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

苏念念战爷小说《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是作家宝倌所写;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苏念念被***了衣裳押着跪在高台上,胸前挂着一块牌子写着‘五美金’——这,是非洲原始部落的奴隶市场。“华国新鲜货。

大厅内,苏念念把玩着游戏牌,目光在三个人面上划过,似乎再思考跟还是不跟。

只是她没有注意,不知道何时角落里多了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兴致盎然的看着她……

“不跟!”片刻后,苏念念随手将游戏牌扔回了桌面。

“苏念念,你特么是傻逼吧,三张K你不跟?”展才俊忍不住爆了***。

苏念念回头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寒可见底,顿时展才俊说不出话来。

如果是上一世,苏念念或许会为这幅游戏牌押上全部身家,这一世知道对方游戏牌根本不可能上套,拖这么久不过是涮他们玩。

格子衬衫手中的三张A被攥成了碎纸,这种游戏牌还能忍住不跟。眼前这个看上去不大的女人这么沉得住气?

难道她知道他们是故意的?不,这不可能,他得冷静!

“继续!”格子衬衫双眼血红,像他们这种人都知道,游戏中一味使用技术太容易暴露自己,浪费了这次机会,他们得重新再等一个机会。

“等等……”忽然间倚在角落带着面具的男人走了过来,冷冽的扫过众人,最终落在苏念念身上上下审视。

“你谁啊?”格子衬衫恼怒的开口。

带着面具的男人看向格子衬衫,全身散发着寒冽的气息,声音忽然变得低沉:“何官换班,有意见?”

格子衬衫被寒冷的气息震慑住了。

与此同时两个穿着黑西装的保安忽地出现在原来的何官身边,低声耳语了几句,没人听清说得什么,只见那何官带着职业微笑和面具男换了班。只是稍留心就能发现那何官双腿不停的打颤。

格子衬衫看着自己花大价钱买通的何官被换走,再次怀疑起是不是他被发现了,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可能——这是战爷的船,真要是被发现了,怎么可能全须全尾的坐着,估计就是正常换班吧。

苏念念此时偷偷看了一眼面具男,上一世这个男人可没有出现过,他身上有一股似有若无的香味,不属于任何一种香氛,很独特。

游戏再次开始,游戏牌在面具男人手里变幻出各式花样,仿佛这些游戏牌是为他而生,属于他身体的一部分。

自从这个面具男上场之后,局势发生额变化——每一局苏念念都比格子衬衫大一点,而且只大一点。

他在帮她?

格子衬衫也发现了这一点,可他不敢作声,这是战爷的地盘。

大家都在等一个机会!

这一局,格子衬衫的是一对A和一张9,而她的游戏牌却小的格外诡异……

难道刚才是她的错觉,这个带着面具的男人并没有帮她?

苏念念抬眸,对上他冷冰的双眸,忽地明白了什么……

“一百万!”苏念念轻笑着,将一百万代币推向了桌子中心。

此时格子衬衫也从展才俊的小动作中知道了苏念念的游戏牌,不过这局只看到两张——一张2和一张5,都很小,最大也就能配成一对2或者一对5。

不足为据!

“又想偷鸡?”格子衬衫冷哼一声:“跟一百万!”

“继续,加一百万。”苏念念再次下注。

格子衬衫迟疑了片刻,还是跟了,金花就是心理战,他不能让个小丫头唬住了:“我跟一百万……”

苏念念再次扔了一百万代币上桌,如此反复,直到每人扔了五百万代币在桌上。

格子衬衫此时已经冷汗津津,这个女人的游戏牌真的是2和5吗?花五百万偷鸡?胆子这么大?

“你猜我是偷鸡吗?”苏念念忽地笑了,从路过的侍卫手中接过一杯香槟抵在鼻尖下轻嗅:“现在桌面上每人有五百万,你有两个选择,第一放弃,放弃桌面上五百万代币;第二代币加倍,再跟一千万看我的牌,看我是不是偷鸡,赢了代币归你,输了就是一千五百万?你要怎么选?”

“或许你根本没有第一条路,你输不起五百万,只能博一把,博我偷鸡……”苏念念笑得更加明媚。

“你怎么知道?”格子衬衫脱口而出。

“津城的名流贵族我们苏家都认识,你们几个,呵,算什么东西!我笃定你们根本拿不出五百万,钱是借的。”说话间,苏念念还打了个哈欠。

听了这话,格子衬衫手捏着一对A的手都是颤抖的,这个女人太自信了,她的游戏牌不可能那么小!

想到这他看了眼展才俊,肯定是他骗他!

不,他不能输!思绪间,他的手伸向了袖口中藏着的游戏牌,咬着牙道:“跟,我开你!”

三张A亮在了桌面上,格子衬衫这才擦掉额上的冷汗,今晚的游戏他从未换过游戏牌牌,因为换游戏牌是最低级最容易被发现的技术,这是战爷的船,坏了战爷的规矩没人能活着出去。可事到如今他必须要万一失。

三张A,没人能大过他!

这游戏牌一出所有人都长出一口气,展才俊迫不及待说道:“苏念念,你输了,输了这么多钱!你桌上的代币是我的,我可不替你还,你自己输的钱自己还!实在没钱就拿你外公的老宅抵押吧!”

“谁说我输了?”苏念念一声冷笑,亮出了那张被***的游戏牌‘3’。

“3?2、3、5?这么小,苏念念,你是输傻了吧?”展才俊不屑地说道。

‘啪’格子衬衫忽地一巴掌甩在他的脸上:“闭嘴!”

展才俊捂着脸不可思议的站在一旁。

“2、3、5,既不是顺,又是最小的,不过它也是一幅特殊游戏牌型,金花里它只赢一种——最大的三张A。诸位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苏念念说着,看向格子衬衫:“不贪你就不会输……”

格子衬衫的手指嵌进肉里,如果他不换游戏牌,手里一对A轻松大过苏念念的‘2、3、5’,想到这他忽然瞪大了眼睛:“你知道我换……”幸亏理智尚存,最后‘游戏牌’三个字被他吞了回去,这话可不能说。

格子衬衫通过展才俊知道她的游戏牌,又买通了之前的何官做手脚,能用的技术他都用了,这一局他为了稳操胜券只剩下换游戏牌这一条路,苏念念就是利用了她这个心理——在游戏里这就是技高一筹!

可看着苏念念把桌面上的代币装进自己的包里,他还是不甘的扑了上去。

“想赖?”面具男再次开口……

格子衬衫一个激灵,他差点忘了这是战爷的地盘。

苏念念背着满满当当的代币走到大厅兑换,目光却一直注视着一个驼背的老头,这个老头自游戏开始就一直偷偷关注他们——上一世她不曾注意过这个人,可这一世已经知道是杀猪盘,前手、来手、正将都齐了,怎么少得了善后的‘后手’……

“喂,今天特别顺利呢,才俊哥哥演的特别好,赢了那帮傻子不少钱。”苏念念站在一个屏风后,用那老头能听见的声音说着。

果然那老头阴着脸,朝展才俊的方向走去,仿佛下一刻就能传来他的哀嚎。

苏念念满意极了,这帮人这次输的这么惨,原本就疑心展才俊设局中局故意骗他们,这么一来账都算到了他头上。

这一次有得他好受,全当先收点利息。

……

苏念念满脸笑容的走出大厅,忽地撞上一个坚硬的胸膛,苏念念揉着脑袋抬头,是那个带面具的男人。

“这就走了?”面具男人低笑出声,那股独特的味道再次钻进苏念念的鼻尖。

“走啦,小何官。”苏念念换上大大笑容,从包里套出厚厚一叠美金,塞进他的西装上衣的口袋:“小费,多谢你啦……”

男人夹着那叠美金,面具下的表现变得有些古怪。

苏念念走出几步,忽地又折了回来,轻声的说着:“小荷官,你真好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