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廷期黎美景小说

主角是顾廷期黎美景小说叫什么名字?小编为您带来顾廷期黎美景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她柔软而有些偏浅棕色的头发乖巧地搭在额前,整个人温柔而美好得像一只完全没有攻击力的小白兔。

“不好意思,我去接个电话。”苏安河看了眼手机屏幕,和黎美景解释了一句,出了病房。

没有立刻接通电话,他疾步走到了走廊尽头,然后把手机放到耳边:“什么事?”

“苏总,黎小姐的所有资料都发到您邮箱了,另外,顾廷期在找她。”

眼底闪过流光,看来顾家对这个儿媳妇还是在意的,不过……思绪一转,他吩咐道:“暂时不要让顾家查到她的行踪。”

挂了电话后,苏安河没有立刻回病房,而是站在过道的窗边,眺望着远方。

目光深沉,仿佛蒙上了一层云雾,哪里还有半分如水的温柔。

医院门口,车辆来往,川流不息。

的急救声由远及近,然后一群人抬着担架从后车位下来,迅速送进抢救室。

他便那样望着,直到再也看不见,几年前,他最在乎的那个人,也是被这样推进医院。

可是最后——

眸子里恨意一闪,他转身,皱着眉头往回走。

这医院的消毒水味,是真的令人讨厌。

苏安河眉间的褶皱更紧,到了病房门口才松开。

黎美景吃了早餐后,就取了本杂志来看。

只是刚翻到第二页,就看到了顾廷期那张熟悉而英俊的脸。

怎么哪都能看到他,黎美景顿时没了翻下去的欲望,将杂志丢开,这时门口传来一阵声响。

她下意识紧张的望向门口,看到开门的苏安河,暗自舒了口气。

虽然暂时逃离了顾家,但她心里其实一直担心他们会找过来。

苏安河回到床边坐下,语气关切的问她:“吃饱了吗?”

黎美景笑着点点头,然后便埋首,安静的低着盯着被褥。

苏安河知道她因为身体的残缺,性格内敛,所以主动找话题和她交流。

“最近我发现了一家特别棒的日本料理,等你好些了,我请你。”

苏安河已经帮了自己那么多,黎美景不想再给他添麻烦,连忙摆手。

“你不喜欢日本料理?”苏安河其实明白她的意思,却故意这么问。

黎美景又摆了摆手,怕他继续误会她的意思,指了指自己,又比划了几下,总之就是和他解释,她其实对吃的没有太多要求,只要能填饱肚子就行。

苏安河轻轻一笑,抬起手来对着张开五指,挥挥手,然后又点头。

眸子顿时雪亮,黎美景直直的盯着她,比划道:“你会手语?”

苏安河摇摇头,:“昨天晚上回家在网上学了几句,还不太熟练,以后我再多学点。”

从来没有一个人愿意为她去学哑语,就算是她的家人。

眼前认识不过几十个小时的陌生人,却愿意为了她学习,心里怎么可能不感动。

“让你见笑了。”苏安河不好意思的移开视线。

黎美景扯了扯他衣袖,指了自己,又指了指他。

“我们?”苏安河疑惑的问。

黎美景对他竖起大拇指,然后又指着她的嘴,盯着他看。

苏安河很聪明,脑海里灵光一闪,问她:“你要教我学哑语?”

狠狠点头,她逃出来的时候什么东西都没带,教他哑语也算是还他的人情。

“好啊,有你这么好的老师,相信我会进步神速。”

毫不吝惜的夸赞她,尔后,苏安河又和她讲了一些趣事,但因为黎美景不能说话,大多时候都是他说,她偶尔点点头,摇摇头。

其实这样聊天也不错,毕竟苏安河已经很多年没有像现在放松。

也许他自己都没发觉,这份放松,来自于身边那个安静的女子。

黎美景毕竟身体还没完全康复,需要好好调理身体,所以苏安河没有待多久就离开了医院。

一个人的时候,所有的记忆便如潮水般涌进脑海。

黎美景想起了她那个刻薄的妈,想起了他们眼中厌恶,那个没来得及看一眼的儿子,还有孤儿院的孩子们。

有些日子没去孤儿院了,不知道晓生怎么样,他有没有被欺负。

越想,黎美景就越是待不住,她想去一趟孤儿院。

黎美景掀开被褥下床,长时间待在床上,身体懒散没啥力气,脚刚沾地,她差点没站稳。

手抓紧床单站稳,目光四下巡视,发现了沙发上叠放整齐的衣服。

她赶紧过去拿了衣服换上,准备去孤儿院。

只是打开房门,却撞到了人。

“哎哟。”一声痛呼。

黎美景也撞到了头,连着往后退了几步才稳住身,抬头张口想要道歉,可惜发不出声。

对不起。

她只能用手语。

“小姐,您这是要去哪里?”对面护工反应过来,挡在门口。

“我有点事要办。”她比划道。

“不行,苏先生说了,等您身体好了才可以离开。”

没想到这个护工居然能看懂手语。

如此黎美景就更好交流了:“我真的有重要的事情。”

但护工还是不放她离开,好不容易找到一个高薪又轻松的短工,她可不想那么快就泡汤。

苏安河离开前特意提醒过她,让她好好盯着人,有什么事情就随时向他汇报。

劝不住黎美景,护工只好给苏安河打电话。

华鼎大厦。

苏安河正在开一个重要会议,放在笔记本边的手机震了两下,他眼神示意市场部经理继续汇报,他取过手机来看。

见是护工打来的电话,难道顾家找到黎美景,来医院接人了?

不行!

苏安河拿着手机出了会议室,留下一众面面相觑的下属。

从护工口中知道了事情的原委,放下心来,反正会议已经到了尾声,他***总结了几句,就去了医院。

公司和医院距离很近,只开了十几分钟,就到了医院。

“美景。”苏安河推开房门,给护工使了个眼色,让她先走。

黎美景站起来,着急的和他比划。

她真担心晓生,而且明天就是他生日,她之前答应了好给他过生日。

她用尽量简洁的动作表达,但奈何苏安河刚刚接触,还是不懂他的意思。

黎美景只能去翻抽屉,想找找有没有笔和纸。

幸运的是,还真让她找到了一只笔。

于是她直接在手上写了她想说的话,苏安河总算明白她要干嘛。

干净清透的眸子紧张的盯着他,像极了他曾经养过的一只蓝猫。

“我让她看着你,只是担心你的身体,毕竟是我发现你,把你送进医院。”苏安河认真的同她解释。

黎美景眨了眨眼,眉眼一弯,无声的动了动嘴角。

“感谢的话就不用说了。”苏安河抬手制止她的动作,然后话题一转,温柔的说,“我送你去孤儿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