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回来后我成了大佬的心尖宠

《穿回来后我成了大佬的心尖宠》主角是穆少青殷程,穆少青殷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上辈子,穆少青因不愿接受潜规则,意外坠楼,绑定了一个角色扮演系统,假扮基佬倒追书中反派boss殷程七年,最后替他挡枪死

地下停车场灯火通明,冷白光落在殷程身上,衬得他高大挺拔的轮廓格外修长。

穆少青有些心虚地看着他反手关上车门,写满了冷漠高傲的眉骨下,那双狭长凤眸带着清冷的光,淡淡地扫了他一眼,旋即移开了视线,然后——

转身离开。

纤尘不染的皮鞋踩着冰冷的地板,发出规律低沉的声响,每一步,每一声,都跟调试好的精密仪器一般,分毫不差。

“这人,是谁啊?”钱鹤飞快地从驾驶座上爬下来,倚着车门盯着殷程的背影,眼底流露出不加掩饰的羡慕,“看这车,这一身行头,这气场,不是一般人呐!”

“你不认识?”穆少青下意识地反问。

钱鹤纳闷极了:“我应该认识吗?”

“那你刚才一个劲地对我使什么眼色?”穆少青囧。

钱鹤尴尬地摸摸鼻子,解释:“我这不是看有外人在嘛,让你克制一点,被人看热闹,怕你丢脸。”

“哦。谢谢你哟。”穆少青面无表情地道谢,心说,脸什么的,大概是早就丢光了,他已经尬到可以当场抠出个三室一厅来,只希望……殷程耳背,什么都没听到吧?

“他是你们公司的艺人?还是哪个高层?”钱鹤的好奇心没得到满足,依旧问个不停。

穆少青:“殷氏财团那位。”

钱鹤震惊地张大眼睛:“!”

当场揭晓殷程身份的后果是,钱鹤吓得直接退回了车里,一副准备逃命的架势:“穆少爷,我先回公司去监工了,晚上要是有空的话,再来接你。”

“干嘛呢你?”穆少青走到车窗旁,敲了两下。

钱鹤摇下车窗,伸出脑袋,掩嘴,小声地回答:“嘘!低调一点,听说见过殷家那位真面目的人,基本都已经……”说着,他比了个抹脖子的手势,脖子一歪,两眼一番白。

穆少青:“……”长这么大,他还是头一回知道,钱鹤有当谐星的天赋呢。

虽然在同一栋楼上班,但实际上,他见到殷程的几率很小,一个在顶楼的办公室,一个在三楼的直播间,中间隔了三十层,没什么意外,基本是碰不到的。

一天下来,穆少青的直播间粉丝又涨了两万,白鸽那边却快愁死了:“再这么下去,你就真的变成‘网瘾少年’了。”

“这不挺好的嘛。”穆少青倒是一点也不慌,反而挺开心的,呆梨直播平台的二人斗地主近日流量大涨,平台那边的负责人甚至亲自联系他,暗示他带一下其他几个冷门的小游戏,到时候给他首页大图推。

“少青,你老实跟我说,你和殷总是不是有过节?”白鸽安静了一会儿,忽然凑过来,神秘兮兮地问。

穆少青这边正在研究呆梨直播平台上的几个小游戏,摆擂台要处于常胜不败之地,首先就要熟悉游戏,听到白鸽的问话,他握着鼠标的手微微一紧,随后若无其事地抬头:“白哥,怎么突然这么问?”

“我上次跟你说过的,殷氏科技负责收购案的那位殷总,他身边的助理,叫全盟的那个,曾经跟我说,收购新宇的前提是要跟你解约,当然,我很有原则的反对了,殷总看我这么有原则的份上,就改变了主意。”

“……嗯。”穆少青点了下头,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白鸽:“我当时就觉得,你和殷总之间,是不是有点……旧事?然后这两天看公司的安排,我愈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哦?”穆少青不明所以。

“殷氏传媒收购了六家公司,除了已经被解约的那些,还剩下四十六个,除了你和韩珈是新宇原来的艺人,其他艺人里面,一个老牌的影帝,两个拿过最佳女主角的花旦,两个新晋流量小生,四个综艺咖,两个歌手,十六个二三线的,剩下十七个全部都是小鲜肉……”白鸽一边说,一边掰着手指头。

穆少青没听完,却已经弄明白他的意思了,剩下十七个小鲜肉,年龄全部都在十八岁到二十四岁之间,目前正在四五六楼的训练室进行培训,听说殷氏传媒正在准备一档自制综艺,预计两个月后正式开拍,那十七个练习生就是主角。

这件事,他昨天就听白鸽提过了一些。

“韩珈已经三十二岁,算不上什么小鲜肉了,所以他没在练习生的名单里,我一点儿也不意外,可是你才十九岁,脸蛋、外形、才艺,哪一样都不差……”

白鸽越说越觉得过分,那位殷总肯定是故意的,故意排挤他家的崽!

“白哥,喝口水,莫生气,其实我觉得,直播挺好的!”穆少青给他倒了杯温开水,轻笑着劝道,“你看我现在,直播间粉丝都快破十万了,马上就能接广告了。”

“几千几万的广告费,你就满足了?”白鸽接过水杯,无奈地看了他一眼,直叹息,“咱们能不能有点志气,接个二线一线超一线的代言?几百万上千万的代言费,比你接多少广告都强啊……”

“一口吃不成大胖子,别急。”穆少青从善如流地继续劝道,心说,他当初选中新宇传媒的重要原因之一,不就是为了对方的直播资源嘛,回头给自家的产品打广告,还能省个广告费呢。

白鸽被他忽悠了一通后,气虽然顺了不少,却还是没放弃自己的壮志凌云,出门拐了个弯,跑去找自家的导演和另一个编剧,准备亲自操刀,给穆少青写个剧本,等跟小伙伴汇合后,他才后知后觉地顿悟:他被套路了!原本想问的事情,穆少青根本就没给他答案。

完成了直播任务,又哄走了老妈子附体的经纪人后,穆少青心安理得地开始干私活,从包里取出了他的手绘板和笔记本。

因为过于专注的缘故,他甚至连白鸽什么时候又回来都没注意到,一直到对方的声音从他头顶斜上方传来:“少青,有活儿了!”

“什么活?”穆少青淡定地点了保存键后,关掉了软件,抬头,表情期待地看向对方。

身为签约艺人,他自然是不排斥工作的,毕竟有工作就意味着有收入进账。

“配音。”白鸽表面矜持地回答,白白胖胖的脸上写满了兴奋,随后用了将近八百字来表达自己的惊喜和意外,以及对殷总的高度赞美。

穆少青从一堆冗杂的信息中提取了重点:E国某著名纪录片导演拍摄的一部关于人与自然的纪实电影,刚刚拿了大奖,殷氏传媒这边引进了版权,后期原语版和中文版都将在平台独家播放。

听白鸽的意思,是殷总直接将中文配音的工作,交给了他。

穆少青隐约闪过一个古怪的念头,趁着电脑还没关,他立马搜索了那部纪实电影的预告片。

原语版的配音,是一个听上去挺有灵性的……萝莉音。

他嘴角微微一抽:“……”

所以早上在地下停车场,殷程果然听到了他那两句伪音。

“白哥,让我配音,是殷总的意思?”

穆少青不信邪地又确认了一遍。

白鸽脸上的喜悦之情还没消散:“是啊,殷总亲自叮嘱的,还让我给你拿来了电影的原版CD!我原本还在担心,你跟殷总之间有什么过节,现在看来,应该是我多虑了。”

穆少青:“……”不,你没多虑。

配音的工作,不管他愿不愿意,最终都接了下来,趁着午饭后休息的工夫,他先把电影看了一遍,下午便抱着台本,进了录音室,一待就是一个下午。

·

“穆少爷,你这是被哪个小妖精吸干了阳气?”

傍晚时分,准时来接他下班回家的钱鹤一脸惊恐,表情夸张到穆少青恨不得赏他俩爆栗子。

“在录音室待了半天,虚脱了。”

穆少青系上安全带后,拧开一瓶矿泉水,咕噜咕噜地往嘴里送。

“录音室?殷氏传媒要给你出专辑?还会单曲?”钱鹤看上去挺兴奋的,“回头给我几个签名版,我拿去送咱们公司的员工。”

“……配音。”穆少青转头,睨了他一眼,说多了,心累。

他一开始跟配音导演商量好的结果是,参考原音版,他可以用伪音来配音,任务都完成一半了,导演那边也对他的表现很满意,结果……殷程忽然出现在录音室。

听了他的配音后,殷大boss表示不满意。

然后——

他又改成自己原本的声音,重新录音。

整个过程,穆少青如坐针毡,很不淡定,甚至有种冲过去跟殷程算账的冲动,想想那两千万的违约金,他忍了。

小不忍则乱大谋。

可惜他忍耐的结果却是,把自己累个半瘫。

“那种获奖的纪录片,说不定以后还能上星播放呢!”钱鹤看上去比他这个当事人还要激动,“穆少爷,我忽然觉得,你之前的提议很有建设性,你瞧,等以后咱们的手游上市了,回头给你特别标注一下,你是某某电影的配音……”

“差不多就得了啊。”穆少青将没喝完的矿泉水塞回包里,“配音的事情,我仔细想了想,还是用缩写吧,省得以后有麻烦。”

他话刚说完,钱鹤却跟见了鬼一般,油门一踩,漂移了出去。

穆少青身体毫无防备地往旁边一倒,透过车窗发现不远处,有一道熟悉的身影,忽然顿悟:“你这是见到阎王了?”

钱鹤表情夸张地龇牙咧嘴:“那位的名声,可不就是活阎王!”

想想自己曾经不怕死地倒追活阎王七年,穆少青莫名觉得自己命真大。

·

第二天,修整了一晚上,精神基本恢复的穆少青,到了公司后,还没来得及开直播,就被经纪人送进了录音室。

“少青,加油,好好干!不要辜负殷总对你的期待!”

“?”穆少青一头雾水,殷总对他有什么期待了?期待他早日攒齐两千万,主动解约?

“哦对了,你还不知道吧?公司给你配了车和司机,我还拍了照片,给你看看哈!”白鸽兴奋地掏出手机,笑得跟弥勒佛一般。

等穆少青看到照片中的全新***车之后,他不由得眉梢一挑,忍不住问:“殷总给我配的?白哥,你是不是搞错了?我看殷总也不像是脑子进水的样子啊……”

“咳,咳咳。”身后传来两声夸张的咳嗽声。

白鸽头一偏,笑得满脸开花一般:“殷总、全特助,早上好呀!”

穆少青后脊一凉,他浑身僵硬而缓慢地转过身去,一看,果然是殷程和全盟,刚才咳嗽那个就是全盟,他头皮发麻地抿了抿嘴,心中唯一的念头就是:这两天,有点衰,得找个庙里去拜拜了,去去晦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