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小说《溺宠娇媳》是一本非常经典的言情小说,林婉清周君耀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全文主要讲述了林婉清知道周逸阳必定会找人给自己撑腰再如同往常一般欺负自己,为了让自家公爹看清他的真面目,她先到大厅这儿寻他算账,果然坐了一屋子人,就差那个不要脸的李銮嫣没来而已。

2020-9-15 20-13-03.jpg

精彩内容: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景正宏也有些慌了神。

“兮儿,你先把刀放下。”景正宏担心景兮要真在这会儿出了什么事的话,争取不到霍钧霆的投资的话,那景家可就真的完了。

“凡事都好商量,我们父女之间……”

“没得商量。”景兮手中的水果刀又往白皙的脖子上靠近了几分,顿时就多了一抹红痕,“答不答应?”

“好,我答应我答应!”

不过三秒,景正宏就选择了妥协。

可这份妥协不是源自于一个父亲对女儿的疼爱,而是在担心自身的利益。

“我现在就派人取你母亲的遗物过来给你,你现在可以把刀放下了?”

“不!”景兮却还是紧握着刀柄,“你把妈妈留给我的首饰,直接送到学校交给我同学宋雨薇!”

“难道我还不如你的同学可信?”景正宏的声音里还有些愤怒。

景兮冷笑一声,“你们两个人没有可比性!”

“你……”

景正宏虽恼羞成怒,但还是交代了保镖去办这件事情。

半个小时后,景兮通过电话确认宋雨薇那边已经收到了收拾,才让景正宏准备了她的第二个条件——

起草了断绝父女关系的断绝书,并且在众目睽睽之下双方都签了字。

这整个过程中,景兮手中的水果刀一直在脖子上,一直到全部完成才放下,跟着造型师去做造型。

因为时间的缘故,景兮做造型的时间并不长,可这一点儿都不影响她的天生丽质。

景兮选了一件黑色的单肩小礼服,设计简单大方却不失优雅妩媚,最重要的是不张扬却是低调的奢华。

乌黑的长发此刻也被鱼骨辫固定着盘了上去,露出白皙的脖子,并没有佩戴任何的首饰。

很简单的一身打扮却惊艳了众人,尤其是景正宏和贺旭尧。

从景兮再次出现在大家面前的时候,这两人就目不转睛的一直盯着她看。

唐倩的手已经狠狠的握成了拳头,她竟不知道这小贱-人打扮起来,竟然跟她死去的母亲那么相似,差一点儿她就要以为是那贱-人活过来了。

这是想要让景正宏想起当年的事儿狠不下心来?只可惜还有她唐倩在,就永远不可能会有那么一天。

景蓉的手指甲此刻也是深深的陷入了掌心里面,贺旭尧的眼神完全在景兮的身上,看的完全痴迷了。

贱-人,到现在还想着勾搭贺旭尧?

“景兮你可真漂亮,这身礼服真适合你。”唐倩笑着上前,言不由衷的称赞着。

“是啊,妈妈说的对,景兮你可真的太漂亮了。”景蓉也跟着开口附和,“要我说啊你就该多打扮打扮,瞧现在多好啊。”

景兮并没有理会这母女俩的一唱一和,但是她们的话却是让景正宏和贺旭尧回过神。

在收回视线的那一刹那,贺旭尧的眸底闪过一丝很明显的挣扎。

“旭尧!”景蓉收起了她的愤怒和嫉妒,笑容甜美挽住了贺旭尧的手臂,“我就说景兮很好看吧。”

“我……”

“好了,准备好就出发!”

贺旭尧要开口说点什么的时候,景正宏已经开口说出发。

当景兮被景正宏带着进了晚宴会场中心的时候,几乎所有人的眼神全都集中在了景兮的身上。

景兮可以感觉投射到自己身上的那些好奇,就更加能够听见那些议论声。

“那不是景家二小姐吗,她怎么也会来啊?”

“是啊,上次大闹景家大小姐的订婚宴,对姐姐景蓉做出那么过分的事情,景总怎么还敢带着两个女儿出席同一个场合啊?”

“就是就是,也不知道怎么想的,难道就不怕出事儿?”

……

景兮佯装作没听到这些揣测。

“不过这景家二小姐打扮起来还真的是漂亮。”人群中有了不一样的赞叹,“我看就跟当年的景夫人简直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像极了。”

“像是像,只怕是个性也是像了当年那景夫人,烈着呢!”

“听我说啊,这样的人容易走极端,大概是所谓的红颜薄命……”

关于景兮和她已经过世的母亲唐晴,这些议论当中有夸的也有贬的。

但不管怎么说,景兮这一出场可就直接就吸引了所有的眼球,风头更是直接盖过了身为景家现下当家夫人的唐倩和景家大小姐景蓉。

这让唐倩和景蓉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

凭什么这个小贱人能引起那么大的波动?

不过,就算是心里面再不爽,当着众人的面她们母女也做不出什么事儿来。

最重要的是景正宏始终将景兮留在身边。

因为霍钧霆还没到的缘故,景正宏先带着景兮去跟相熟的合作伙伴打招呼。

景兮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无聊的应酬,可想到景正宏的那些威胁还是必须在脸上洋溢着笑容。

“爸爸!”景蓉在唐倩的眼色下端着酒杯上前,“爸爸,你总是让妹妹跟着你那多无聊,我看还是我带着妹妹一起去认识圈子里的朋友。”

“也好。”景正宏沉吟了数秒之后答应,“景兮你跟着景蓉去认识认识朋友也好,但必须注意,一会儿霍总来了就得回到我的身边。”

“我……”

“好了景兮,爸爸都已经答应了,你就跟我走吧!”

景蓉根本就不顾景兮的遗愿,拉着她就离开。

很快,两个就脱离了景正宏视线范围内,景兮的脸上终于不用再继续僵硬的笑着,而且她也直接就甩开了景蓉的手。

“景兮,你这是做什么?”景蓉此刻还是一副替妹妹着想的好姐姐模样。

“景蓉,现在景正宏不在,你就不必演戏了。”

景兮面无表情的说道。

她心里太清楚了,所谓的带她去认识圈子里的朋友,不过是景蓉想要看着她被羞辱。

“景兮,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呀?”景蓉却是故意提高了声音,里面满是可怜,“妹妹,我真的只是想要介绍朋友给你认识而已,你为什么要这么误会我呢?”

“……”又开始了,白莲花。

因为景蓉故意扬声,这会儿又有不少视线投射了过来,景兮再一次成为了议论的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