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她的血去救心爱之人

《要她的血去救心爱之人》是作者觅见最新创作的小说,主角是唐心柔傅琰凛纪梧桐。“皇上,我真的没有推过然妃!你信我一次好不好?”她泪尽,已经无力解释。“信你?”傅琰凛眼里,有嗜血的赤红。就是她,知道他救爱妃心切,也知道他非她的血不可,所以,她提出娶她为后时,他允了。

太监送来刀子,没人敢去下手,都指望着唐心柔的血能救回然妃娘娘。

傅琰凛踢开挡在路上的侍卫,拿过刀子,直接挥刺下去。

“啊”唐心柔痛呼,人往后跌摔在地上。

傅琰凛甩开刀子,急步***宫内。

血,慢慢从她手间流开,泅进砖石里。

她看向宫内,烛光摇曳,那些她照顾他的日夜,终是过往,已成烟云。

夜半阑静。

“娘娘,娘娘你醒醒,醒醒。”宫婢阿桃,是她从薛家带过来的丫头。

阿桃架起她,一步步往永凝宫走。

一连昏睡三日,唐心柔才转醒。

“阿桃……”声音几不可闻。

阿桃刚打水进来,微闻唐心柔的声音,她忙放下盆子过去床边。

“娘娘,你终于是醒了,奴婢还以为你……”

唐心柔渐渐清醒,看着阿桃,她笑笑,“我没事,只是口有点渴……”

“娘娘,你等着。”阿桃起身去倒水。

在阿桃回身时,有人捂住她的口鼻,让她发不出丁点声音来。

进来的婀娜女子拿过桌上的茶壶,轻挪莲步,慢慢走向床边,“皇后娘娘,你可是口渴?”

唐心柔抬眸,见是纪梧桐,她抓紧手想坐起来,奈何没有一点力气,只能冷凝着她。

“皇后娘娘,你流血过多,定要好生休养,妹妹这次能幸然走过鬼门关,还多亏了姐姐你,来,妹妹喂你水。”

在纪梧桐手里,是刚滚开添***的热水。

唐心柔往后欲躲开,被纪梧桐捏住她的肩头,“姐姐,可是觉得妹妹服侍不好?”

纪梧桐就着壶嘴,***喂进唐心柔的嘴里,滚烫的热水,滑过她的嘴角,只余烧灼。

唐心柔挣扎,那些热水尽数流洒她的脸侧,她忍着疼,抬手挥开纪梧桐手里的东西。

砰一声闷响,茶壶落地而碎。

“纪梧桐!”唐心柔有气无力,但仍保持着皇后的威厉。

纪梧桐跳开,看见此时的唐心柔,他捂嘴轻笑,“姐姐,我好心照顾你,你就这样对我?要是传到皇上耳里,姐姐怕是少不了要挨一顿板子。”

纪梧桐上前,抬手照着唐心柔的脸打下去。

“唐心柔,看看你这个样子,哪有半点皇后的样,你这永凝宫真像个冷宫。”

宫里除了唐心柔和阿桃,再无其他宫婢。

唐心柔被打偏过脸去,耳颊嗡嗡发鸣。

“你放肆!别忘了,我还是……”

纪梧桐抬手,一把扼住唐心柔的颈子,她附身到唐心柔耳边,“皇后吗?你很快就不是了!”她***,嘴角轻笑,“小姐,我真要谢谢你救了皇上,不然,哪有我今天的光景。”

纪梧桐甩开她,轻哼一声,眼底尽是嘲讽。

有血在唐心柔嘴角漫开,腥苦难受,她抓住床缦坐起来,身体虚颤不止,“纪梧桐,你就是成了一人之上万人之下,曾经也是我的奴婢,这点,你永远改变不了。”

被提及曾经不堪的出身,纪梧桐气极,她抬手,怒打唐心柔。

愤怒至极,她又扼住唐心柔的颈子。

“唐心柔,你又高贵到什么地方去,你不过是出身的家世比我好点而已。”

纪梧桐说话,手上***,已经脸色尽白的唐心柔,此时更是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