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言字字不过七年

《誓言字字不过七年》小说又名《宫墙隔断了她的爱》、《人心比雪凉》,主角是沈寒诺宁佳微。沈寒诺宁佳微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的是:宁佳微的大红盖头猛地被人扯下,这动作太过突然,她有些始料未及。

“就是活该……怕是撑不了多久了……和屋里这位一样……”这时,屋外隐隐有着私语声传来。宁佳微本也不在意这些,可听到这儿时,她原本焦灼的心,一下子就慌乱了起来。

翠儿出事了!

宁佳微来不及想其他,立即便翻身下床,可才动了动身子,脸色就是一白。

她死死的咬着唇,站起身来,迈出的每一步都需要极大的毅力。

宁佳微打开房门,外面扫雪的两名侍女看了她一眼,纷纷翻了个白眼后,就准备离开。

“等一下。”干涩的三个字从宁佳微口中溢出。

那两名侍女对视一眼,极为不耐的说:“哎呦,王妃有何吩咐啊?”

她们脸上不屑的表情,都不曾掩饰。

宁佳微顾不得其他,有些焦急的问道:“你们可知翠儿在何处?”

“哈,我们忙着呢,可没空管什么翠儿李儿的。”

说完,也不等宁佳微说什么,她们加快了脚步离开。

宁佳微望着空空旷旷的院子,抿了抿唇,朝着翠儿可能出现的地方寻去。

不知找了多久,无意中瞥见花园里的一幕,宁佳微双眸瞪大,立即高声喊道:“住手!”

然而,她这一声也只是让其他人注意到了她,翠儿还是被压着掌嘴。

宁佳茗瞧见宁佳微走过来,还朝她得意的笑了笑,随后握住了沈寒诺放在桌上的手,“姐姐不好好歇息,来这做什么?”

见四周之人皆不为所动,宁佳微费力上前,用尽力气推开正在掌刑的侍女,一把将翠儿护在怀中。

“小姐。”翠儿双颊红肿,嘴里鲜血直流,口齿也不甚清晰。

看着翠儿这副模样,宁佳微的心脏处一阵阵绞痛,抬眸看向一脸冷漠的沈寒诺,“翠儿所犯何事,你们要如此罚她?”

沈寒诺只冷然的看她,仿佛不屑于开口。

“姐姐呀,你有所不知,这贱婢好生大胆。”宁佳茗娇声道:“我只不过在这花园中赏赏花,她竟然就跑过来对我出言不逊。”

“姐姐你说,如此不知尊卑,竟敢公然对主子破口大骂的贱婢,妹妹是不是该好好教教她呢?”

翠儿血泪横流,紧紧抱住宁佳微,口齿不清的道:“小姐,翠儿没有,是茗侧妃……”

“你瞧,这贱婢还学会撒谎了。”宁佳茗倚靠向沈寒诺,语气委屈道:“王爷,现在连一个奴才都不把佳茗放在眼里了,佳茗……佳茗……”

说着,她泫然欲泣的看着他。

沈寒诺也不看她,只冷冷的望着宁佳微,沉声道:“继续打!”

宁佳微慌了,死死的护住翠儿,声音有些颤抖:“王爷,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翠儿不会如此的。翠儿一向懂规矩,绝不会有如此行径。求王爷高抬贵手,饶了她。”

沈寒诺本就怒气未消,此时见宁佳微这般模样,看着她的目光越发冰冷。

“都没长耳朵?给本王打!”

“是。”几名侍女吓得赶紧应道,就要把宁佳微拉开。

“不,不可以。”宁佳微死死的抱住翠儿,拉扯间,身上的伤口不断裂开,血溢出,很快背上的衣服就湿了一大片。

“王爷,是佳微的错,没有管好身边的丫鬟,要罚就罚佳微吧!”

宁佳微太了解沈寒诺了,她凝着沈寒诺阴沉的面容,知道今日无论对错都免不了这一遭了,只希望不要牵连了翠儿,“求王爷饶了翠儿,佳微愿接受一切责罚。”

沈寒诺气笑了,讥讽道:“既然你要担下来,也不是不可以。”

他抬手,搂住了宁佳茗,语气却毫无感情:“你的奴才冒犯了佳茗,本王要你三跪九叩,同佳茗奉茶道歉!”

闻言,宁佳微倏地抬眸,对上他的目光,眸光近乎震碎。

他明明知道,明明知道宁佳茗害死了唯一爱她的亲人,明明知道宁佳茗从小到大都在欺压她,明明知道自己这辈子最恨的人就是她,也明明知道,她做不来这种事情,甚至甘愿受罚也做不了,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还向她提出这样的要求?

宁佳微就这样望着他,望着他漠然的看着自己,望着他……小心翼翼的抱住宁佳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