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书友们推荐一本非常热门的现代言情小说《心怀叵测的朋友们》,顾滢何致熙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全文主要讲述了清晨,外面的天刚亮,顾滢就被自己手机的闹钟吵醒了,昨夜的激烈立刻在脑海中浮现,她看了看身旁还在沉睡的男人,轻手轻脚地下了床。 昨天顾滢和上司提了辞职,今天她得去公司收拾东西。

2020-9-15 20-25-52.jpg

精彩内容:

“别跟我提那个家!我早就没有家人了。早在两年前,你选择跟景蓉在一起,我爸连夜把我丢出国后,就没有了!”顾滢怒声喝道。

贺旭尧全身一震,冷冽的表情,终于出现了裂缝,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好半晌后,才沙哑的道:“顾滢,这两年来,大家都非常关心你,特别是景蓉……”

“闭嘴!你永远就只会护着景蓉那贱人。”顾滢情绪暴躁的打断他:“贺旭尧,你也不必在这惺惺作态的为她说好话。你是什么德行,我也算看清了。哈哈,我真傻,当初居然会觉得,你是这世界上最值得我托付的人。现在想想,那个想法简直愚不可及!”

顾滢边说边笑。

今年的她,正值风华正茂的年纪,身材高挑,眉眼精致,五官小巧,眸子灵动,素色衣裙将她衬托的有点纤尘不染的味道,笑起来时,有种惊心动魄的美感。

然而,那笑容,却又夹着浓烈的嘲讽。

贺旭尧僵着表情,眼神涌动着许多复杂的情绪,看着顾滢,半天说不出话。

顾滢不想跟他浪费时间,拖着行李,再度转身欲走。

贺旭尧却紧攥着她不放:“顾滢,无论你怎么说,今天必须跟我回去!”

顾滢怒到极点,眼角余光正好瞥见不远处有个男人要上车,正巧拉开车门,她没有任何犹豫,放开了行李,抬腿就跑,只留下一句:“要回你自己回。”

“顾滢!!!”

身后传来贺旭尧惊怒的呼喊,顾滢却不管不顾,直接冲进了那辆车里。

车门砰的关上,顾滢顾不上旁边还坐着道人影,便拍着前座对司机道:“大哥,开车,快开车!”

司机一脸错愕的看着突然冒出来的顾滢,一时竟忘了反应。

“快点啊!”见贺旭尧追了过来,顾滢不由更急,连连催促道:“司机大哥,你就当是救人一命,我待会儿付你车费,求求你了!”

司机额头冒出冷汗,迟疑着将目光投向一侧的男子身上。

男人紧绷着脸,眸子半眯,浑身散发着一股不悦的危险气息。

司机吓得打了个冷颤,忙要拒绝顾滢,还没来得及开口,却瞧见男子忽然给他下了开车指示。

他点了点头,忙去启动车子。

很快,车子平稳上了路,贺旭尧也被远远甩在后面,顾滢收回目光,整个几乎瘫在座位上。

终究是道行不够深,短短几分钟的唇枪舌战,几乎耗掉她所有精力。

她不由自嘲的勾了勾唇,将刚才的事,还有贺旭尧全部甩到脑后,这才抽空看了眼自己所处的环境。

此时,她就坐在宽敞干净的车厢内,极具奢华低调的风格和装饰,彰显着主人的品味。

如果没记错的话,上车前那惊鸿一瞥,似乎看到迈巴赫的标志。

顾滢刚意识到自己上了辆不得了的车,这时,一道危险气息便从旁边兜头笼罩而来。

她急忙转过脑袋,猝不及防就看到了男人那近在咫尺的面容。

这是一张俊美得有些过分的脸,散发着硬朗的男性魅力,笔挺的西装包裹着颀长的身躯,雕刻般的五官,精致得没有一丝瑕疵。一双深不可测的长眸,纯黑得像是可以吸入灵魂一样,深邃无边,微蹙的眉宇,透着令人生畏的威压。

男人气息极冷,气场极强,浑身散着一股浓烈的禁欲气质,模样看起来很是撩人,又散发着生人勿进的不好惹。

这恐怕是个有些危险的人吧!

顾滢心中莫名的生出这样一个想法。

怔然间,男人突然开口道:“看够了没有?”

薄凉的唇瓣,慢慢吐出几个毫无温度的字眼,声音却异常好听,宛如大提琴的旋律,低沉又磁性,其中,夹着浓浓的不悦。

“看……看够了。”顾滢连忙回过神,神情有些发窘:“刚才谢谢你的帮忙。”

“谢就免了,前面那个路口下车!”

男人不客气的下逐客令,口气透着近乎冷漠的绝情和不容置喙。

顾滢呆了呆,下意识的问:“前面那个路口?”

“有问题?”

“当然有问题!”顾滢一下急了:“先生,你好人做到底,多送我一程。你看,这才没走多远,万一那人又追上来怎么办?”

“与我何干?”

男人冷然的道,抬手看了看腕表。

时间是上午十点半,距离股东大会还有半个小时,原本他的时间是够的,可被这女人一耽搁,恐怕要迟到了。

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最讨厌的就是被占用时间,更别说这女人还挑在这紧要关头的时候。

一时间,他的脸色,沉得有些可怕。

偏生顾滢却好像没看到似的,只知道自己好不容易才摆脱贺旭尧,这时候下车,就等于自投罗网,索性就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对男人道:“先生,我都已经在车上了,你就帮人帮到底,再捎我一段路。你放心,待会儿下车,我一定会付很多很多车费,拜托你了!”

霍钧霆本没兴趣跟顾滢纠缠,可因为两人距离,仅有半尺之遥,鼻息能清晰闻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醉人幽香。

那香味……竟有些熟悉,像极了昨夜那个躺在他身下与之相缠的女子!

他不由怔了怔,将目光停驻在她那张小脸上,默默审视。

女孩儿青丝如瀑的散落在肩上,掩映着那娇俏五官,黛眉若秋水,肌肤赛冰雪,一双翦眸灿若星子,眼波流转间,潋滟出诱人的光泽。

是她?亦或不是?

打量完后,霍钧霆并不太能确定。

昨晚酒店房间灯光太暗,他只顾得上享受那女子的美好,没能看清她的长相。今早起来时,女子还睡得很香,他没去吵她,便出门谈论公事,等再回房时,早就没了那女子的影子。

唯一留下的,大概就是床单上那片艳红的血迹。

原本,他对男欢女爱这种事,并没那么上心,权当是一种泄-欲的途径。

可是,顾滢身上的味道,却勾起了他的记忆。

他清楚记得那女子的青涩和紧致,简直有种令人着迷的魔力,导致他欲罢不能的要了一次又一次。

想到这,霍钧霆眸色暗沉了几分,猝然伸手,捏住顾滢的下巴,身子前倾,似乎想更一步确认。

此时,两人姿势极端暧昧,顾滢甚至能清楚的感受到他拂在自己脸颊上的温热呼吸。

她不由惊了一下,连忙用手抵住他的胸口,满是防备的道:“你……你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