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未见你温柔笑意

南宫月萧逸轩小说《从未见你温柔笑意》是作家佚名所写;从未见你温柔笑意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太后怜惜地将南宫月揽在怀里:乖乖,哭吧,哭完就好了。哀家知道你心里苦,这也是嫁入皇家之人的命啊至于你爹,哀家会......

南宫月心中泛苦,跪下行了一礼:“多谢王爷。”

萧逸轩望着南宫月过分削瘦的身影,眉心一皱,却始终未去细想。

回到寄秋院,小梅将一件厚实的外衣披在南宫月身上。

“王妃,身子要紧。”

南宫月看着小梅,叹了口气:“小梅,跟着我,你受累了……”

小梅依旧恭敬如常:“伺候王妃是奴婢的本分。”

“……是啊,本分。”

“替我更衣吧。”

尚书府。

南宫月敲了半天,府门才缓缓开了一扇,寒风吹来,哥哥夏云临满面漠然挡在门前。

“不知王妃怎有闲暇,来我这小小的尚书府?”

南宫月满腹的话便卡在侯中上下不得,冷风随着雪花刮得她脸疼:“哥哥,娘身体如何?我想***看看她。”

“你还有脸提娘?”夏云临厉声呵斥:“你害的我夏家还不够吗?!”

南宫月顿时愣在门口,说不出话来。

她如何害了夏家?究竟是发生了何事。

奈何夏云临根本不想与她多谈,直接让管家将她撵了撵。

夏云临背着手,无视台阶下瘦弱不堪的南宫月,决绝道:“.....您如今是摄政王妃,不是我夏家的小姐,夏家高攀不起,不送!”

说罢,“砰”的一声,府门被重重地关上。

也将南宫月悲戚的哀诉也一同关在了门外。

“哥哥!我做错了什么,您让我见见娘吧!……哥哥……”

门内,管家看着夏云临隐忍的双眸,颇为感慨的低头擦了擦眼泪。

树倒猢狲散,现如今的夏家就是龙潭虎***啊。

南宫月呆呆站在夏府门口良久,大雪夹着冷风将她冻得气血翻涌。

她连忙转身用袖子捂住口鼻,不一会儿,上面布满血印,看上去触目惊心。

苦涩的长长一叹,她深深看了一眼夏府大门,孤寂离开。

刑部大牢。

南宫月将自己所有的钱给了牢头,才得以***与夏然一会。

“爹!爹!”

南宫月看着身上伤痕遍布,蜷缩在角落中瑟瑟发抖的夏然心痛不已。

夏然缓缓地抬起头,半天才看清外边哭喊的南宫月。

他浑浊的眼神这才稍渐清晰,他猛地起身,踉跄着朝南宫月爬去。

“月月,你怎瘦了这么多?”

白发散乱,面如枯木的夏然颤抖着手抚着南宫月的脸。

听见父亲见到自己第一句话居然是关心自己的身体,南宫月眼眶一红,强忍住泪水:“爹,您受苦了……”

夏然冰凉的手握住南宫月的手:“月月,你现在是摄政王妃,一言一行都要顾及皇家的颜面,爹现在是罪臣,你快速速离去,莫要给他人留下把柄。”

南宫月不停摇头,哽咽道:“爹……女儿过的很好,您放心,女儿拼了命也要定要将您救出。”

父女二人才说不过几句话,牢头就开始催了。

夏然不舍地看着南宫月苍白的脸,最后只有一句 :“月月,今后关上耳朵,不管外界说甚你都记住,夏家有你,家门之幸……”

南宫月强忍的泪水在这一刻崩塌。

回到王府已是傍晚,南宫月站在正堂门口,一站就是三个时辰。

她在等,等那个唯一就救自己爹爹的男人!

夜已三更,南宫月终于盼到了回来的萧逸轩。

她眼中闪过亮光,刚想跪下恳求,一只温暖的手攥住了她的手臂,他说:“我知道你所求什么,夏然已在狱中自尽。”

萧逸轩轻飘飘地几句话如同千斤重的秤砣砸在南宫月的心上。