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三年老公说失忆就失忆

《结婚三年老公说失忆就失忆》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季灵鹿顾聿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一热所编写的,讲述了季灵鹿将工作交给员工后从后厨出来,温鸣坐在靠窗的座位上。

那天顾聿许是是被她突然的动作震得一时愣住了,没反应过来。季灵鹿趁他愣神的时间,松手之后立即慌忙道了句“那我就当你答应啦”,说完就转身离开了,生怕听到他后悔。

季灵鹿也学乖了,不再那么迫切,要让顾聿有缓冲的时间。

所以这些天季灵鹿跟着公司团队到顾氏,也不眼巴巴地跟着顾聿了,每天能见到一面就足够了,然后将为他准备的午餐留下就走人。

一开始她还不知道顾聿到底吃没吃,想知道答案可她又怕知道答案,后来还是没忍住偷偷问了温鸣,温鸣仿佛胜利般激动地告诉她顾聿吃了!

可把季灵鹿高兴坏了。

这天不用去顾氏,季灵鹿难得有时间到顾家老宅看顾墨,中午留在那吃了午饭。

顾墨有两天没见到季灵鹿,想得不行,粘着她要抱。

季灵鹿抱着顾墨,跟周云说起这两天的情况,周云听了惊讶道:“怪不得我说呢,昨天我在电话里劝顾聿,让他别光顾着工作,还得多花时间操心一下自身的大事。之前我说这话的时候他向来都是敷衍我两句然后根本不放在心上,可昨天在电话里他竟然一时没说话。”

周云抓着季灵鹿的手,看着她笑了笑:“我当时就觉得奇怪,赶紧追问他,没想到他竟然回我说‘知道了’。”

周云知道自己的儿子,在这方面如果肯松动下来就说明有了希望,这段时间来提着的心总算能放一点回去了,欣慰一笑:“虽然现在不记得你了,可骨子里果然还是这个人没有变啊。灵鹿别难过啊,再加把劲儿,顾聿那么爱你,就算没了那段记忆迟早还是会回到你身边的。”

季灵鹿倒是没想能这么快让顾聿转变想法,心里意外又高兴,点了点头:“我知道的,我不怪他,你别太担心了。”

顾墨听到顾聿的名字,他已经几天没见到爸爸了,小脸难过的皱起来:“妈妈,爸爸工作忙吗,为什么不来看我?”

季灵鹿顿时心疼得不行,抱紧他亲了亲:“爸爸很快就会来看墨墨的。”

她看着顾墨,心想这样下去不行。

太慢了。

顾聿什么时候能想起来是个未知数,顾墨那么聪明,不可能察觉不到不对。

更何况更加不可能让顾墨见不到顾聿。

周云显然也是想到了这一点,表情都凝重起来。

好半晌无声地叹了口气,说:“改天再让医生看看,实在不行就告诉他,这么下去不是个办法。”

季灵鹿点了点头:“我再想想。”

-

温鸣送午餐***办公室时,难得看到顾聿在发呆,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正盯着窗外。

温鸣小心地叫了他一声:“老板,你的午饭。”

顾聿回神,看到她手里的东西时眼中忽然闪过一瞬意味不明。

就在温鸣准备转身时忽然听到他情绪莫辨别的声音:“怎么又换了?”

温鸣顺着他的视线看去,目光停在午饭的包装袋子上。

这两天顾聿的午饭都是季灵鹿来公司时直接送过来的,外边也不用再一只灵鹿的纸袋了,今天季灵鹿没来,午饭是温鸣电话给一家酒店送来的,所以她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顾聿指的是换了订餐的店,还是指季灵鹿的午饭没送过来这回事。

不过这两者好像都是一回事。

所以温鸣挑了个回答:“......昨天后面谈暂时告了一段落,林氏那边今天不用过来,季小姐也没有来。”

顾聿眼神一凛:“我问她了么——算了,没什么。”

他捏了捏眉心,然后两指并拢微微在空气中往外轻轻一弹,眼不见为净似的:“出去吧。”

办公室的门被重新关上。

顾聿不由陷入了沉思。

关于季灵鹿,他其实不是没有意外。

他没有撒谎,他目前确实没有考虑过跟某个人尝试开始某一段恋情的想法,他一向对这方面不是很热衷,也没有足够的兴趣和耐心。

可不知道为什么,那天季灵鹿用那样的眼神看着他,近乎祈求地让他不要拒绝他,给她一次机会的时候,顾聿在那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很清楚地感觉到内心深处好像有什么东西猛地往下坠,带来一种近乎失重的颤动。

有一瞬间他甚至产生了一种类似于害怕的感觉——这是从来没有过的。

像是怕什么东西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忽然就这么从手心里溜走。

他不知道那种感觉是不是因为眼前的女人产生的,所以他当时没说话。

可她的眼睛彷佛会说话,就在那么短暂对视的几秒里,就一点点地蛊惑了他,让顾聿什么都没说出口。

可是看着季灵鹿转身离开时,他知道自己心里在说:“那就试试吧。”

晚上七点。

顾聿遣退了司机和保镖,自己驾车离开公司,等红路灯时忽然瞥见窗外街口处的那家店“好灵一只鹿”。

距离公司确实很近。

顾聿看了眼红路灯,指尖在方向盘上点了点,他在犹豫是在这里解决晚饭还是回家点外卖。

还没得出答案,转眼间指示灯跳到绿灯,后面的响起一声催促的车喇叭,顾聿***拨转方向盘,然后在几米外的停车场停下。

门被推开,风铃晃动发出悦耳的叮铃声,服务员上前迎接:“欢迎光临。”

顾聿被引到空位上坐下,快速从菜单上点了几个菜,服务生一一记下,为他倒了杯清水:“后厨立刻就给您做,先生稍等。”

随后转身离开。

来到后厨门口就撞见了刚走出来的季灵鹿:“店长要走了吗?”

季灵鹿对她笑了笑,点头:“我先走了,你们幸苦。”

“店长慢走。”

然而还没等她离开,就见刚走出去的店长突然退了回来,一脸惊恐地模样用帘子挡住了自己的脸:“店长怎么——”

“嘘!”季灵鹿赶紧捂住她的嘴,矮身把人带进了后厨。松了口气,她看着她手上记录的菜单:“他点了什么?”

服务生不明所以地‘啊’了一声:“谁?”

季灵鹿闻言问:“你来上班多久了?”

但凡在店里工作时间稍微长一点都知道外面那位顾先生到店里的时候记得第一时间联系她,大家也都知道了后来那位先生的身份就是店长的老公,不认识顾聿的一般都是刚到店里工作不久的。

这服务生不知道原因,被她这么一问吓住了,以为自己犯了什么错,惶恐急道:“是的...可是店长我有好好工作——”

“别紧张,”季灵鹿拍了拍她的肩膀,心里了然:“我知道你很认真,我不是在问你罪,只是你来得晚不知道,外面坐着那个男的——”

季灵鹿收回朝外指的手指,点了点自己:“是我老公。”

“啊......”小服务生恍然大悟:“噢噢原来是这样!”

季灵鹿从她手里取过菜单看了一遍,是顾聿喜欢吃的,她笑了下,然后说:“这份餐我来做吧,下次再见到他来第一时间联系我,记住了吗?”

对方赶紧点了点头,季灵鹿又拉住她:“还有,别告诉我的身份,也别说是我做的。”

服务员赶紧抿紧嘴,比了个“ok”的手势,眼里忽然闪乎乎的,季灵鹿疑惑:“怎么了?”

谁知小姑娘竟一脸羡慕地说:“店长,你跟你老公好浪漫啊。”

季灵鹿:“......”

顾聿点的这几道菜都是季灵鹿擅长的,很快就做好了。

季灵鹿在一个她能看得到顾聿但在顾聿的位置看不到她的位置坐下,看到服务生给他上菜,然后仔细地观察者他没一个细微的表情。

期间那个小姑娘还多次经过是用眼神给她示意,一切没问题。

直到顾聿一餐即将结束,季灵鹿忽然脑子一转闪过一个想法。

赶在顾聿离开之前,她先从后门离开,又走到分叉路口。

季灵鹿拿出手机给顾聿拨了个电话过去。

顾聿接得很快,季灵鹿笑了。

她做足了一副明知故问的模样,说:“顾总下班了没有?我现在距离顾氏不远,打不到车了,顾总还没走的话能否送我一程呀?”

电话那头没有声音。

顾聿不说话,季灵鹿心里忽然紧张了起来,她咬着下唇,继续软声说:“既然是合作的关系,这个要求应该不过分吧?”

半晌,季灵鹿听到他问:“你现在在哪里?”

城市车水马龙的灯火在这一瞬间彷佛都散落到了季灵鹿的眼里,她的眼角挑出一个漂亮的弧度,嘴角弯起,笑得能吸引住所有的目光,报出地址,然后说:“那我等你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