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跑后怀了领主的崽

小编带着逃跑后怀了领主的崽全文免费阅读和大家见面了,主角是沈离楚渊,讲述了沈离是个小间谍,他的任务目标是那个残忍暴戾性情阴沉的星域大领主。为了情报,他摸进了楚渊房间,颤抖着去求对方,偷到手后他跑了。

凌晨三点多,沈离在黑暗中离开了主楼。

腿不受控制在颤抖,雨依旧在下,卧室温暖,他刚一出来就因为冷意打了个寒颤。

身上都是楚渊的味道,从里到外。

惧怕的死亡结局没有到来,楚渊似乎并不在意他的举动,阿尔弥特之心被扔在床上再也没管过,后来滚落在地上。

回了房间后,他甚至没有洗澡的力气,四肢发软,浑身无力。

颈后腺体***到碰都不敢碰,过于乏累,他很快就睡过去。

一切都很顺利,已经涂了两次药了。

“沈先生,没有胃口也得吃饭,不然体力跟不上。”

莫管家候在饭桌前帮沈离布菜夹菜,他语气温和,像个长辈一样劝慰没胃口的沈离,没有丝毫异样,很平常的语气,就跟聊天气说家常话似的。

和楚渊的事情,莫管家知道了。

沈离听出他的话,闷闷“嗯”了声,就低头慢吞吞吃东西。两天了,他都没怎么吃饭,好在领主府虽然安静沉闷,可不在饭点来吃饭,厨房里总是有备好的,也没人说他。

饭菜美味可口,不过沈离没有品味美食的心情,他一直在想宝石的事情。今天的手的话,是不是就可以离开了。

饭后回到房间,透明的药剂管再次被沈离拿在手里,灯光下,药液清透无比。

阴沉的天始终不见转晴,似乎是某种预兆。

只要再有一次,楚渊会睡过去,而他也就能拿到东西离开了,在发热期之前。

可昨晚发生的事情让他到现在都没缓解过来,痛意和酸涨让沈离清楚的知道,自己需要休息,起码得一天。

但是如果药物在楚渊咬完他之后就见效,也就是说,不用再发生关系了。

Alpha的代谢很好,除非剂量很大,否则普通毒药对他们不会造成长时间或者深度的伤害,很快就能代谢出去,当然代谢出去之前,还是会让他们产生一定的不适感。

楚渊的身体外面没人了解,可不用想也知道,他的代谢和其他Alpha相比应该不会差,所以沈离有点着急,每天都想涂药让他咬,不然如果前面的被代谢出去,后面的可能就没效果了。

于是休息了一会后,他洗了澡,把剩下的药全都涂在了颈后腺体上。

又到下午了,这两天总是白天睡的多。雨势小了很多,沈离出房间之前,仔细检查了光脑里的紧急设置。

只需要按下光脑上的按键,就能把得手的信息发出去,后面就会有人来接走他。

不知道具体要怎么办,现在他只能按照那些人所说的去做。

再次来到主楼,进来之前,他视线就落在客厅的沙发上,光线比起昨天下午要好多了,昏暗的视线里,沙发上没有人。

刚才来之前他碰到了莫管家,管家告诉他,楚渊就在主楼,没有出去。

于是沈离朝楼上走去,二楼同样静悄悄的。

看了眼书房的门,他想了下,还是先去卧室看看,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楚渊在卧室。

轻轻打开门,在过于安静的环境中,发出很轻微声音,平时可以忽略不计。

卧室的窗帘被拉上了,一片黑暗,沈离闻到了楚渊的信息素味道。这里是卧室,残留信息素很正常。

经过这么久,他自己的味道淡去了,没有闻到。

房间同样安静,看不到任何东西。

楚渊会不会不在。

这样想着,沈离还是觉得他就在卧室里,莫名的直觉。于是他走了***,房门微掩,留了丝缝隙。

卧室里过于黑暗,让他走动时十分小心,生怕碰到什么东西摔倒。

想起之前进来的时候,开关就在墙上,他顺着记忆中的位置转身,背对着卧室内部在门旁边的墙上摸索。

厚实的地毯像是能吸收一切声音,静悄悄的,沈离手在墙上摸索,只是他动作忽然停了。

颈后传来丝丝热气,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呼吸,打在他脖子上。

完全不对劲。

沈离听到了一些呼吸的动静,那种喉间的低吼和喘气声,不像是人发出来的。

他眼瞳都在颤抖,僵硬着慢慢转身。

***的阴影笼罩,有什么庞大的东西站在他面前,一双冰蓝色兽瞳在前上方低头看他。

喷洒的炙热呼吸从上方扫过他脸颊,这个东西太高太大了。

垂在身侧的手猛地拍向墙上的开关,他刚才摸到了边缘。

强光让沈离不由自主闭了下眼睛,再睁开的时候,看清了眼前的巨型银狼。

银色毛皮在灯光照耀下似乎发出点点光芒,转瞬即逝,爆发感十足的肌肉若隐若现,粗壮的四肢和结实的体魄,身型看起来极为矫健。如果不是这样的情况下,沈离要是见到这样的照片或视频,很可能会赞叹一下银狼的帅气。

可这头凶兽就站在他眼前,兽瞳里是毫无理智和人性的冰冷,除了惧怕,任何赞美的心思都生不出来。

沈离终于知道,为什么楚渊的的床会那么大,客厅也设置的那么大。

四肢着地站起来的银狼就有两米多高,居高临下俯视他。

不由自主后退一步,沈离抬头看向盯着他的巨兽,冰蓝色的眼瞳里,蓝色在加深。

与此同时,卧室里忽然响起莫管家急切的声音。

“沈先生,快离开主楼,领主大人信息素值到顶峰了,精神波动太大,快!”

楚渊发病了,而且同时,他发热期提前了。

可房间里只有淡淡的信息素味道,完全不像管家说的,信息素值已经到了顶峰。

沈离还没听完转身就要跑,在心里念着,房门没关,幸好没关。

就两步的距离,他跨出去第一步,房门“砰”的关上了。

整个房间响起上锁的声音,重重封锁落下,好像卧室里有什么绝世珍宝一样,需要用这样的规模锁起来。

莫管家的声音不再出现,沈离被困在了这里。

后衣领被咬住,他被轻易叼了起来,整个人悬空。

吓得满脸都是泪水,在被甩到床上的时候,看着前肢搭上来的巨狼,沈离惊慌失措。

狂暴的Alpha信息素轰然出现在房间,压抑许久,现在终于爆发出来。银狼的呼吸粗重又炙热。

在这样的信息素威压之下,沈离有一瞬间无法呼吸,沉闷的重压让他动作迟滞起来。

他绝望地看着银狼趴在他身上,会死的。

求生本能让他在这样的威压之下,搂住了银狼脖颈。

“楚先生,变回来,求你。”

哭着小声说道,沈离哀求着他,身体不由自主在颤抖,嗓音也是。

“求你了。”他的眼泪都蹭到了巨狼身上,银色毛发被打湿。

嘴里喃喃求着对方,在这样的危机之下,沈离同时释放出了信息素和精神力。

乖巧的信息素笼罩在银狼周身,却颤巍巍的,在Alpha霸道的信息素冲过来时,也不敢乱动,任由那股信息素冲撞他的信息素。

而精神力细丝从银狼眉心缓缓***。莫管家刚才说了,楚渊的精神波动不稳定,他只能试图用这样的方法,让楚渊平静下来。

成年Alpha本身就是暴躁易怒的,只是会自我收敛,可到底还是比普通人更暴躁,长久的积累会损伤他们自己的精神海域,所以不止信息素需要发泄,精神力也需要Omega的梳理,让他们平静下来。

沈离自己有个比喻,Alpha的精神海域是打结的毛线,会让人产生烦躁的感觉,而Omega就要把打结的毛线团重新顺好。

当接触到那片黑暗汪洋后,熟悉的地方让他有些愣神,那天可能不是做梦。

情况紧急,沈离不再犹豫,他精神力探入这片沸腾的精神海,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甚至听到了愤怒的咆哮声,是海洋发出来的。

精神力***海洋风暴中,差点被打散了,沈离头疼不已,他哭着稳住了。

熟悉的黑云团这次不用他做出任何举动,直接朝着他的精神力涌过来,争先恐后。

汇聚到一起的微弱精神力在颤抖,沈离本就在哭泣,他很想让这些乌云团慢些,不然他这点好不容易汇聚在一起的精神力会被打散消失的。

又惊又怕的情绪从精神力传递过去,乌云团在瞬间就慢了下来,不断在沈离的精神力周围打转,不肯离去。

从小的开始,所有***到他精神力的乌云团都有被安抚到,沈离在尽最大的努力,同时尝试着释放出更多的精神细丝进来。

直到海浪不再翻涌咆哮,身上重量消失,床上的沈离睁开眼睛。

银狼消失不见,楚渊变了回来。

擦了擦脸上泪痕,只看脸的话,楚渊和平时的冰冷一样,可房间里暴躁的信息素越来越浓郁,甚至出现了引诱因子。

对被标记过的Omega来说,这样的引诱因子无疑是一种勾引,赤l裸裸又无比诱人的勾引。

沈离不由自主想要靠近他,想被他抱着,甚至想……

“楚先生。”他声音还在颤,哭得可怜极了。

漂亮又脆弱的Omega.

楚渊转身,从床对面的墙里取了个东西,再转过来递给沈离。

是一管药剂。

沈离不解,他不再哭泣,可眼中还是有滴泪水滑落。

“楚先生,这是……”

他小心翼翼问道,声音都不敢大了。

“发l情药。”楚渊理智尚存,他回答了沈离的问题。

惊恐睁大眼睛,沈离没有去接。

“不想死就喝了。”

不再有耐心,处于初始发热阶段的楚渊上了床,把药剂灌进了沈离嘴里。

捏着沈离下巴的手都是滚烫的,信息素值到达顶峰的Alpha可以用另一句来说,就是到了发热期。

沈离被呛住,咳嗽了两声,他知道这一点,可之前明明说好了,不给他喝这种药剂。

楚渊的发热期提前到了。

如果是正常的Alpha,不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可楚渊的双重病症本身就会造成一定的几率。

沈离想起之前的训练中有提到过这点,是他大意了。

衣服被撕开,和上次不同,这次完全被撕碎了。他无法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

危急之下,只能寄希望于他腺体上涂的药了。

如果楚渊咬了他,是不是就会昏睡半小时,哪怕二十分钟也可以。

宝石依旧在床头柜上,只要楚渊睡过去了,他就可以带着情报离开。

这样的想法支撑着沈离,可很快,他刚才喝的药起了效果。情l潮在瞬间席卷而来,烧着他的理智和身体,很快就一身的汗水,还有别的。

忽然,沈离身上散发出另一种味道,混杂在Omega香甜的信息素中,代表他已经准备好受孕了。

异样的味道不够香甜,却是能让Alpha发狂疯癫的暗示。

楚渊的引诱因子和体内的情l潮双重折磨着沈离,强效药之下,他的理智终于被击垮了,一片混沌,只能遵从着本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