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力推《说不出口的秘密》小说全文阅读尽在本站,书中讲述了宁柒蒋毅之间的爱情故事,全文精彩试读宁柒看着他,嘴角忽然扬起一个弧度。她唇边含笑,娇颜如花,可是,她的眼中,却被愤恨,不甘,怨怒,还有道不尽的哀凄给填满。周围不少宾客的目光,被争吵声吸引了过来,正巧也将宁柒脸上的神情,给收尽眼底。很多人都愣住。

2020-9-15 20-21-38.jpg

精彩内容:

景蓉见她有些不对劲,假装关心的询问:“宁柒妹妹,你没事吧?”

“别叫我妹妹,我妈死之前,就生了我一个孩子,可没有你这么个姐姐。”宁柒头疼欲裂,想甩开她的手,却使不上劲。

景正宏脸色难看的呵斥道:“宁柒!你这是什么话?”

“难道我说错了吗?”

宁柒看着他,嘴角忽然扬起一个弧度。

她唇边含笑,娇颜如花,可是,她的眼中,却被愤恨,不甘,怨怒,还有道不尽的哀凄给填满。

周围不少宾客的目光,被争吵声吸引了过来,正巧也将宁柒脸上的神情,给收尽眼底。

很多人都愣住了。

他们从没见过那样的神情,仿佛承载了人世间所有人的悲伤一样。

“在你眼里,景蓉是你的宝,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可是,在我眼里,她不过是你背叛我妈,跟不要脸的小姨偷生的野种!”

一句话,说得所有人脸色大变。

景蓉直接白了一张脸,唐倩面色非常难堪,至于景正宏,更是青一阵白一阵。

“宁柒!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这时,贺旭尧也出声警告道,他脸色阴沉,看着宁柒的眼神,非常可怕。

“怎么,心疼了?可即便如此,她仍是个不折不扣的野种,永远都得屈居在我正出大小姐的名头之下,怎么洗白都没用。”

此时的宁柒,已经完全彻底豁出去了。

原本她也不想跟他们彻底撕破脸,可他们真的逼人太甚,全都把她当傻子一样的耍。

既然如此,她名声也不要了。

反正她早就身败名裂,也不介意别人怎么看她,她只是不想再那么被动的受羞辱。

此时,整个订婚宴的气氛,变得非常僵凝。

周围宾客都在窃窃私语,看着宁柒的眼神,都很不一样。

似有鄙夷,有不屑,还有同情……她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看。

这里所有的人,都只会往她身上捅刀子,就连她亲生父亲都是如此。

这世上,大概再也没有比这更恶心的地方了。

宁柒一刻也不想在这多呆,挺直腰杆,转身欲走。

可没想到,就在她转身的瞬间,一道又熟悉又陌生的身影,猝不及防落入眼中。

男子身躯高挑,双腿修长,气质清贵;紧抿的薄唇,勾成一道迷人的弧度,深邃如渊的长眸,正紧盯着她,里面透着令人捉摸不透的光泽。

是他!

几乎是瞬间,宁柒便认出了他。

两个月前,她为了甩开贺旭尧,曾在俪宫酒店门口上过一名男子的车。

她隐约记得,他姓霍!

宁柒没想到会在这遇见他,一时愣在当场。

这时,周围一些宾客,似乎也认出男人的身份,纷纷抽了口气:“天呐,这不是盛世集团的总裁,霍钧霆吗?”

“真的是他!他也来参加景贺两家的订婚宴吗?”

“真的假的,不是说,霍钧霆基本不接受这种宴会的邀约么?景贺两家居然有这么大的面子,将他给请来!”

众人窃窃私语,一下就把刚才那种尴尬气氛给打破了。

景正宏这时也回过神,原本僵化的脸色,立刻变得精神抖擞。

霍钧霆居然来了!

虽然之前他的确递过请帖,可也没奢望对方会来,毕竟双方身份相差太悬殊了。

景氏集团虽然在晋城赫赫有名,可要跟帝京城的盛世集团比起来,根本就微不足道,他还真不敢奢望会被霍钧霆看上眼。

可是,现在他真的来了,这是何等大的面子啊?

如果今天他能跟霍钧霆打好关系,那未来的景氏集团,将会更上一层楼。

想到这,景正宏脸上顿时有些激动,立马将刚才的不快抛到脑后,以笑脸相迎道:“霍总,没想到您会光临,招待不周,还请见谅!”

霍钧霆长身而立,如同没听见景正宏的问候,应都没应一声,一双漆黑的长眸,依旧紧盯着宁柒不放。

宁柒被看得有些局促。

她想起自己还欠他一千块没还。

倒不是不想还,而是太穷。

她从景家搬出来后,就租了房子,再加上交了上学的学费,全身一贫如洗。

尽管她已经很努力的打了两份工,可那点工钱,堪堪够吃饭,以至于拖到现在,都没能还上。

为什么早不遇见,晚不遇见,偏偏在这时候?

宁柒有些难堪的咬着唇瓣,眸子低垂,盯着自己的脚尖。

就在这时,男人忽然跨步朝她走了过来。

他步伐优雅,气势清冷,所过之处,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压迫感扩散开。

众目睽睽下,他停在了宁柒的跟前,声音低缓沉稳的道:“不错,气势还是这么足,不愧是我霍钧霆看上的女人。”

宁柒一脸惊愕的看着他,不懂他这话的意思。

霍钧霆却长臂一伸,扣住她腰肢,将她生猛的扯进怀里,声音戏谑的道:“怎么这样看着我?不认识了?”

这戏剧性的一幕,发生太突然,宾客们表情瞬间就木了。

这是什么情况?

那景家二小姐,怎么会跟霍钧霆认识?

而且,看两人那亲密举动,似乎关系不一般啊?

事实上,宁柒自己也木了。

她完全没料到,霍钧霆会忽然抱她,此时,她整个人贴在他的胸口,能清晰听到他的心跳声,鼻息还能闻到一股木质般清新的古龙香水味。

宁柒心跳骤然失了一拍,双手抵在他的胸口,试图挣扎。

谁料,男人却忽然倾身,在她耳畔低声警告:“别乱动,否则,我可不保证会在这里,对你做出什么事来。”

温热的气息拂过耳畔,使得宁柒整个人震了一震。

她下意识的身子向后仰,试图与他保持距离,然后蹙起眉,用两人才听得到的声音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说呢?上次跑的时候,忘记自己做过什么了?”

男人危险的眯了眯眼睛,口气有些不善。

宁柒怔了怔。

她跑的时候,似乎摔了他车门,还朝他扮鬼脸。

那幼稚之举,那男人该不会记到现在吧?

可真记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