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恩爱系统

主角是沈澳礁梁中泉小说秀恩爱系统推荐——小编为您带来秀恩爱系统全文免费阅读直到有一天,两人参加了一档同性伴侣真人秀,将狗粮均匀地撒向苍茫大地粉丝:????

陈雪娜欲哭无泪,心里已将“财务扛把子”拎起来暴打一顿,抬头想要解释解释,对上自家老总的视线后又将嘴中的话咽了回去,看起来羞愧难当,脑子里却已经能跑马。

沈总不是会因为下属八卦他就将人解雇的那种上司,除非,除非自己戳到了他的逆鳞,可是仔细回忆刚刚自己说过的话,好像只有关于夫人黑照的话题,难道自己说对了,总裁恼羞成怒?

自己是不是说出了豪门世家的龌龊规则,她吓得瑟瑟发抖,担心自己会不会被总裁送到什么富二代的床上,被玩弄一番然后被塞个几百万封口……

仔细想想,自己好像也不亏……

沈澳礁看她先是陷入沉思,接着表情逐渐猥琐,于是皱起眉头,抬手敲了敲办公桌。

陈雪娜一秒惊醒,赶紧收敛表情,低下头,意图降低存在感。

然而屋子里只有两个人,无论她装得多文静无害,沈总还是将嘴炮对准了她:“你在我这儿工作,是屈才了啊。”

陈雪娜赶紧摆手:“不屈不屈,能在沈氏工作是我的荣幸。”

沈总:“怎么不屈,把你送去别的公司做商业间谍多合适,现实结合想象,不清楚的还能编成故事,沈城娱乐的狗仔都要拜你为师。”

总裁带着火气疯狂开炮,小秘书为保工作只能赔笑,陈雪娜讪讪地答了一句“沈总过奖了。”

沈澳礁:……更气了

陈雪娜看总裁风雨欲来的表情,心中更加惊骇,后悔刚刚不由自主就把平时抖机灵的话说出来了,沈总向来不苟言笑,怎么是开得起玩笑的人?呜呼,老身命不久矣!

沈澳礁从办公椅上站起来,向她走去。

陈雪娜闭上眼睛,做好了挨骂的准备,等了半天,也没有听到训斥,于是疑惑地睁开了大眼睛。

沈总俯视着她,矜持冷清的样子犹如一朵高岭之花,配上帅气逼人的脸,看起来禁欲又***,手中展示的照片,是同样帅气的梁影帝,奈何抓拍的时机不太对:梁影帝大概是在睡觉,那张能让万千少女尖叫发狂的嘴唇半张,因为躺着的***,看起来还有点歪,口水从嘴角漏出,留下亮晶晶的一线,即将滴落在白色的枕头上。

这张照片将被人们称为“公子世无双”的梁影帝照得像一只打呼噜的傻狗,不要说毁形象,毁人设了,估计发到网上之后,粉丝能掉一大半。

梁中泉其实拍过不少丑角,但影视形象那么糟糕,可以说是为了演戏,生活照可就不一样了,梁影帝那种一米九大男神,怎么能有那么蠢的睡姿?

陈雪娜正腹诽沈总对梁影帝实在太不仗义,便听沈总淡淡问道:“为什么说这是黑照?”

小秘书尽量说得不得罪人:“总裁夫人长得太帅,这张照片不如他本人的万分之一,一般这样的照片都是黑子用来攻击偶像的,所以我一时激动,才才这么说。”

沈总闻言,狭长的眼睛透出大大的疑惑,低下头又仔细打量了一会儿,然后像是放弃般叹了口气,继续问道:“为什么你们都觉得,我跟梁中泉关系不好?”

没等陈雪娜说话,他又补充:“说实话。”

陈秘书聪明伶俐,看出老板是真的疑惑,于是立刻给他解疑:“其实也不是都觉得,就是您跟夫人算是娱乐圈清流,不秀恩爱,也没什么人敢偷拍亲密照片,时间一长,大家就留下这么个印象,就觉得你们可能貌合神离,然后也没人澄清,这个说法就越来越多……”

沈澳礁的眉头越皱越深:“我每天都戴着戒指,给他最好的团队和资源,这看不出感情好吗?”

总裁这话问得怎么这么像个愣头愣脑的小孩子……陈雪娜无奈道:“这……只能看出来喜爱吧,真正的爱人,除了金钱,还要付出时间和精力啊,真爱都是体现在细节上。而且……您也要体谅一下梁影帝作为受方,本身也容易被媒体……”

“你等等,”沈澳礁突然打断她:“你说,梁中泉,他是受方?”

陈秘书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

向来都板着脸,冷得像个冰块的沈总突然就笑了,虽然不是大笑,而是尽力压制过的低笑,但弯成了月牙状的眼睛,从胸腔传来的清朗笑声,都让陈秘书感觉迷了心神。

知道自家总裁好看,但没想到他笑起来这么漂亮,就像是秋天的葵花田,冬日雪山上反射的阳光,看得人暖烘烘的。

“咔嚓”一声,门被人直接打开,屋内两人一起看过去,只见梁中泉正站在门口,和陈雪娜一样呆愣地看着沈总还没来得及收回的笑容。

沈澳礁习惯性地换回了原来冷淡的表情,眼睛像是粘在自家老攻身上一样,完全挪不开,他冲屋里的电灯泡摆了摆手:“你先工作去吧。”

孙雪娜还没从自家总裁的笑容中走出,傻愣愣地点了点头,转身要走,却在出门前被梁影帝用阴冷的眼神吓出了一个激灵。

她不是梁中泉的粉丝,但也知道梁影帝的人设是温润如玉的实力男神,对待最粗俗的黑粉都能绅士有礼……

所以刚刚那一瞪是怎么回事?

总裁两口子的人设纷纷崩塌,孙雪娜只觉得这个世界都不对劲了,晕晕乎乎地晃出了办公室。

不远处路过的行政部长看见她出来,矜持绅士地冲她打了个招呼,孙秘书也礼貌地点点头。

半分钟后,微信群:

——行政老鬼:@办公室搬砖工还活着吗同志?你的灵魂跑哪去了?

——财务扛把子:出来啦?怎么样?

——办公室搬砖工:不好说,不好说……

直到下班,处于恍惚状态的孙秘书都没有在微信群说话。

办公室里,梁影帝对着沈总笑得像一朵花,没说几句就挪过去,将人抱在了怀里。

“我吃醋了,”梁中泉把脸埋在沈澳礁的肩窝,闷声说着话,温热的鼻息喷在对方的锁骨,把沈总惹得脑门直发热。

腿已经软了一半,再这样下去自己估计会把老攻扑倒,为了不在公司出丑,沈澳礁使劲推开了梁中泉毛茸茸的大脑袋,面带不耐:“你吃什么醋,起开。”

“你对我都没笑过几次,干什么对那个女人笑那么好看?”梁中泉收紧双臂,在自家宝贝俊美的脸上亲了一口,声音带着一丝调笑:“她能满足你吗?”

“啪”的一声,修长白皙的手拍在脑门上,接着落下的是一阵拳打脚踢。

梁中泉一边被捶得“哎呦哎呦”直叫,一边哈哈大笑,直到沈澳礁把手捶红了,他才握住对方的双手,放到嘴边亲了亲,求饶道:“我错了,错了,别把你手打坏了。”

原本就不是认真打,沈澳礁也就没有挣扎,一边享受梁中泉温柔的吻,一边斜睨着她:“这里是办公室,你还要不要脸皮?”

梁影帝闻言又笑:“咱们也不是没在这里哎呦,疼疼疼疼疼……”

沈澳礁抬起脚,看了一眼梁中泉皮鞋上的醒目鞋印,终于微微翘了翘嘴角,露出一个微不可查的笑容。

“你怎么回来这么早?”闹够了之后,沈澳礁才想起了正事:“今天工作不多?”

“还行,就两场戏,”梁中泉拉着媳妇走到办公桌旁,自己坐下,然后将对方按在自己腿上:“都跟你说好了回家给你做饭,当然要快一点,一着急,就一遍过了。”

沈总跨坐在老攻腿上,板着小脸,双手捏住对方的脸蛋,把梁影帝的俊脸扯成了一张大饼:“你不是说不做饭了吗?”

梁中泉:“不做我怕被沈总封杀啊。”

沈澳礁闻言果断松手,脸色更加阴沉。

梁影帝则是哈哈笑了起来,伸手揉乱了沈总一丝不苟的头发:“你管他们说什么干嘛?你对我好不好我自己还不清楚?让我宝贝心烦,这群人真是找揍,等着,老攻帮你去揍他们。”说着,做出挽袖子的架势。

沈澳礁没有回答,但表情已经软了下来,像是小孩子抱着心爱的玩具一样紧紧搂住对方,嘴角蹭着他又硬又直的头发,因为辣鸡系统而整整提了一天的心也落了下来,就像是归巢的小鸟,在鸟妈妈的羽翼下睡得香甜。

在媳妇的胸前深吸一口气,梁中泉又补充道:“不能想的太多啊小哥哥,用脑过度容易长白头发。”

沈澳礁顿住,带着不善的眼光低下头,他比梁中泉大了一岁,虽然两人都不介意,但梁中泉却总喜欢在亲热的时候叫他哥哥,这两个字听在沈总耳中,总有一种莫名的羞耻感。

梁影帝还没有意识到危险,依旧抖着机灵:“到时候我还这么年轻,你都白发苍苍了,咱俩走在一起,更要有人说你包养我了哈哈哈哈……”

几秒钟后,来找总裁的助理小朱停在门口,尴尬地听着屋里传来的剧烈又匀速的“啪啪”声跟梁影帝隐忍的闷哼。

小朱:……竟然在办公室就……唉,果然总裁对梁影帝没什么爱惜的心思……

贴心地默默离开,小朱叹息着回到自己的办公桌感叹着,梁影帝这样的身份地位,怎么过得这么没有自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