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回来后我成了大佬的心尖宠

《穿回来后我成了大佬的心尖宠》主角是穆少青殷程,穆少青殷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上辈子,穆少青因不愿接受潜规则,意外坠楼,绑定了一个角色扮演系统,假扮基佬倒追书中反派boss殷程七年,最后替他挡枪死

“少青,殷总真的很看重你!你看,这是他亲自给你安排的工作,接下去一周,全部排的满满的,一共四部外语片的配音,全都是高人气角色……”

穆少青两眼无神地盯着白鸽,只觉得一阵耳鸣,他脑袋晕乎乎,整个人都快气昏过去了。

四部片子,其中三部都是获奖电影,还有一部是票房热卖大片,殷程果然够“器重”他!

可是,他一点都不开心。

距离他们工作室第一款手游上市还有不到半个月的工夫,因为没请到中意的声优,他跟钱鹤开玩笑为了省钱,干脆自己亲自上阵,花几天时间把四个体型的干音一次性搞定。

结果——

殷程跟他玩这套,把他的时间全部套牢了。

昨天他才刚完成那部纪录片电影的配音工作,今天,又是一堆工作安排。

穆少青忍不住怀疑,是不是因为他之前跟白鸽吐槽“殷总脑壳进水”,当事人故意来整他的。

“你这闷闷不乐的做什么?虽然配音是幕后工作,但这几部电影,都是有大概率上星播放的,前期累计的阅历,等你后期人气上来了,全部都是镀金的谈资啊,放出去也好看。”白鸽显然无法理解他的痛苦,拿着平板点开日程安排,笑容比盛开的菊花还要灿烂,“少青,《The sound》你听说过吧?”

穆少青单手揉捏着太阳***,想了想,答道:“听说。”顾名思义,这就是一档跟配音相关的综艺。

《The sound》是娱乐圈三大巨头之一星洲传媒跟橙子影视联名制作的一档直播综艺,从主持人到评委团再到常驻嘉宾,受邀的基本都是实力派,每一季人员都在变化,收视率却越来越高,现在都已经播到第三季了。

他看过第一季,原先相中四个的声优,也都是上过那档综艺。

“我正在给你争取上《The sound》的机会,好好表现哦!”白鸽说着,朝他眨了眨,示意他对待工作态度积极一点。

穆少青有气无力地应了声,反手捏了捏脖子:“白哥,你让我先歇会儿,我等会要开直播。”

“好好好,你休息一下。”白鸽笑眯眯地点头,将四部电影的原声CD和台本搁在一旁,“这些等你有空了看一下。”

穆少青比了个OK的手势后,整个人摊在沙发上,睡眠不足的后遗症上来了,因为要赶进度,他昨天回家之后,先录了手游的一部分配音,又赶了两张设计稿,以至于睡觉时间比平时晚了两个小时。

没一会儿,沙发上的人蜷缩成一团,睡得迷迷糊糊,连房间的门什么时候又被推开了都没注意到。

白鸽推开门一看,头皮一阵发麻:穆少青睡着了,就这么一会儿工夫?

他想也不想,直接把门关上,讪笑着看向身后那人:“全特助,你把东西交给我就行了,等会我转交给少青。”

“也行。”全盟笑容毫无破绽地点点头,敏锐如他,早就在门缝打开的瞬间,窥探到了里面的情形,将刚买来的护颈仪交给白鸽之后,他又叮嘱了两句,这才离开。

白鸽双手揣着护颈仪,眼眸微眯,幽幽地盯着全盟离开的背影,心中闪过一个荒唐的念头:殷总该不会是看上他家少青了吧?

殷氏传媒财大气粗买了下整栋大厦,一共三十三层,除了四五六层的训练场地,再往上的二十几层基本都有安排,全部都是公用地区,只有这第三层比较特殊。

除了直播专用的大厅,新宇传媒原先的网络剧小团队有个超大间的办公室,以及旁边两个专门提供餐饮和健身的房间之外,还有一个例外开辟的办公室,面积不大,二十五平米左右,但采光极好,沙发座椅和橱柜全都是一套的,白鸽偷偷查了一下,价格都不低。

而这个最特殊的办公室,是穆少青专用的,房门设置的密码锁和指纹锁,指纹只录了他一个人的,连白鸽进门都只能按密码。

还有这护颈仪……

白鸽拿出手机,打开TB,悄悄地扫了一下二维码,五位数,不便宜。

他记得,昨天穆少青从录音室出来的时候,揉了几下脖颈,看上去有点累,毕竟忙了一天,他还特地去拧了条热毛巾给他热敷一下来着,结果——

当时,殷总似乎看了他两眼。

白鸽想到这儿,嘴角忍不住微微一抽,他昨天还自作多情地以为殷总是觉得他这个经纪人很会照顾人呢。

结果,今天这进口的护颈仪就送过来了。如此一看,殷总哪里是觉得他体贴细心了,分明就是嫌弃他太糙了!

白鸽委屈地撇撇嘴,轻手轻脚地推开门,走到沙发旁,拿起茶几上的空调遥控器,将温度调到二十七度除湿状态后,又捧了张薄毯子给穆少青盖上,这才重新退了出去。

全盟返回顶楼后,将桌上刚送过来的文件整理了一下,抱进了办公室,瞄了眼正在忙碌中的殷总,他小声地说道:“殷总,东西送过去了,他有点累,在休息。”

殷程动作一顿,抬头,不知想到了什么,随后淡淡地应了声,只分心了刹那,又重新投入到工作中。

全盟将手中的文件分类摆放好后,低声道:“殷总,这些是需要你紧急处理的。另外,星洲传媒的季董约你下午去打球,商谈下个季度广告投放……”

他话没说完,却见殷程忽然抬头,问了个乍一看跟工作毫不相干的问题:“配音很累吗?”

“术业有专攻,非内行之人无权评价累或者不累。”全盟模棱两可地答了一句后,求生欲极强地瞄了眼殷程,旋即猜到了他这么问的原因,立马调整了语气,“但听闻,专业的配音演员,需要完全投入,模拟角色的情绪,跟情景产生共鸣,所以,配音的工作应该是不轻松的。”

当然,后面那般纯属他瞎扯。但他知道,这是殷程想听的。

“既然这么累——”殷程眉心微蹙,后半句忽然没了声音。

全盟思绪飞快转动,连忙暗示道:“殷总,您若是将交代下去的工作撤回,会让人产生误解的。”

殷程淡淡地睨了他一眼:“你今天废话有点多。”

全盟委屈地闭上嘴巴:“……”

·

一觉睡醒,穆少青惬意地伸了个懒腰,发现自己这一眯,居然两个小时睡过去了,顿时心虚不已,连忙坐起身,将薄毯子折好,放回抽屉里,这才发现茶几上多了个包装精美的盒子。

“护颈仪?”难道是白哥给他买的?

穆少青摸摸下巴,刚点开微信准备问下经纪人,对面的消息却先一步发了过来,是一条语音。

“少青,我和阿木这两天要闭关写剧本,你没什么事的话,可以先休息一下,大后天再来公司。”

这会儿是上午十点半。

穆少青瞄了眼墙上的挂钟,又听了一遍语音,确认自己没睡糊涂,琥珀色的瞳仁明显闪过一丝笑意:这是给他放两天半假的意思吗?

他走到办公桌后,发现那几张原声CD和台本已经被白鸽收拾好,放进了抽屉里。

穆少青眉眼弯弯地回了个牧羊犬比心的表情包,随后敲了一行字过去:白哥,谢谢你的护颈仪,我先回去了,大后天见。

收到回复的白鸽满脸焦躁地挠了挠头皮,头发已经乱成了鸡窝,白白胖胖的脸庞皱成一团,差点泪流满面:“呜呜呜,世道不公啊,我还在这里改稿子,他却可以回家休息了!”

一旁,同样急得头发直掉的小伙伴长臂一伸,揽住他的胳膊:“白鸽,别偷懒,快帮我看看,这段剧情安排,是不是哪里不对劲?”

“等一下,我先回个消息。”白鸽想跟穆少青说,那护颈仪不是他买的,是楼上那位殷总送的,结果字没还打完,手机就自动关机了。

报了信准备打道回府,却没收到经纪人回复的穆少青,在确认自己手机流量没耗尽的情况下,放弃了等回复,将东西收拾了一下,背起包,心情愉悦地出门了。

因为是临时“早退”,他原本没打算联系司机,自己打的去他和钱鹤开的公司。

但刚下楼,他就接到了司机的电话,说在门口等他了。

穆少青走出公司大门,果然看到了那辆一点也不低调的***车,他硬着头皮上前,跟司机大哥报了地址后,钻进了后排座,却没发现,二楼的窗前正站着两个样貌不俗的小鲜肉看着他小声议论,其中一个还动手拍了照片。

“那是公司的哪位前辈啊?还专门配了司机和***车,样子看上去倒是不差,就是瞧着挺眼生的。”

“听说是那个新宇传媒签约的艺人,还没出道呢,就开了几天直播……”

“那倒是奇怪了,区区一个素人,这谱倒是摆的挺大,看那车也不像咱们公司的,难道是个家里不差钱的少爷?”

钻进***车后,穆少青直接给钱鹤发了条微信,告诉他自己等会要去公司,钱鹤那边秒回,随即反应过来: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不用开直播吗?不是还要录音吗?

放假了。

穆少青笑容懒散地回了三个字后,动作一顿,不对啊,他明明一堆活呢,就算白鸽要写剧本,跟他去录音室干活,也不冲突吧?怎么就突然给他放了将近三天的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