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杨枫林颖的小说叫《探戈风景》,小说内容和情节都十分出色,实力推荐书友们阅读一番,全文主要讲述了:正巧,林颖也注意到这个年轻的舞蹈老师,那张阳光帅气的脸庞上,总是洋溢着无以伦比的自信,矫健的身躯,以及优美的舞姿,更是在所有的舞蹈老师当中,显得出类拔萃。最关键的是,她还发现杨枫总是时不时喜欢偷偷地看她。

2020-6-24 0-12-02.jpg2020-6-24 0-12-02.jpg2020-6-24 0-12-02.jpg

精彩内容:

你看看这个!”

“啊?”他低头看了眼照片,脸色骤然大变,“这,这是夫……林小姐画的么?”

“除了她,还有谁会写下这行字?”

此生为卿,至死不渝。

这是“至死不渝”系列的宣言,也是当初创造这个品牌的中心理念。

冯尧愕然道:“戒指的细节画的也太好了,就这水准,我简直怀疑是不是打印的。”

“不可能。”虽然极其相似,但是笔触跟原图还是有细微差距,肯定是一笔笔描绘出来的。

“BOSS,您该不会怀疑林小姐就是原设计师吧?这绝对不可能。”

陆桀沉默了片刻。

这个想法确实太过异想天开了。

林颖才二十多岁,不可能有这么高的造诣。

况且,如果真的是个设计天才,那她嫁给自己前为什么不展现自己真正的实力,而是只做一个小小的文员?

这根本解释不通。

“BOSS,您这段时间是不是压力太大了?要不还是回去好好休息吧。”

陆桀捏了捏胀痛的眉心,哑声开口,“你先出去吧。”

“好的。”

门被轻轻关起,他修长的指尖抚摸着那行小字,随后拿起了医院的留存单,仔细一对比,确实有很大的差异。

林颖照片上的字迹,娟秀小巧,而留存单则偏向于潦草。

不过这也不排除她是故意这么写的。

无论如何,这件事的疑点太多了,他必须全部重新调查。

——

“熙然,陆氏宣布将会在这个季度的五月二十号推出新的“至死不渝”系列,这件事你听说了么?”

林颖喝了口咖啡,“听说了。”

“那位苏小姐的设计水平怎么样?”

“为了爬进陆家的门,不惜扯谎说自己是原设计师的女人,水准能高到哪里去?”

齐致修淡淡一笑,“很有道理,她拿不出陆氏想要的设计图,现在一定急成热锅上的蚂蚁了。”

“这还远远不够,我要的是整个陆氏变成业内的笑话,王梅也好,陆桀也罢,全部身败名裂!”

从云云去世的那天起,她活着的理由就只剩下了报仇。

如果不是因为那些心肠歹毒的人,她怎么会失去自己的孩子。

齐致修不喜欢看她陷在过去的仇恨里,安抚道:“好了,咱们不说这些,公司给你办了一场迎新会,你晚上可一定得赏脸参加。”

“为了我特地办的?”

“当然,你可是我的未婚妻,永恒国际未来的总裁夫人。”

林颖笑而不语。

对于这个名号,她根本就不在乎,经历过那样一场煎熬的婚姻,她早就对感情失去了信心。

齐致修是个非常完美的男人,成熟、温柔、优秀,既然他不嫌弃自己是二婚,那自己又有什么可矫情的?

“那就谢谢了,顺便,我需不需要穿礼服?”

“你穿什么都好看。”

——

M酒吧。

永恒国际的员工今天全都聚集到了这里,场内音乐声震耳欲聋,男男女女们在舞池里扭动着身体,场面非常热闹。

“林小姐,真羡慕你,能嫁给总裁那么好的人。”

“是啊,他可是咱们Z市的黄金单身汉,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未来老公。”

面对女职员的吹捧和阿谀,林颖表现的很平淡,至始至终都维持着友好礼貌的微笑,“你们比我漂亮,也更加有能力,以后一定能找到更好的。”

这虽然是场面话,但已经足以让她们停止这个话题。

“抱歉,我先去一趟洗手间。”

放下高脚杯,她提着包去了酒吧另一侧的走廊,这里隔绝了大部分的噪音,耳膜也舒适了很多。

凭心而论,她并不喜欢这种场合,而且这种靠着酒精调剂生活的方式也并不适合她。

“哎,你们看到苏书没?她不是怀孕了么?怎么还跑到这里喝酒?”

怀孕?喝酒?

那女人才嫁给陆桀没几天,居然已经怀孕了么?

林颖嘲弄的扯了一下嘴角,由衷感叹那男人造孩子的能力。

没心思研究这些八卦,她进洗手间洗了把脸,也许是出门没看黄历,恰好跟某位“孕妇”打了个照面。

苏书先是愣了几秒,随即趾高气昂的讽刺着她,“我当是谁,原来是齐总的未婚妻啊。”

面对她的刻意挑衅,林颖选择了无视。

跟这种人废话,完全是浪费口水。

“等等!”苏书不依不饶的挡在了她面前,“你该不会以为嫁给齐致修就能重新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吧?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人家只是把你当个玩物而已,最多几天也就腻了。”

“那你刚刚有照一照么?觉得陆桀能留你多久?”

苏书咬牙切齿,“别把我跟你相提并论,我肚子里可怀着陆家的血脉!不像你,跟外面不三不四的人上床,还把小野种赖到陆桀头上。”

林颖手指紧攥成拳,目光冷的骇人,“我的孩子不是野种!”

“得了吧,亲子鉴定都出来了,难不成还能是假的么?不过我还挺佩服你的,女儿刚死没几天就攀上了新的男人,好本事啊。”

“闭嘴!”林颖胸口剧烈起伏,如果不是顾念她怀着孩子,肯定一巴掌甩过去了,“苏书,劝你最好说话注意点,为自己的孩子积点福。”

“怎么?恼羞成怒了?”苏书得意的笑了笑,“我现在可是陆桀的心头肉,你就算再生气又能怎么样?我可不怕。”

林颖一贯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性格,既然这个女人都踩到自己脸上来了,她也不会再隐忍。

“心头肉?那请问陆总现在睡的是不是灰色床单?他的茶杯是不是浅蓝色水晶玻璃的?他最喜欢的那条领带是不是藏青色的?”

苏书表情像是吞了只苍蝇,因为她说的都是对的,“你在陆家做牛做马伺候了三年,知道这些不是很正常么?!”

“正常?”林颖冷笑,“他是不是没告诉过你,那些其实都是我买的?我突然很好奇啊,你躺在我买的床单上,抱着我不要的男人,每天睡觉的时候滋味怎么样。”

她话音刚落,一道低沉冷冽的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你不要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