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回来后我成了大佬的心尖宠

《穿回来后我成了大佬的心尖宠》主角是穆少青殷程,穆少青殷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上辈子,穆少青因不愿接受潜规则,意外坠楼,绑定了一个角色扮演系统,假扮基佬倒追书中反派boss殷程七年,最后替他挡枪死

“两千万!?”

钱鹤一口茶刚含进嘴里,直接喷了。

穆少青坐在他对面,一看情况不对,条件反射地举起桌上的文件夹,往对方面前一挡:“别大惊小怪的,对不起你富二代的身份。”

“这是重点吗?”钱鹤顺手接住文件夹,随手抽了几张纸巾,将上面的水渍擦干,“你既不是科班出身,又还没出道,就是一普通的素人,提前解约要倒贴殷氏传媒两千万?凭什么啊?”

穆少青淡淡地睨了他一眼,说了个冷笑话:“凭我这张脸。”刚从白鸽那听说这个噩耗的时候,他也跟钱鹤这样不淡定。

殷程这次一共收购了六家公司,新宇传媒的规模最小,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但他却只留了这只“麻雀”的一部分。听白鸽说,他手底下另外那些艺人,基本都被提前解约了,他们公司除了他以外,就只有一个在呆梨直播平台人气排行前十的韩珈留了下来。

听说韩珈能留下靠的是实力,而他,靠的是脸。

钱鹤明显一噎:“……好有道理。那你之后的安排呢?”

于公于私,他更希望穆少青能留在工作室,安心地跟他一起开发手游。

“要不,你干脆就提前解约?”两千万不是笔小数目,但他可以问他爸借。

“听公司安排吧。”穆少青暂时也搞不懂殷程的心思,照理来说,之前肯花两千万买一个清静的人,应该会很乐意让他滚蛋,希望他主动解约才对。

但他却主动将合同的有效时间改成了三年,还把违约金翻了四倍,摆明了是吃定他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钱来。

呵,男人心,海底针。

穆少青脑中灵光一闪,转头看向钱鹤,问:“如果你倒追了七年的女神主动联系你,问你要不要跟她结婚……”

钱鹤不等他把话说完,便一脸惊恐地往后挪去:“女神想让我喜当爹?”

穆少青嘴角微抿,无言以对:“……”

钱鹤反应过来,拍案而起:“这绝不可能!我怎么会倒追一个女人七年还没追到手?七年!整整两千五百五十五天!小爷我怎么可能做那么久的***狗!”

曾经倒追某反派七年仍没到手的人:“……”

穆少青忽然恍然大悟,合同什么的,应该不是殷程的主意,而是殷氏传媒的律师团和风险评估师经过精准计算之后,逐一拟定的。

反正他现在才十九岁,三年也不是等不起。

“我今天下午休息,顺便去见一下洛霜。”穆少青看了眼墙上的挂钟,时间差不多了,干脆站起身,催促道,“你开车送我回一趟Z大。”

“好嘞,穆少爷。”钱鹤立马放弃了刚才让他耿耿于怀的问题,笑得跟个小憨批似的从抽屉里取出车钥匙,“哎,我跟你说啊,那个洛霜……”

孤僻、冷漠、不合群。

钱鹤叨叨了个半天,穆少青总结了下,以上三个词,很精准地概括了对方的吐槽。

大四的课比较少,大家基本都在忙着毕设和答辩,要么就是实习考核的事情。

穆少青在图书馆三楼的角落里找到了洛霜,穿着一身灰色运动服的少女坐在最偏僻的一个位置,两面靠墙,身旁的座位都空着,她留着一头齐耳短发,带着一副黑框大眼镜,遮住了半张脸,双手十指飞快地敲击着键盘。

他走上前,轻轻敲了下桌面,引起对方注意后,主动坐到了少女的对面。

洛霜抬头,看清来人之后,苍白的脸庞闪过一丝慌乱,随后飞快地合上了面前的笔记本电脑,似乎想走。

穆少青举手右手食指,比了个“嘘”的动作,示意她莫慌,坐下聊聊。

图书馆里不许大声喧哗,他来的时候,特地带了笔记本和手写笔。

[谈一下?]

他将笔记本和笔挪到对方面前,随后抬头,笑容温和地注视着她。

洛霜表情无助地望着对面的少年,随后视线远眺,看向了少年身后,远处的另外一道身影,高大挺拔,又黑又壮的男生,略一迟疑后,坐回了原位。

钱鹤纳闷地伸长脖子,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奇怪,难道是因为他长得比较吓人?怎么他们家穆少爷一出马,多孤僻内向的家伙,都能搞定?

一个小时后,交流结束。

穆少青从背包里取出提前准备好的合同,交给洛霜,对方倒是挺爽快地直接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看的钱鹤愈发好奇,等两人离开图书馆后,立马追问道:“穆少爷,你是怎么说服那丫头的?”

穆少青幽幽地看了他一眼,语出惊人:“美人计。”

钱鹤震惊地张大眼睛:“真是委屈你了!”

穆少青伸手,摸摸狗头:“不客气。”早在上辈子的时候,他就有所察觉,洛霜帮他肯定是有原因的,但那原因却并非是因为他,而是……钱鹤。

刚刚交谈的过程中,他稍微试探了一下,果然验证了自己的猜测,内向孤僻的天才黑客因为性格的缘故,生活中处处不尽人意,钱鹤曾经在无意间帮过她一次,被她暗暗记住,并逐渐萌生出了一些其他的念头,他和钱鹤关系比较近的缘故,才受到了洛霜的额外照顾。

可惜,这两人一个心思细腻又过于内向,不善言辞,另一个大大咧咧,完全还没开窍,所以上辈子直至穆少青出事,他们两个之间也没结果。

“不对啊,我怎么觉得你在忽悠我?”钱鹤拂开他的手,满脸怀疑地皱着眉头。

穆少青莞尔:“不跟你开玩笑了,事实上是,洛霜是我的粉丝,所以,我没在公司的时候,稍微帮我照顾一下我的粉丝,别让她被人欺负了。”

钱鹤不疑有他:“没问题!送你回家还是?”

“回家。”

穆少青跟他爸约好了,晚上有正事要商量。

穆洪安这些天很忙,东山再起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在资金并不充足的情况下,眼下他遇到了一个难题:他们公司原先的自创女装品牌,因为原材料被私自替换,设计师抄袭问题,风评已经很差,当务之急,摆在眼前的只有两条路。

“要么做产品代加工,要么重新创立一个品牌。”穆洪安没有说的是,即便是代加工,也只能接到一些中低端产品的单子。

穆少青很清楚造成这种僵局的原因是什么,当初他爸的公司里被塞了太多关系户,原料采购部门吃回扣,仓管做假账,质检不负责任,这里面养活了多少蛀虫,他们家就成倍地亏空。

事实已经造成,再去追究是谁的责任也毫无意义。

吃一堑长一智。

所有人都是在一次次的磨难之后成长起来的。

“爸,咱们先不接单,多准备一些原材料,聚酯纤维、锦纶、雪纺、天丝为主,颜色的话,待会儿我发你一个清单。”穆少青估摸着,再过半个月,他们工作室的第一款手游差不多可以上市了。

这是一款以养崽换装为主的抽卡氪金手游,根据崽崽的四个体型,所有服装也分了四种风格,有偏向于日常风格的休闲款,也有出席宴会的盛装,参加节日的cos装等等。

身为主创加主美,穆少青这几天一闲下来,基本都是画设计草图,除了几套核心设计的原画由他亲自完成,同系列风格的服饰,基本都交给了工作室的其他美工。

“顶多一个月,就会有单子了。”

联动手游的同款周边,只要质量过硬,其他基本不是问题。

·

“我了个去,你就这么给伯父画饼?万一咱们的手游推出后,玩家评分很低,人气太差……”钱鹤越说越慌,愁的都快眉头打结了。

“不会的。”穆少青相当自信地保证,“只有粗制滥造的产品才会被玩家嫌弃。”

“虽然你的原画很精美,咱们的美工也很给力,建模那边也完全没掉链子,但是现在市场上的换装游戏已经不少了……”钱鹤依旧没信心,“而且,你挑选的那几个声优,我联系了一下,一个说要考虑,两个直接告诉我排单满了,另一个开价很高,完全超出了预算。”

毕竟是个刚建立的小公司,没什么名气不说,他联系的声优偏偏还是业内有些排场的,怕砸了自己的牌子,不敢随便接这种小作坊的单子。

穆少青哦了一声,表示理解:“那咱们就自己配音好了,刚好可以省钱。”

钱鹤捂脸:“穆少爷,咱们不用这么省吧?”

“难道你觉得我的声音很难听?”穆少青疑惑地转头。

钱鹤一愣,旋即反应过来:“你要自己配音?那当然好啊!”坦白说,他一直觉得他们家穆少爷这声音绝了,跟古言中的“大珠小珠落玉盘”有的一拼,十分悦耳,就是——

“就算你可以配成男的声音,正太的声音,那萝莉和御姐的呢?”

穆少青微微一笑,露出两排整齐洁白的牙齿,出口却是娇娇软软的小萝莉音:“大哥哥,你这是看不起我吗?”

钱鹤:“噗——”

“别喷口水哟,大哥哥。”穆少青眼疾手快地关上车门,笑眯眯地示意他可以把车窗关上了。

钱鹤却指着他身后,拼命地使眼色。

穆少青狐疑地扭头一看:“……”他有一句MMP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隔壁车位上,一辆低调奢华的迈巴赫停稳后,殷程面无表情地从驾驶座上走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