尽快见到这个人!”
“现场附近的监控看了吗?”张建继续问道,“虽然工厂已经废弃多年,但是附近街道和路口还有商店的监控应该没什么问题,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信息?”
“确实有一些线索!”那名警察翻了翻手中的几张材料,继续回答,“大概在三四天之前,一辆西海市牌照的黑色轿车曾经连续出现在工厂附近,但是……”
“但是什么?”
“根据车牌,我们没有查到那辆汽车的任何信息。初步估计,车牌应该是假的。而且,至于究竟有没有***那个废弃的工厂,就不得而知了。”
张建陷入了深深的沉思,连续出现在废弃工厂附近的黑色汽车,究竟和这一起虐杀案件有着什么样的联系。既然是假的,为什么竟然恰好又会去用西海市的车牌。而死者肖华,同样又是西海市人,这一切都在说明着什么?
是巧合,还是一种刻意的安排,直觉告诉他,或许这个案子和这辆黑色汽车有着绝对不可分割的关系。
“继续查这辆轿车!”张建紧紧地握了握拳,“监控调查的范围再大一些,看看还有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没问题!”
一名警察点了点头,快步向门外走去。只是他刚刚打开门,却和另一名同事几乎撞了一个满怀。而正要进门的那名警察,脸上写满了紧张的神色。
“又一起凶杀案!”他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小说全文www.zjtechexpo.cn“队长,出事了,刚刚接到有人报案,一个叫做王凯的人,被杀死在了他自己的家里。”
“你说什么?”屋里面,几乎所有人都在问着这个相同的问题,“你再说一遍,死者叫什么名字?”
“王凯……”

本站推荐理由

楚瑜苏墨小说资源完整资源全本全文阅读小说资源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