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甜妻逃不掉

莫辛霍北琛小说叫什么?抖音热文替嫁甜妻逃不掉全文免费阅读重磅来袭;作家月夜猫所写;机场内,莫辛大步穿梭在各色各样的人群中,深情紧绷,时不时观察着身后跟踪自己的人,趁着他们不注意,她挤进了女厕所。

说完莫辛转身要走,陆北安一个箭步挡在她额面前:“认错人?可笑!你这张脸我永远都不会认错,我还以为你这些年过的有多好以至于让你跟人间蒸发了一般,原来是在这里做着最低贱的工作!“

陆北安打量着莫辛身上的导购工作服。

“也有可能是你真的瞎了呢?”莫辛淡淡一笑,抬腿离开。

“站住,你想就这么离开?走,和我回家和父亲认错。”

她紧紧掐住莫辛的手。

莫辛抬手一甩,将陆北安甩到在地。

“啊~”

“贝贝!”

随着陆北安的一声尖叫声,莫辛的耳边又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她当场愣在原地,不敢去看来人。

许初白小心翼翼的将陆北安扶起:“怎么回事?”

许初白看到将陆北安推到的莫辛,脸色一怔,立刻松开了陆北安的手:“南南,你怎么在这里?这七年你到哪里去了为什么都不联系我?”

他激动的搂着莫辛的肩膀,身后的陆北安看的愤愤的咬着牙。

这个贱人!都这么多年了还能让许初白对她念念不忘!

六年了,许初白变得成熟了,变得更帅了,可微笑依旧那么阳光,那么灿烂,可惜,她已经不是最初的陆南安。

陆南安早就死了,坟头草都几米长了。

“抱歉这位先生,你认错人了。”莫辛郑重的推开许初白。

“你撒谎,你就是南南!”他认错谁都不可能认错他的南南。

虽然七年过去,她的五官长开了,和七年前的样貌多少有点不同,可她明明就是陆南安。

许初白面对莫辛满眼的柔情,让陆北安恨不得把一口银牙咬碎,脸上却依旧保持着微笑:“姐姐你就和爸爸认个错吧,导购的工作那么幸苦,你就和我回家去好吗?”

回家?等着再被他们卖一遍?

“你说出门买东西,就是为了和这个野男人私会?”霍北琛站在不远处,眼神漠然的盯着许初白攥着莫辛的手,视线锋利如刀。

莫辛看到突然出现的霍北琛,彻底的慌了,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如果许初白和陆北安拿出什么实锤证据证明她是陆南安,那她刚刚撒下的弥天大谎就完蛋了!

莫辛***推开许初白往霍北琛走去:“他们认错人了,我买完东西了我们回去吧。”

“南南,你和他什么关系?”许初白连忙拉住莫辛的手,质问道。

一阵黑影嗖的冲上前,“嘭!”一声,重重打在了许初白的脸上。

“拿开你的脏手!”霍北琛语气里透露出浓浓的占有欲。

莫辛强忍着没有上前:“没事了回去吧,再重复一遍,我不是你们要找的人,我是乔念夕,他的妻子乔念夕。”

许初白捂着受伤的脸,满眼受伤的看着二人:“妻子?”

“对!”

“初白哥你没事吧?”陆北安心疼的看着许初白微肿的脸,“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啊,大庭广众之下就敢打人?你知道他是谁吗?还有你陆南安,我以为你这几年眼力能有多少见长,没想到越来越瞎找了这么一个烂人!”

“贝贝住嘴!”她又知不知道面前的男人是谁?是霍北琛,“他是霍北琛,你赶紧道歉!”

陆北安嚣张的气焰顿时所剩无几。

霍北琛!

霍北琛今日休息,所以穿着都十分的随意,接到乔念夕又跑了的电话穿着居家服就出门了,没想到,在陆北安的眼里却成了一个烂人。

“我说了N遍了我不是陆南安,我是乔念夕?是听不懂人话还是根本没有耳朵?”莫辛面对陆北安就来气。

陆北安紧张吞吐道歉:“我......对不起霍先生,是我有眼无珠。”

“我想你应该和我太太道个歉!”他不是在和她商量,是命令。

陆北安看了看他身边的莫辛,虽然她不是陆南安,可是让她对着陆南安长的相差无几的脸道歉,她做不到!

“你真的不是南南?”许初白还是有点不敢相信的问。

“不是,看这位先生刚才对我的态度,那位陆小姐不会是你未婚妻吧?”莫辛面带微笑的问。

陆北安一听,脸都白了,她这是在变相着打她的脸!

全帝都谁不知道许初白是她的男朋友,这记耳光,打的实在是响亮!

许初白请轻摇了摇头:“不是,只是一个好朋友,如果你真的不是南南,那我在这里和你道个歉,抱歉,给你造成了困扰。”

“没事。”

许初白冲他们点了点头,和陆北安漫步离去。

莫辛的目光一直紧紧锁着许初白的背影,心里如翻江倒海一般,心酸一下涌了上来。

“这就是你说的不会跑?”霍北琛淡淡的发问,“那你身上的衣服是怎么回事?”

一身的导购正装,上面还挂了一个名牌,她不会是想说她在这里工作吧。

莫辛心虚的解释:“衣服脏了,借穿一下罢了,我要是想跑,但凡离了你的别墅就能跑,何必等到现在?”

霍北琛冷哼一声,甩手挣脱被莫辛抱着的胳膊:“以后没有我的允许,离我远点!”

他以为她想?还不是为了演戏。

她就想不明白,霍北琛不想娶,乔念夕不想嫁,这两人还什么还要联姻?取消不就得了?

回到北苑公馆,莫辛小心的把带回来的枪藏好。

眼神一瓢,看到乔西泽留下的一本笔记本,莫辛一脸汗颜。

这上面记录的说的好听是乔念夕所擅长之事,不如说是豪门小姐的养成日记。

她刚才翻开看了一眼就看不下去了。

可不看它都是在哪里,她逃不掉。

莫辛拿起日记本翻开看了看。

看完正本记录,莫辛真怀疑自己会不会死在这里。

乔念夕不仅是钢琴十级的钢琴手,还是芭蕾舞者,骑马,射箭,高尔夫保龄球全部都有涉足。

可这里面除了骑马她什么都不会。

而且芭蕾舞者,这是想让她死吗?

干脆一刀捅死她得了!

“夫人。”门外有人在敲门。

“嗯,说。”莫辛懒洋洋的应了一声。

“先生让您准备一下,等会回霍公馆见老爷和老夫人。”

莫辛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她这还没***角色呢?就要在这么多人面前表演了?

在霍北琛面前虽然没有穿帮,但老一辈的眼神向来犀利,真正贵族小姐的气质,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学的出来的。

她万一穿帮咋整?

莫辛连忙打开门,试探地问:“你帮我去问一下你们老板,我可以不去吗?”

“你说呢?”霍北琛的反问声传来。

莫辛看了过去,才发现他就在不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