椋鸟归越

苏椋成越小说叫什么?全文阅读哪里可以看?小编推荐椋鸟归越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成越风流了十八年,最后栽在一个小姑娘的手上。小姑娘答应他等自己满二十岁了就嫁给他,可等到成越回国后,小姑娘却人间蒸发了。

夏日的阳光炙热,即便是***了九月,势头也不减,仿佛是要把地给烤干了似的。

今天是周二,早上排了满满的必修课

教室里安安静静的,只有历史老师在讲台上讲话的声音,而反观下面...

啊,睡了一大片。

历史老师是个地中海老头,讲课的时候还总爱讲故事,每次讲故事抑扬顿挫的,跟听书似的,听不到多久就让人昏昏欲睡。

即便下头睡了一片,仍然熄灭不了历史老师讲课的热情。

“我得把这老头讲的课给录下来,下回失眠的时候拿出来听。”教室一角的一个男生俏***地摸出手机。

旁边一个男生附和道:“哈哈哈兄弟你可以啊,记得到时候发我一份。”

“行啊。”

另一侧的一个男生也凑过来,声音不轻:“我我我,我也要一份!”

“啧。”

一声轻嗤声从背后传来,三个男生一愣,慢悠悠地回头。

后座上是一个女孩,干净的黑白色校服穿得整整齐齐,一头乌黑的长发也清爽地扎成一个马尾,看上去就是乖乖女的标配模样。

可是,那张脸,看着一点都不乖。

冷白的肌肤,高挺的鼻梁,小小圆圆的鼻头,下面是一张嘴角略微上翘的小嘴,可她却有着一双狭长的桃花眼,眼尾略微上挑,一双黑眸中此刻噙着一点不耐。

看着像是下一秒就要揍人的模样。

她扬了扬高挑浓密的眉,低声道:“声音轻点,我听不到讲课了。”

很正常的语气,没带任何私人情感,可前面的几个男生一听就连忙道歉:“不好意思苏椋同学...”

苏椋看了他们一眼,也懒得多说什么,历史书翻了一页,开始记笔记。

一节课结束。

下课铃打响,历史老师准时下课,原本还在睡觉的同学跟打开了开关一样,从座位上跳起来,瞬间精神抖擞。

苏椋合上历史书,沉下身子趴在课桌上。

肚子隐隐传来阵痛,她微微蹙起了眉,把身上的校服又紧了紧,半晌又从桌肚里拿出一件秋季校服外套披到身上。

下一节是自由活动课,男生们抱着篮球去操场打球,女生则在留在教室里看看小说或者写写作业什么的。

“苏宝宝,要不要跟我们出去逛逛呀。”

一个女生走到苏椋座位旁边说道。

女孩埋在校服里,闷闷地吐出一句:“不去。”

那个女生不死心,继续道:“走嘛走嘛,咱们到了这个校区还没出去逛过,而且我听说啊,曙圣中学的那个校草超级超级帅,说不定这会儿就在打球呢,你不去看看啊?”

苏椋重复:“不去。”

顿了顿,又说,“我不***,肚子痛。”

柳木凡闻言立马问:“怎么了,来姨妈了啊?”

“嗯。”

“那行吧,你好好休息,我们先走了哈。要是见到那个大帅比我给你拍照回来给你看哈!”

“......”

柳木凡拉着身旁几个女生走了出去,半晌教室才彻底安静下来。

——

苏椋捂着肚子昏昏沉沉地睡着,也不知道是睡着了没有,迷迷糊糊之间就听见一声砰响。

一群打完篮球的男生走了进来,进门的时候大咧咧地直接推门,门弹到墙上发出一声响声,他们倒也不在意,进教室后径直走到后头的立式空调前站着吹风。

“曙圣那帮孙子也太黑了!”

“***我刚才他妈还被那中锋给绊了一下,现在脚还疼呢!”

“真***烦,你说我们学校是真的穷疯了吗,硬要让我们搬来曙圣这边借他们的校区用。”

“那有什么办法,校区翻新重建,除了曙圣学校也没更近的地方可以搬去了。”

“我可真看不上曙圣那帮太爷子,拽的跟什么一样的...”

苏椋已经彻底醒了,她就坐在教室最后一个,空调就在她身后,现在那帮男生就挤在她后边吹空调聊天。

她叹了口气,动了动,转身换了个方向继续趴着。

“不过他们那个校草确实是帅哈。”其中一个男生笑道,顺手把空调的扇叶往下拨了拨,朝自己领***。

另一个男生搭腔,“怎么的,你还看上人家了,gay不gay啊你!”

“说什么呢你!我这是正常的来自同性的欣赏!”

“哈哈哈哈哈就是gay啊!”

一阵阵凉风从那群男生中间的缝隙吹出来,直直打在苏椋的脖子上。

她抬手把校服往上扯了扯。

过了一会儿,感觉风力更大了。

苏椋重重的地呼出一口气,终于睁开了眼睛,抬手在桌上啪地一拍,坐起了身。

身后的嬉闹声戛然而止。

苏椋慢腾腾地转头,在那群愣着的男生脸上扫过视线,最后落在了空调的出风口,她抬手指向空调扇叶,指尖往上抬了两下,声音清冷:“往上抬抬,别对着我。”

离空调最近的男生赶忙把扇叶往上一拨,冷气消失。

苏椋这才转过身去,正准备重新趴下,那群男生又围了过来。

“椋姐,刚才篮球赛怎么没看见你啊。”

苏椋抬起眼,桃花眼里带着点看白痴的无奈,“你觉得呢?”

姚之景看了眼她,又瞧见她裹得严严实实,才道:“哟,椋姐龙体欠安啊。”

“发烧了啊。”说着他就探出手朝苏椋额头伸去。

苏椋头一偏,一巴掌打掉了他的手,没好气地说:“滚远点。”

另外几个男生凑上来,“椋姐哪不***啊!”

苏椋压着一股气,又啧了一声。

她本来就来着大姨妈不***,又被人这样吵醒,整个人暴躁地很。

姚之景瞧见苏椋已经处在发火的边缘,连忙说:“行了行了,没听见椋姐让你们滚远点吗,赶紧滚呐。”

“是,小的撤退。”

一群男生哗啦啦地走完了,姚之景在她身边坐了下来,嬉皮笑脸道:“阿椋姐!”

“你怎么还不滚。”苏椋皱着个眉。

“嘿!”姚璜说,“别呀,爹,我上次跟你说的那件事你还记得不?”

“不记得。”

“......”

姚之景扯过椅子,面对面坐着,继续道:“那小子从初一就开始喜欢你,而且他长得也挺帅的,学习成绩又好,你看在他那么痴情地份儿上你就去一趟吧。”

苏椋支起身子,扯了扯嘴角,眉毛一挑,“有那么好?”

“当然啦!怎么说算是个小校草级别的!虽然比不上我吧...”

“你那么喜欢你收了呗,”苏椋打断,“校霸攻vs校草受,哇哦,带感呢。”

说完,苏椋还吹了个口哨,一点都不正经。

“......”姚之景反驳,“我可不喜欢男的,我心里只有我的语潇妹妹。”

闻言,苏椋冷嗤一声。

“果然***只有女生才能看得出来是***。”

姚之景不服气女神被这样说,“苏椋同学,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女神呢!你就是嫉妒她清纯可爱!”

苏椋闻言笑了一声,托着下巴说:“清纯可爱这种东西,都是姐姐玩剩的东西了,我还需要嫉妒她吗。”

姚之景正欲开口,又被打断。

“还有!”苏椋一只手肘撑在膝盖上,身体往前倾,歪了歪脑袋,媚人的桃花眼中自带风情,“你为了一个姑娘连爸爸都敢怼了啊。”

姚之景一怔。

立马低头:“对不起爸爸!”

——

锦市一中和曙圣中学都是锦市的高中。

两所中学都有着锦市第一的称号。

锦市一中是升学率第一,而曙圣中学是有钱第一。

一所公立中学,一所私立中学。

两所完全不同的中学就坐落在彼此的隔壁,每到放学的时候,校门外的景象也完全两极分化。

锦市一中这边,门口基本上都是家长的电瓶车,但是大多数学生都会去坐学校门口的公交车。

而曙圣中学这边,门口停的豪车基本上可以开一个车展,从校门口排到马路上,特别壮观。

一中在暑假的时候开始翻新校区,到开学时间还没有修建好,于是跟隔壁曙圣商量了一下,把他们那边空的几座教学楼先借给一中上课。

于是,一中和曙圣的学生就开启了“***”生活。

所以这样天差地别的两个学校的学生,一碰到头自然都不对付。

曙圣瞧不起一中的书呆子,一中瞧不起曙圣的那群纨绔子弟。

然后,搬来新校区的第一周,两边学校就开启了一场不怎么友谊的友谊篮球赛。

至于篮球赛结果嘛。

这还用想吗。

最后的结果当然是一中被吊打了!

结束了篮球赛的曙圣学生得意洋洋地往教学楼走,一群一米八几的大高个儿男生走在林荫道上,引来许多女孩子的围观。

走在最前头的一个染着一头金栗色头发的男生笑着说:“就那群书呆子还想跟我们打,真是不自量力!”

“唉,毕竟精力都放学习上了,也正常。”一旁的男生附和道。

“所以才说是书呆子啊哈哈哈哈!”

周围哄笑起来。

走在队伍最后面的一个男生懒洋洋地转着一个篮球,一身白衬衫解了一颗扣子,松松垮垮地挂着,黑发微湿,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前面的男生回过头,一把搂住他的肩,“哎越哥,怎么赢了篮球赛你一点都不激动啊!”

男生抬起头,俊朗的面庞浮上一抹不屑的笑意:“赢他们那群人有什么好激动的。”

“也是哦。”

前头的郭肃沉扬着一脑袋金毛走了过来,见他出神,推了他一把,“想什么呢你,不会是在想怎么追一中的那个小姑娘吧?”

“哟哟哟,谁呀谁呀!”一群男生来了兴致。

郭肃沉解释道:“就那个一中的高一4班的班花呀,也是一中的校花,叫什么杜语潇的。越哥前两天跟人玩游戏打赌,说要在五天内追到一中校花,赌注是一辆最新的限量版跑车,所以现在在烦着呢。”

一个男生笑道:“这有什么好烦的,越哥这张脸往那一站不就成了吗!”

“别说,还真没有,”郭肃沉说,“喏,昨天去告白了,被拒了。”

“***!他妈居然还有能拒绝越哥追求的女孩子!”

“妈呀我突然想看看那个仙女长什么样子了!”

“太强了***哈哈哈哈!”

成越被他们说得烦,啧了一声,偏过头,并不想理他们。

队伍中的另一个一直默不作声的男生突然道:“哪个杜语潇啊,就迎新那天上台跳舞的那个?”

“对呀!漂亮吧!”

那个男生摇摇头,“还行吧,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觉得他们学校那个苏椋挺漂亮的,比杜语潇好看。”

郭肃沉想了想,然后在记忆中搜寻到那个叫苏椋的脸。

苏椋在迎新的时候没有表演,但是颜值在一中也是没得说,一开学也受到了关注。

那时候曙圣的贴吧上还挂着一中长得好看的女生的照片,苏椋长得确实漂亮,所以贴吧里也有她的照片。

终于把名字跟脸对上了号,郭肃沉啊了一声,然后说:“苏椋啊,确实漂亮。但是吧,长得太有攻击性了,总感觉很冷傲的样子,一看就很难驾御,还是杜语潇那种清纯的初恋脸更漂亮。”

成越在一旁挑了挑眉,漫不经心地听着,一抬眸就瞧见一旁楼梯上慢悠悠走下来一个女生。

郭肃沉背对着楼梯,没看到,继续说:“而且啊,我听说那个苏椋在初中的时候就交了好多男朋友,一周换一个,还乱搞暧昧,这他妈不就是个海后嘛,而且谁知道她是不是处啊,我可不喜欢这种......”

说到一半,郭肃沉突然发现面前的人神色怪异地看着他身后。

他顿了顿,转身。

楼梯的最高一级台阶上站着个女生,一身干干净净的夏季校服,白衬衫,百褶裙,一双腿包裹在及膝长袜中,笔直又修长。

女生扎着高马尾,一双媚人的桃花眼中的视线清清冷冷地落在几人身上,明明没带什么表情,但是还是惊艳到了一群人。

郭肃沉仰头看着她,微怔。

离得远的一个男生低骂了一声:“***...”

几个怔住了的男生回过神,“怎么了?”

那个男生低下头,视线往女生身上瞟了一眼,低声道:“苏椋。”

“我去......”

闻言,一直懒洋洋站着的成越才抬起了眼,认认真真看了眼楼梯上的女生。

半晌,他饶有兴趣地淡淡地勾起唇。

苏椋神色平淡地扫过众人,一步一步慢悠悠地往下走,大家也不知道她刚才听到他们说的话没,传闻中这个苏椋可不是个好惹的角色。

毕竟在人背后说坏话,突然被当事人发现还是挺尴尬的。

苏椋走下最后一阶楼梯,往一旁走去,仿佛是根本没听见刚才他们的谈话。

就在大家松了一口气的时候,苏椋转过身,看向郭肃沉。

眼眸微眯,她勾了勾唇,笑得妖艳,“学长放心,我也不喜欢你。”

然后,她说,

“因为你太丑了,配不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