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三年老公说失忆就失忆

主角是季灵鹿顾聿的小说叫做《结婚三年老公说失忆就失忆》,季灵鹿顾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季灵鹿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的,又羞又恼,简直不想再看到顾聿那张脸。可心里又担心,没办法。

温鸣等在别墅外。

十分钟后大门从里边被推开,季灵鹿将装好的平板电脑和几分文件交给温鸣,说:“今天我带墨墨回外公家,不去店里,不能给顾聿准备午餐,你别去店里了。”

温鸣接过袋子,点了点头:“知道了,那我先回公司了。”

送走温鸣,季灵鹿回房间换好衣服,给顾墨换上一套同款的亲子背带短裤,背上包出了门。

目的地并不远,季灵鹿没让司机载,自己亲自开车载顾墨。半小时白色宝马驶入别墅大门,停在了花园旁的停车场。

林父正在花园里打理花草,顾墨看见他兴奋地喊了一声:“外公!”

“哎!”林父回头一看,又惊又喜,应了一声赶紧放下手里的工具朝顾墨张开了双手:“我的宝贝孙子来了!”

顾墨被逗得哈哈笑,乐呵呵地跑着撞进了外公的怀里,抱着他的脸亲了两下:“墨墨想你了,外公。”

“外公也想你。”亲了他一下,林父抱着顾墨看向季灵鹿:“顾聿现在情况怎么样?”

季灵鹿摸了摸顾墨的脸:“出院了,已经回公司上班了。”

“怎么这么快就出院了?”林父停了顿了下,问:“那他现在想起来你没有?”

季灵鹿夸张地叹了口气,蔫了的花似的摇头:“还没有。”

林父皱了皱眉,即心疼季灵鹿,但这事又不能怪顾聿,一时有些被束住手脚的为难:“那怎么办?有没有什么地方需要你爸爸我帮忙的?”

“你先别担心啦,我已经有计划了,现在也只能慢慢来了。”

季灵鹿推着他的肩膀进屋:“等需要你了我再找你,我现在比较需要我哥帮忙。”

“嗯?”听见声音,正坐在客厅里的粱延放下平板,从沙发上起身,走了过来:“需要我帮什么忙?”

季灵鹿神秘地笑了笑,还没说话顾墨先朝他伸出了双手:“舅舅!舅舅抱!”

粱延失笑,将小朋友抱到怀里亲了亲:“墨墨想舅舅没有?”

顾墨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想!”

沈俪听到动静从厨房里走出来:“灵鹿和墨墨来了,正好饭菜刚弄好,准备吃饭吧。”

季灵鹿笑着叫她:“阿姨好。”

沈俪和林父再婚之后一直对季灵鹿很好,对顾墨也是百般喜爱,季灵鹿也喜欢她,小时候也不是不愿意叫她妈妈,但沈俪却说不用,叫阿姨就好。

沈俪也担心地问了顾聿的情况,又安慰她不要太担心,拍了拍她的手:先吃饭吧,做了你喜欢的菜。”

季灵鹿嘴挑,回来一趟厨房要费不少功夫。

午饭过后,季灵鹿和粱延到后院散步。

粱延跟在季灵鹿旁边,难得沉不住气先了开口:“说吧,什么事,你开口我还能不帮你吗。”

季灵鹿也不拐弯抹角:“哥,最近公司有没有跟顾氏合作的案子啊?就——”季灵鹿想了想:“需要每天派人到顾氏公司那边面谈的那种。”

“合作一直都有,不过倒不至于需要每天面谈。”粱延不解:“怎么了?”

季灵鹿叹了口气:“顾聿现在回公司上班了,我跟他见不到几面。所以我想有没有需要每天有人跑到顾氏去的工作啊,”她鼓着脸可怜巴巴地看着粱延:“哥,你给我安排一个吧。”

粱延皱了皱眉,虽然知道这事如论如何怪不到顾聿头上,但见季灵鹿现在委屈的样子,还是忍不住迁怒。

不过当着季灵鹿的面好歹还是压了下去。

他大手在她脑袋上揉了揉,掏出电话给助理打电话,季灵鹿知道他这是答应了,笑了一下,乖乖地站着没躲。

两分钟后电话结束,粱延转头对季灵鹿说:“目前有一个跟顾氏的合作还在接洽当中,我会向那边提出多磨合,晚上我把一些资料发给你,你做做样子就行,不用管,反正有他们顶着。”

季灵鹿笑着偏了偏头:“谢谢哥!”

粱延的表情却不怎么好看,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实在不行就直接告诉顾聿,别让自己受委屈。”

季灵鹿乖巧地点了点头:“我知道,我先试试,不行就再说吧。”

-

两天后。

顾氏集团会议室。

顾氏的人靠里,林氏的人靠外,相望对坐。

林氏地产这次项目的前负责人陈经理站起来,抬掌给对面的一行人示意了下身旁的季灵鹿:“我先给各位介绍一下,这位是这次两家公司合作案我司的负责人,季灵鹿小姐。”

季灵鹿愣了愣,她疑惑地望向陈经理,她就是来队里当个吉祥物的,怎么还负责人了?

陈经理对她安抚地点了下头,表示没问题,于是季灵鹿赶鸭子上架硬着头皮:“各位好,我是林氏地产本次合作案的代表,季灵鹿,希望能合作愉快。”

“……”

会议室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对面顾氏一众人员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自家老板娘这搞的是哪一出。

不过在场的职位不简单,虽然那多不了解情况,但都见过大场面,还算能稳得住。

双方彼此介绍了一番,然后开始商议流程。

进行到一半,门外忽然传了一声“顾总”,众人转头看去,门推开,众人起立问好,顾聿点了点头来到位置上坐下。

“都坐吧。”

一抬头就对上了对面笑得甜甜的季灵鹿。

顾聿:“……”

“顾总,”温鸣及时出声提醒:“这是林氏本次项目的负责人,季小姐。”

季灵鹿伸出手:“你好,顾总。”

顾聿面色不明地盯着她看了半晌,片刻后终于抬手敷衍地跟她握了握,随后淡然一点头:“你们继续。”

有顾聿亲自盯场,众人也不敢再分心,会议室的气氛很快从一开始的怪异逐渐步入了正轨。

季灵鹿照着台词念完一段开场白之后就退到了一边,她的本意只是为了见顾聿,并不想真的要加入什么合作案子,于是乖乖地坐着不打扰人,安静地当一个吉祥物。

一小时后会议结束,顾聿先离席,季灵鹿给陈经理使了个眼色之后留下一屋子好奇心爆棚的众人,连忙起身跟了出去。

一直到进了办公室,季灵鹿打量了一下四周,对这个办公室还有些心理阴影。

她走到顾聿办公桌前,清了清嗓子:“我以合作方的身份来慰问一下,顾总身体好些了吗?”

顾聿坐在椅子上微抬着视线看她,后背贴着,指尖在桌面上很轻地敲打着,忽然不明所以地笑了一下:“项目负责人?你还真是不择手段。”

他突然猛地站起身来,双手撑在桌面上,就这么俯身凑近了季灵鹿,冷厉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季灵鹿差点被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才稳住。

稳了稳心神,季灵鹿索性一咬唇,然后直直地对上他的目光,大声道:“我不是说过了吗,我爱你。”

空气停滞一秒。

她顶着顾聿意味不明的视线,梗着脖子补充了一句:“所以我在追你!”

顾聿皱着眉,一瞬不瞬地盯着她,仿佛要把她看透了才罢休:“你以为我会相信?”

季灵鹿撇了撇嘴:“我知道你不相信,我做这些就是为了让你相信啊。”

她认真地看着顾聿,她觉得自己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么近距离地靠近过顾聿了。

以前离得这么近的时候顾聿总会忍不住想要吻她。

而现在她对着只是满眼冰冷又戒备地看着她的顾聿。

季灵鹿心情忽然就低落了下来,委屈地垂着眼,好一会儿才再次抬头看向顾聿:“我知道你现在不相信,因为你不认识我了嘛,我不怪你,这不是你的错,可是我们可以重新开始不是吗?”

“边月说爱一个人的心是不会变的,我相信她,我也相信你,所以你能不能不要第一时间就拒绝我,我会很难过的。”

女生的声音低低软软的,很委屈地说着,一双清澈的眼眸却平静又认真的看着他,仿佛眼里就只剩下他这么一个人。

顾聿恍惚了一下,思绪仿佛被这样干净纯粹吸了***,而它里边每一朵碎光在好像在诉说着爱。

有那么一瞬间,顾聿产生了一个很可笑的想法,他竟然觉得她说的可能是真的。

季灵鹿或许真的爱他。

不过这个可笑的想法很快就从脑子里一闪而过了,顾聿微微偏头移开了视线,站直了身子,他随手解开胸前的西装扣,一副漫不经心地说:“季小姐不觉得自己说的话对我来说并没有说服力么,我说过了——”

不可能。

然而后半句没说完,顾聿的话音戛然而止。

一只软软的手心,覆了上来。

带着体温的微热和手腕处浅淡的香水味道。

顾聿没料到季灵鹿这么大胆,一时竟然没回过神。

季灵鹿捂着他的嘴,目光闪烁,有些着急又带着几分害怕

——她真是怕了再从顾聿嘴里听见“我跟你不可能”这样的话了,她真的会心碎的。

抿了抿唇,她仰头看着顾聿,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我会好好努力的,不要这么快拒绝我,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